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八五 万丈寒渊
    

    

  章 二八五 万丈寒渊



    

    


    


    


    


    练气之士,无论正邪,皆喜将法力化为一只大手对敌,盖因人身之中,双手最是灵活,抓、拍、劈,皆能运使精妙。宁休堂堂元婴大修士,含愤出手,威力自是不同以往,一只亩许大手往来冲突,拨开层层冰云水汽,向两人抓去。

    沙通骂道:“妈的,早知就一路潜行跑了,这下歪打正着,辩也辩不清了!”凌冲冷冷道:“无论有无弃道人作梗,他的四个徒弟的确是死于我们之手,报仇也是应当。沙兄还是快想对策,如何脱身罢!”沙通哼道:“说得容易,那厮是元婴真君,就算我也不够他一手拍的,能有甚么办法!只看谁逃得快喽!”施展水遁,一派水气长河涌动,将凌冲甩后老远。

    凌冲嘴角一撇,天雷剑光飞出,裹身一绕,施展新近参悟的剑气雷音法子,以天雷剑光催动,更是相得益彰,雷音霍霍,眨眼追上沙通遁光,再一眨眼,已跑到前面。

    沙通也不知他蔫头蔫脑,居然修成了这门绝世剑术,气的破口大骂,使足了气力追赶。二人如流星赶月,遁光剑气争辉,一路向西而逃。宁休不料他们逃命的本事一流,一只巨手捞来捞去,总也捉不住他们两个。

    一路之上,飞行绝迹,法力大手蛮横之极,无论甚么冰柱、雪峰,碰上就是横撞过去,冰峰催折,雪路断裂,声势浩大之极。宁休隐居冰峰数百年,深居简出,只收了四个徒弟,更有一个资质极好,修成金丹,还指望继承衣钵,就这样被凌冲沙通杀了,岂会善罢甘休?铁了心要将二人打死偿命。

    这就看出元婴真君法力之恐怖,修成婴儿,了悟天地造化,一举一动皆搅动天地元气,法力神通运使亦自高妙之极,一只巨手头前开路,宁休缺如闲庭信步,缓缓飞驰。沙通在遁光之中喝道:“往还幽寒水之地去!”

    一句话提醒凌冲,略微辨识方向,剑光转折,往一处冰坳飞去。叶向天曾言还幽寒水在万丈冰川寒渊之下,那处地方恰在方圆千里之内,以剑光之速,轻易可至。沙通亦转回遁光跟去,宁休法眼无差,见对方不过区区一个炼罡,一个金丹,也有几分诧异自家徒儿怎么死在这两个手上,心生疑虑,就在追袭之中,又起了一卦,卦象分明指向凌冲两个,这一下更加笃定,直气的跳脚,当下改了主意,要将二人活捉,逼问究竟是如何杀死他四个徒弟的。这一下歪打正着,坐实了凌冲两个罪行。

    剑光遁光一前一后,飞入冰坳,就便穿破冰层,向下而去。北冥之地苦寒之极,地下冰川经亿万年演化,堪比精钢,若非凌冲剑气犀利,换了旁人,绝难打动冰川,更别提钻出窟窿了。凌冲全力运转剑意,剑光剑气飞舞,凿破坚冰,直入地下。

    事到如今,宁休反倒不急杀死二人,要瞧一瞧他两个究竟能逃去何处,刻意将法力放缓,不然凌冲剑光再快,也难敌元婴大修士一念发动神通。

    凌冲也不知前行了多远,冰层击透,已至土层,土层之坚,丝毫不下于冰层,几乎每钻进一丈,真气消耗更加剧烈,但身后有个杀神紧跟,不得不咬紧牙关坚持。

    沙通见状,伸手一指,也来相助。二人合力,总算吃力少些。宁休紧随在后,偶尔大手一捞,逼迫二人。也不知钻了多久,足有万丈之遥,终于钻透土层,二人面前一亮,来至一处幽暗之地,哗啦啦土石碎屑掉落,噗噗有声,下面居然是一汪深潭,广大无边,根本瞧不见边缘在何处。

    深潭之中幽静之极,偶有丝丝水气升腾,但更多的却是刺骨寒意。凌冲两个落入此间,周身一冷,连骨髓几乎都要冻僵了。忙提起真气御寒,轰鸣连声,先是一只大手飞出,宁休紧随其后,也觉凄冷无比,他道行高的太多,心念一动,丹气自生,护住肉身,低头见了深潭,面色大变,惊呼道:“竟是万丈寒渊!”

    他久居北冥,其姐宁冰也曾提过,就在北冥万丈冰层之下,尚有一处寒渊之地,传说其内通往幽冥之地,为天下七大水眼之一,玄女宫中曾有祖师寻到,还曾见到寒渊中孕育无穷之宝,其中最为珍贵的便是还幽寒水。此水后天而生,若能到手,祭炼圆满,得返先天,便是七大先天真水之一的玄冥真水,冰封万物,威力至大。

    只是当年那位玄女宫祖师只是机缘巧合,误入寒渊之地,那还幽寒水亦是昙花一现,转瞬无踪,待其反应过来时,已然消散无踪,那位长老为此懊悔之极,特意禀明师门,派遣高手日夜看守,免得被人捷足先登。

    后来玄女宫请高人推算,说是那还幽寒水尚未孕育成熟,取之无益,这才息了心思,姬冰花上位,更将派遣看守弟子调回宫中,此事才无人再提。宁休当时便存了心思,还幽寒水乃是世间瑰宝,若能到手,稍加祭炼,便是一件上好法器,尤其灵性天生,更易开启灵识,成为法宝。

    要祭炼法宝,两大要素要齐备方可。一是祭炼法宝的道诀必须上乘,二是法器宝材能经得起多次祭炼,若是天生灵性,那就更好。还幽寒水正合此意,是上佳的炼宝宝材。

    宁休修成婴儿多年,尚无一件趁手法器,太也寒酸,留了心眼要寻到还幽寒水,炼成一件惊天动地的法宝,可惜他暗访多年,不曾寻到,不料今日误打误撞,被凌冲引导此处,岂非天意?

    宁休见了万丈寒渊,眼中贪婪之色一闪,大笑一声,说道:“我道你们要逃上天去,原来是要来这万丈寒渊之地。罢了,瞧在你们将老祖引来此处,老祖我留你们一具全尸罢!”一只大手展开,掌纹宛然,向二人拍去!法力大手一动,搅动气流空间,万丈寒渊本是清净明澈,忽然激流涌动,哗啦啦响动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