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九二 太古寒龙 北极秘境
    

    

正文卷 章 二九二 太古寒龙 北极秘境



    

    


    


    


    


    宁冰也非庸者,当年与姬冰花争夺玄女宫宫主之位,因修为落后,不能证道长生落败,数百年来愤恨不已,但姬冰花手段高强,将宁冰势力逐步蚕食,或捉或逐,逼得宁冰只得收缩势力,近数十年道家四九天劫将至,姬冰花要以身应劫,不克分心,宁冰才趁机又壮大实力,先前宫门前被杀的两个女弟子,便是她得力徒儿,本拟派出宫去,伺机挑拨姬冰花与太玄剑派嫌隙,却被一剑斩杀,此时她心头怒火高炽,几乎克制不住。

    玄女宫中两大镇派典籍,修炼先天神水之道,姬冰花身兼两大神通,法力玄妙不可思议。玄女宫历代纯阳老祖,飞升的飞升,陨落的陨落,算上姬冰花只余三位,其余两个还是上一代长老,常年闭关修行,不理外事。

    宁冰自忖两位太上长老出关,也不会偏帮自家,毕竟身为一派之长,必要有纯阳修为才足以镇压门户。郭纯阳那般非是长生中人,还能稳坐掌教大位,实是异数。

    宁冰不指望两位太上长老,只能外结援靠,还真被她寻到一位至强帮手。自中土向北飞行,先过北海,后至北冥之地,但再向北飞,便入了北极地界。北极之地乃地心元磁之力最强之处,与南极相对,为此方世界两极。北冥与北极之间,尚有一圈极光大火。传言此火起自太初,亘古不灭,以天地元气为炭,至阳至刚。北极极光便是此火燃烧,上烛霄汉,演化而来。

    北极之地,比北冥更加苦寒,冻石成粉,碎钢成冰,金丹修为之下绝难进入,否则被寒气入体,元神坐僵,再也修复不来,就此坐化了。就在北极之地,却盘踞着一条太古寒龙。此龙降生已有数万载时光,法力通玄,属于太古天龙一类,传说恒久之前,得罪了九天仙阙真仙,被打落凡尘,以仙家法力将之禁锢于北极,不得脱出。

    玄女宫开派祖师亦是一位女子,修成法力之后,遍游四海,就曾到访北极,见过这条太古寒龙。一言不合,大打出手。那条寒龙被锁于北极地心之中,以仙铁仙锁禁锢,肉身转动不得。那厮着实神通广大,数千年苦修,居然能勉强抵住仙锁禁制,将一缕元神化现,行走世上。

    玄女宫开派祖师对上的就是太古寒龙一尊元神化身,使尽手段,连用玄冥、天一两大先天真水,也丝毫占不得上风,反受压制,太古寒龙法力精深,最善久战,一时僵持不下,眼看就要落败。幸好那时寒龙功力未复,元神不能出游太久,便要返回本体,抗拒仙锁炼化。斗到半途,扭身便走,玄女宫祖师这才侥幸生还,回转宫中,将此事记述下来,不久便即飞升。

    历代玄女宫宫主长老对那条太古寒龙生了戒心,不肯轻易招惹,只每隔十年,深入北极一次,远远查探仙锁禁制如何。若是被其脱出禁制,走脱元神,以其暴戾之气,莫说北极,就连北冥生灵也不能幸免荼毒。

    好在仙家法门果然玄妙,纵使太古寒龙偶能走脱元神,也不能远游太久,倒也不必忧虑。宁冰外无强援,思索良久,终于决心联络那条太古寒龙,以放其走脱为条件,两家结盟,共抗姬冰花。

    她也知此事是与龙谋皮,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太古寒龙就算只能元神显化,也相当于一尊纯阳老祖,对付姬冰花自是不在话下。宁冰信心百倍,要与姬冰花周旋,谁知姬冰花居然请动了太玄掌教来此,摆明车马要对付自己,她来时已暗暗知会太古寒龙,请其元神降临,助自家一臂之力,不然两大纯阳老祖联手,可万万抵挡不住。

    此时强援未至,只能硬着头皮出头,若是自家矮了一头,示弱于人,更被瞧不起,日后就算击败姬冰花,坐上宫主之位,又何以服众?宁冰虽非纯阳,但驻颜有术,风韵犹存,娇声一笑,说道:“这位便是太玄掌教当面么?我玄女宫地处偏僻,弟子素来不与同道交接,难为师妹竟能请来这般贵客。”却是暗讽姬冰花长袖善舞,请来郭纯阳压阵。

    郭纯阳哈哈一笑,说道:“老道此来,不过是助弟子修炼罡气,并非有意插手贵派内事,宁道友放心便是!”宁冰目中神光一闪,笑道:“哦?此话当真么?”姬冰花接口道:“郭道友为一派至尊,自不会口出诳言。师姐放心便是。”

    宁冰心下狐疑:“这小娘皮葫芦里卖的甚么药?请了郭纯阳这厮来,却又不出手对付我?罢了,无论如何,我已招呼了寒龙元神到来,索性就在今日发难,将姬冰花这个贱人赶下宝座,两名弟子死于其手,也该有个交代!”

    眼眸一转,对叶向天道:“这位师侄好大的威风,方才在宫外居然一言不合,提剑杀人,郭掌教,此事你要给我一个交代才好!”郭纯阳笑而不语,叶向天冷冷道:“宁长老,你我门派不叙班辈,叶某非你师侄。至于先前斩杀贵徒,乃是为她不敬之罪,叶某一身在此,你要杀要剐,出手便是!”

    叶向天性子冷漠,对人不假辞色。门中除却师长之外,唯有凌冲能得他青眼,多方照顾。当年凌冲随他过东海、访神木、杀妖兵、夺寒铁,便是面对木清风等一干纯阳老祖,亦是不卑不亢,何况宁冰只是待诏之境?更何况乃师郭纯阳身在一旁?

    宁冰被他抢白,怒火中烧,厉声喝道:“好个小辈,一张利嘴,搬弄是非!也罢,玄女宫与太玄剑派不叙班辈,我动手拿你也不算以大欺小了!”将水袖一拂,但闻水声滔滔,一条长河漫延而出,森寒凛冽,正是还幽寒水,化为一条水龙,龙爪锋利,獠牙毕露,当头向叶向天扑去!

    宁冰以待诏之境,虽比不得姬冰花这等纯阳老祖,但拿捏叶向天这等元婴小辈还是手到擒来,这条还幽寒水是她根本法诀修炼了百年而成,内中蕴含三十二重禁制,几乎是待诏级数祭炼的顶峰,水龙咆哮之间,宁冰还是留了一手,防备郭纯阳出手拦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