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零零 晦明童子 斩妖剑符
    

    

正文卷 章 三零零 晦明童子 斩妖剑符



    

    


    


    


    


    练气士与世俗本就不可分割,凌冲未遇叶向天时,只是金陵城中一位平凡少年,纵会几手剑术,也甚是粗浅。自得太玄剑诀,郭纯阳指点,道法修为才一日千里,成为炼罡级数的大修士。

    历代修道之士如过江之鲫,能修炼到金丹级数以上的却是凤毛麟角,许多人道心不坚,不肯再受风霜荼毒,就此不思上进,混迹人世,享受红尘富贵。修道人采炼真气,就算胎动境也有许多神通,最易迷惑世人,历代修道不成,靠了一手法力混吃混喝之辈亦是不少。混迹红尘的最高境界,想必就是曹靖那般,身为一国国师,享无量富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正道门户中,多有修道不成,被师傅打发下山,享受人间富贵者。彼辈身具法力,难免野心暴露,左右朝政,把持神器。历代以来,改朝换代,多有修道人参与其中,出谋划策,为此正道各宗颁有严令,凡是修道人仗着一身法力,妄图搅绕天下者,一律杀无赦。但其中尺度太难把握,更有甚者,干脆就是玄门大派派遣下山,辅佐明君正主,又或高举义旗,反对暴政。一个是奉有师命,顺应天数,另一个却为一己之私,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除去正道修士,魔道弟子更喜混迹红尘,掀起滔天杀劫,自家从中夺利。修炼魔道功法,最是需要无量人命、生魂,若是世间太平景象,魔道修士没了修炼的材料,功力自然退步。若是世间大乱,民不聊生,就能浑水摸鱼。因此明君治世,天下太平,魔道隐踪。昏君当道,民不聊生,魔道猖獗。消长之间,暗合天数。

    太玄剑派底蕴不下于太清门,凌冲不信无有修炼道心的法门,但郭纯阳命他修炼噬魂道法门,定不会错。又把生死符激了出来,要传授他半部太上归藏真诀之法,没奈何,只有乖乖听命。

    郭纯阳道:“生死符道友,你灵识圆满,可惜真气不足,但也等同于一件八阶法器,又与小徒生死相依,有你护持,老道便可心安了。”生死符哼了一声,不慎被凌冲以太清真气祭炼,脱离不得,凌冲若死,他虽能恢复自由之身,但也要身受反噬,说不定元灵不保。但随着凌冲修为日高,一旦将其彻底祭炼,更是摆脱不得,两面为难,十分纠结。

    凌冲见生死符黑白生死二气纠缠不定,笑道:“我虽修为低微,也知法宝除对第一代主人不离不弃,其余修士要想祭炼,除非得了法宝倾心信任。我知你不愿受人驱使,凌冲虽非小人,也非甚么圣贤君子,到手的法宝,万无放脱的道理。这样如何?自今日起要靠前辈护持,待我修成纯阳,便解去前辈束缚,放你自由之身。你若不信,我可发下心魔大誓。若食言而肥,叫我心魔作祟,一世苦功化为泡影!”

    生死符乃是纯正仙家法宝,太清门最高传承,价值无量,凭此一符便可再造一个太清门出来。任谁到手,也绝不可放其走脱。凌冲非是君子,不会脑袋一热,玩甚么欲擒故纵,以王霸之气感人的把戏,而是老老实实开了条件,只要生死符能护持他修至纯阳,便解去法力禁制,放其自由。

    生死符生死之气狠命一收,叫道:“一言为定!”言罢化为一道黑白光气,钻入凌冲紫府。生死符一入紫府,不管不顾,先将凌冲参悟的第一道符文一口吞了,化为自家法力源头。那道符文是凌冲机缘巧合,借惟庸道人所赐三百多道云文与太清符经中所载三十六道炼神符化生,还从其中领悟到喝天功的道法,可惜只是一道符文,空有无上传承,却无斗法护身之力。

    生死符藏身凌冲紫府,早将一应物事收入眼底,对这道符文垂涎三尺,之前不敢暴露,还存了心思,趁凌冲根基不稳,法力未高,有朝一日脱身出去。凌冲发下心魔大誓,只要能保他修成纯阳,自家定可重获自由,天高海阔,再无顾忌,先把那道符文炼化,补益自家。

    生死符狠命炼化符文,凌冲只能苦笑,那道符文蕴有喝天功传承,但生死符熟知一切太清法门,喝天功自也不在话下,倒是能从他口中套问出来,那道符文失了也不可惜,随他去罢。

    郭纯阳笑道:“傻徒弟,你福气不有一道法宝神符护身,天下自可取得。但要谨记,太玄弟子纵横天下,靠的非是法宝、法器,而是自家一颗道心、一柄飞剑!”凌冲凛然受教。

    郭纯阳又道:“你炼罡成就,尚需打磨根基,不可冒进。金丹境界,唯看机缘道心,不在争持。俗世正是磨炼道心的最佳所在,你去京师,一是面见张守正,从他学儒家心法,看一看人道演变。二是惠帝大寿将近,要做一场水陆道场。你是掌教嫡传,正可代为师前去,主持大局。我许你见机行事,就是捅了天大窟窿,自有本派为你担着!”

