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八零 百鬼夜行 噬魂妖幡
    

    

  章 二八零 百鬼夜行 噬魂妖幡



    

    


    


    


    


    孟神君施礼告退,玉璧之中,仙督自言自语道:“天帝岂会不知那件轮回异宝下落?不过时机未至,不克去取罢了。那厮也是胆大,诛杀神将,闹得满城风雨,孟神君都瞧出底细。那叛王在天庭中耳目极多,定会得了消息,须要禀明天帝定夺了。”玉璧蓦地光华敛去,仙督元神退走,启奏天帝去了。

    孟神君回转府邸,面含冷笑。天庭神将被杀,兹事体大,孟神君一人也压不下来,早有人禀报了另外三位神君。仙督司四位神君,孟神君位列第一,下一位便是左神君,亦是神通广大,远超真仙修为,亦是一位少年模样,端坐府中,着紫金仙袍,冷笑道:“孟神君那厮真是无用,被人杀了神将,从容走脱,还有脸去寻仙督大人。”

    他座下一位女子笑道:“那人既敢诛杀天将,定是有恃无恐,孟神君向来行事妥当,定会通报仙督。”左神君冷笑:“孟神君那厮倒也全非废物,居然寻到了那件上古遗宝。那宝物乃大道根本,轮回枢机,虽是残片,亦可演化世界,哺育生灵。孟神君向来是瞧破了擅闯天庭那厮的根底,进而寻到上古遗宝的下落。”

    那女子面容绝世,身姿姣好,亦是真仙修为,只面上掩饰不住一股傲然之气,说道:“大人,既已寻到线索,我愿往下界一行,将宝物取在手中,献与大人。”左神君摇头道:“芙蓉啊芙蓉,你不知那宝物根底,莫说是你,就连本座,也制它不住,唯有天帝出手,方能克竟全功。当年为了那件宝物归属,天帝与那人激斗数场,死了无数真仙,连玄阴魔界与佛门都插手进来,最后将宝物硬生生击碎,各得几片残骸。最大一块残片就此下落无踪。”

    “那人”似是一个禁忌,芙蓉女仙闻听,面色微变,目中露出恐惧之意。左神君沉吟片刻,说道:“那方世界既能生出这等高手,不知不觉潜入仙界,盗取灵机,必有其他纯阳级数,也许许多年来已飞升上界说不定,你去彻查一番,五千年来飞升上界的真仙根底,看看有无疏漏。”

    芙蓉女仙眼神一亮,抚掌笑道:“不错!孟神君能瞧出那厮身有轮回烙印气息,若是彼方世界有人飞升仙界,定能查出些端倪。”兴冲冲去了。左神君目露玩味之色,轻声道:“若是真有彼方修士飞升而来,这么多年不曾被看破马脚,定是有人帮忙遮盖,却又是谁呢?”

    郭纯阳立意却也简单,不过偷盗一缕九天仙罡,给乖徒儿修炼,顺手杀了个神将,却引出一场天大风波,连天帝都惊动了。其中关窍,凌冲自是不知,他与沙通一气逃下冰峰,远望穹苍,见雷云渐散,并无甚么真仙追下界来,松了口气,想起乃师一剑斩杀天将的雄姿,心头苦笑:“就算有天仙敢追下界来,只怕师傅也会一剑杀了,全不在意。”

    耳边郭纯阳之声又自响起:“好徒儿,炼罡圆满,不枉你八载苦修。前路还有两个跳梁小丑挡道,为师懒得出手,你自去打发了罢!”言罢寂然无声。

    凌冲望空一拜,心下凛然:“恩师所言,定是弃道人与雪娘子两个,想必要联手对付我与沙兄,不过我炼罡圆满,虽损失破邪、中平两道剑光,却修成天雷剑光,威力更上层楼,又有沙兄相助,尚有吞星符、阴阳之气为后手,如此还拿不下弃道人与雪娘子,干脆一头撞死算了,也无颜再回太玄峰!”

    沙通见凌冲望空而拜,不知究竟,只听凌冲道:“沙兄,前面有弃道人与雪娘子两个拦路,可敢与我将之诛杀?”沙通哈哈大笑,豪情陡起,说道:“有何不敢!弃道人那厮屡次暗算,早想杀他了!”二人不用遁光,就在冰天雪地之中,阔步而行,全无顾忌。

    冰雪阻路,仗剑而行,颇有古代侠士风采。只是凌冲两个比侠士剑士来头更大,乃是剑仙之辈,剑中之仙!行不数里,果然妖氛渐生,凌冲与沙通相视一眼,双双驻足。陡见一杆长幡升起,搅动满天魔气妖氛,长幡一斗,化为数十丈高下,幡面之上描绘无数赤身魔鬼形象,个个磨牙吮血,眼含绿芒,望向二人。

    沙通放声喝道:“久闻噬魂道玄阴噬魂幡威名,位列噬魂道诸般法器之首,妙用无穷,可惜缘吝一见,今日倒要见识一番!”噬魂道神通诡异,往往需祭炼法器承载道法,据传噬魂老人当年创下十种法器祭炼之法,排名第一的便是玄阴噬魂幡,此幡炼成之后,妙用无穷,护身伤敌只在一念之间,镇压余下九种炼器法门。

    但祭炼噬魂幡的法诀非掌教一脉不传,所需材料又太过珍贵,搜集不易。弃道人修成元婴时,无意中得了噬魂老人元神灌顶,传授一干上乘道术,其中就有祭炼噬魂幡的法门,自那以后,就以噬魂正宗嫡传自居,瞧不起夺魂道人。

    他用了百年光阴,广搜材料,苦心祭炼,终于将这杆魔幡祭炼了出来,如今已是十六重禁制圆满,相当于一位金丹级数的大修士。上次围攻玄天观,弃道人来不及施展这个魔幡神威,碧霞和尚横插一杆,这一次北冥道左相逢,终于有了这杆妖幡用武之地。

    这杆魔幡最大的用处是用来寄托魔种魔念,借法器之力创造一处心魔世界,容纳诸般杂念、魔念,立意理念与玄剑灵光幻境同出一辙,不过一个收容念头元神,另一个化生剑光剑气而已。

    魔幡展动,其上无数赤身魔鬼眼放碧火,忽然挣脱束缚,跳将下来,一个个桀桀怪笑,这些魔鬼皆是弃道人历年以魔念沾染染化的生灵,念头元神被拘禁了来,日夕受魔幡祭炼,苦不堪言,不得不听从弃道人命令,为其卖命。

    凌冲目光一扫,鬼影幢幢,不知其数多少,但个个凶威滔天,不下于凝煞境界。魔幡一出,魔火魔云翻滚,上达于天,北冥之地,虽海水黑浑,但天穹一碧,如洗如抹,这一魔意纵横,搅得天穹幽晦,压人欲呕,一派万鬼夜行的架势。魔气将天穹遮蔽,似乎长夜降临,全无日华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