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八六 玉碗法剑 灭道指钳
    

    

  章 二八六 玉碗法剑 灭道指钳



    

    


    


    


    


    宁休是堂堂元婴真君,对付一个金丹一个炼罡,还要出尽全力,简直让人笑掉大牙。只用一道神通就能将两人杀死,再去慢慢探究万丈寒渊之秘。

    大手还未压下,法力带动气流翻卷,已压得凌冲两个喘不过气来,身后万丈寒渊被神掌压迫,陡然下沉数丈,足见掌力之强。修成元婴化身,再非人类,举手投足,皆可引动天地元气来朝,一招一法,带动元气大道,威力与金丹级数不可同日而语。

    宁休资质根骨一般,还是靠着有个好姐姐。宁冰拜入玄女宫,做了执事大长老,不顾门规所限,将所修太阴玄冥神章私自传授给他。这部经文是修行玄冥真水的无上宝典,宁休得了经书道诀,苦练多年,才勉强元婴出窍,却还不能温养成熟,练就法相。

    宁冰爱之深责之切,将他叫去一通好骂,留在身边三年,悉心传授,才放他出来。三年参悟,宁休道行更有进境,开始哺育婴儿,修炼法相。这一只神掌使出,当真气象万千,以一道神通镇压两人,宁休自家也十分满意。

    沙通大喝一声,玄鲸吞海功全力运转,恰好此处是万丈寒渊,水气无尽,正可施展。一道符文生出,眨眼吞噬无量寒水,也化为一只玄色巨掌,两只大手半空击在一处,互握互击,但沙通法力道行毕竟弱了不止一筹,数招过后鬓角见汗,眼见抵挡不住。

    宁休狞笑道:“你们杀了我传衣钵的爱徒,就这么打死太便宜了,我要将你们元神抽出,贬入猪狗体内,做一辈子畜生,方消我心头之气!”凌冲充耳不闻,临阵对敌,定要气定神闲,不为外物所扰,方能灵台清明,出招犀利。见沙通不敌,就要飞起天雷剑光帮手,虽知自家上去也是白给,到底聊胜于无。

    寒渊之中忽然有人说道:“宁休,以大欺小,太不要面皮,我来陪你过几招如何!”一道剑气飞起,横过无尽寒水水面,弹指而至,剑光闪出,宁休一只法力神掌应声被劈为两段!

    宁休大惊,叫道:“是谁!”凌冲却是大喜,叫道:“叶师兄!”万丈寒渊蓦地寒水喷薄,喷珠撒玉,一道英挺身影升起,面相酷寒,双目紧闭,不是叶向天却是哪个?

    宁休避居北冥多年,不履中土,竟没听过叶向天的名号,但来人亦是元婴修为,周身剑气森然,更是剑修之辈,不由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以赴,顶门一声雷响,跃出一尊婴儿化身,身量极小,恍如四五岁的孩童,一手持宝剑,一手托一只玉碗,碗内空空。他满心要独霸万丈寒渊与还幽寒水,存了速战速决的心思,见了叶向天,一句话不说,将全部法力施展,要将三人一网打尽。

    当年叶向天修成婴儿,凌冲只是惊鸿一瞥,全然不知其玄妙,见宁休现了元婴法身,睁大眼去瞧。宁休婴儿小手将玉碗一丢,滴溜溜飞至万丈寒渊之上,碗中发出无量吸力,无数寒渊真水投入其中,狂风劲吹,叶向天衣角抖动不已,但身姿绝无一丝摇晃。

    那玉碗乃是一件异宝,宁休以自家法力祭炼了百年,十分灵异,能御天下众水,化生种种神通法术攻伐敌人,对敌之时威能极大。他生平都未动用几次,今日见叶向天是个劲敌,抢先动手,占据先机。玉碗饱饮寒渊之水,蓦地倒扣下来,无量真水如天崩地裂,爆散而出,道道水帘涌现,将叶向天困锁其中,又有无数水刀、水剑生出,往叶向天身上刺去!

    这一招困敌杀敌,极为阴狠,换了凌冲与沙通,不出一个照面,就要尸横就地,连元神也逃不出来。宁休还恐不够,伸手一指,元婴化身又将法剑一抛,化为一道游丝,掺杂水气之中,权作暗算之用。这柄法剑是宁休采北冥万载寒气水精祭炼而成,锋锐之处,不亚于五金飞剑,宁休练剑资质不成,练不成剑气雷音、炼剑成丝等上乘剑术,但这般不顾面皮偷袭,亦是威胁极大。

    叶向天始终动也不动,冷冷看着玉碗施为,待万顷寒水将要即身,蓦地一道光圈腾起,五色涌动,符文流转,将他护住,正是最拿手的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圈。无量寒渊之水被灭道光圈一绞,立时消散,不知是被挪移到了别处,还是干脆被“灭道”而去。

    凌冲多次见叶向天施展灭道真法神通,这一次施展显是法力大进,圆润许多,几乎念动即发,毫无拖滞,轻描淡写之间,将玉碗神通破去。比之宁休狞目运气的模样高出无数倍。无量水幕被灭道光圈阻挡,却有一丝游离剑光飞来,闪得一闪,往叶向天眉心钉去!

    灭道光圈抵挡无量水行真气,居然未能阻住法剑进袭,宁休的玉碗本就是迷人耳目,法剑才是杀手,见狡计得售,微微冷笑:“同是元婴真君又能如何?还不是在我一招法剑之下授首?这厮也不知甚么来头,居然大咧咧任我施为,斗法拼杀,哪有如此托大?岂不是找死么!”

    法剑带起一溜寒光,离叶向天眉心不过数寸距离,一旦击中,叶向天元婴元神皆要被剑上寒气封冻,当时坐僵而亡。“嗯?”叶向天目光一扫,似乎才发现这缕剑光,右手两根手指伸出,轻轻一夹,如拈绣针,将法剑剑光夹住!任由法剑通灵变化,灵蛇一般扭曲不定,也逃不出他两根手指之力。

    宁休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那法剑禁制高达十七重,是其苦心祭炼的本命之宝,居然被那厮轻描淡写捉在手中,逃脱不得,连连运使法力收回,却毫无音讯。叶向天冷笑一声,二指如剪,狠狠一剪!剑光应手而断!这边法剑一碎,叶向天张口一吹,化为满天水气飞散,竟是被打回了原形。宁休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法剑与他心神相连,被一指剪断,登时心神震动,元气不调,受了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