    凌冲问道:“师傅,徒儿淬炼道心,真要修习噬魂道之法么?”郭纯阳道:“此事为师早已算定,噬魂老人算计深远,假手大云那厮将噬魂道法门传你,你若不练,他亦有办法让你练。何况此事乃是两利,不必顾忌,大胆修炼便是,自有你的好处。生死符若传你太上忘情法门,你亦可参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倒不必存甚么门户之见!眼下你修炼的道法虽然驳杂,金丹一成,自可去芜存菁,自成一派,勿要疑法疑师。”

    “如今道家四九重劫将至,连姬冰花都要大动干戈,将宁冰囚禁,清除隐患,自家道心无碍,才敢应对天劫。我太玄剑派也该革新一番才是。向天与沙通随我回转本门,四九天劫之前,尚有玄门七宗论剑,不能不早作准备。凌冲你京师之事办妥,自可游荡天下,不铸就金丹,不许回来见我!这噬魂幡亦是噬魂老人许你的好处之一,我也瞧不上,但你日后借力之处甚多,且自收好罢!”袖中飞出一团玄光,落在凌冲脑后不动,正是方才从他手中要去的噬魂幡。

    郭纯阳言罢,轻喝一声,自有一道剑光飞起,三人眨眼无踪。来去潇洒,沙通连与凌冲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凌冲望着那道剑光钻入云霄,只能望空拜谢,也来不及检视噬魂幡等一干所得,摇了摇头,亦自起了剑光飞遁,向南而去,直奔大明京师!

    凌冲修炼罡气已成,又练就了剑气雷音的绝世剑法,正可催动剑遁,不过他功力尚浅,剑气雷音一次发动不过两倍音速,比起叶向天动辄七八倍音速来,还差的太远。剑修一旦修成剑气雷音,非但剑术大进,剑法犀利,用来赶路也是十分好用。

    剑气横跨虚空,略一擎动,便是百里之遥,迅快到了极处。凌冲一面赶路,一面思索,存神丹田。玄剑灵光幻境得了三十六种天罡之气滋养,最后一道九天仙罡更结成一道天地胎膜,包裹幻境。三十六道天罡之气包含不同特性特质,每日交含碰撞,连带玄剑幻境也有了几分缥缈之意。

    洞虚剑诀修炼玄剑幻境,最高境界是要自辟世界,容纳元神、剑气、剑意于其中,天地灭我不灭,乾坤朽我不朽,才能超脱生死轮回,得无上道果。如今玄剑灵光境中只余承乾、天雷与玄武三道根本剑光,根基不足,底蕴不厚的弊端便暴露了出来。

    洞虚剑诀走的是温养万剑,归于一炉的路子,必须要见识天下各门各派剑术,磨炼剑意,方能推陈出新,补足玄剑幻境之道基。凌冲已悟到此点,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自然就将主意打到了生死符身上。

    生死符吞了那道喝天功符文,没用几日便即炼化,之后就在凌冲体内乱钻乱窜,沿着穴窍经脉走动不休,俨然一副长住光景。凌冲也不去管他,生死符见了那团阴阳之气,整日守在一旁,望着阴阳之气,简直垂涎欲滴,只是不敢下口。他虽是法宝级数,但阴阳之气也不是吃素的,暗合先天大道,玄机莫测,一旦反噬,还会将他吃了,风险太大,颇有入宝山而空回的丧气之感。

    生死符垂涎阴阳之气,对玄剑灵光幻境却是不屑一顾,身兼太清门一应符道法门,根本瞧不起外道神通,尤其玄剑灵光幻境还未修炼圆满,更不入他法眼。此时他正在紫府中,对着凌冲阳神冷嘲热讽。

    凌冲阳神时刻结印持咒,借喝天功修炼,壮大神魂,比当年初得喝天功时,元神已壮大凝实了甚多。凌冲阳神霍然收了神通,笑道:“前辈,不知我这喝天功可还入得前辈法眼?”生死符生死之气一甩一甩,道:“不必叫我前辈,喊我晦明便是。尹济那厮算计深远,我皆天妖法力生成灵智,却又被你无意中祭炼,脱离不开,既然你肯放我自由,我自会将所知太清法门全数传你。想来尹济那厮也是打的这个主意。你这喝天功修炼的不伦不类,若是在当年太清门中,早被传功长老一掌打死了!”

    凌冲不以为意,笑道:“传闻太清门中门规森严,喝天功唯有弟子自悟自修,不许私相授受。我无意中得了修炼法门,无人指点,自是不入方家法眼了。”

    生死符为自家起了个道号“晦明”,甚是满意,说道:“那是自然,喝天功乃是道家护法驱邪神功,上达天听,修成此道,不畏邪魔,一声断喝之间,魔头灰飞烟灭。当年太清门三位修炼喝天功的长老联手,一喝之下,数十万域外天魔化为无形,摧荡一空。只可惜那三位长老也耗尽法力,当场坐化。但此功威力之强,绝不在佛门神通之下,你能得此功法诀,算是天授,甚是难得。”

    “喝天功不过是修成金丹之前的叫法,佛门狮子吼不过是一门小神通,其上尚有中神通天龙禅唱、大神通无相禅音等声闻乘法门。喝天功之上亦有大洞真音、归化神音两道法门。待你修成太清符丹,便可修炼大洞真音,修成纯阳才能修炼归化神音。那时言出法随,自能演化无边神通世界,不令佛门专美于前。”

    玄门法力与佛门神通有许多相近之处,也说不清是谁借鉴了谁。佛门有狮子吼,玄门便有喝天功与之相对,各有神妙,不相伯仲。凌冲听闻喝天功之上居然还有如此变化,大洞真音与归化神音,听来便知威力无边。但他志不在此,修炼喝天功也不过为了壮大阳神,归根到底还是要修炼洞虚剑诀,以此成道,不能舍本逐末。

    说道:“原来喝天功还有如此变化,当真令人神往。我曾通读太清符经,知晓太清门中符术传承分为祈禳部、炼魔部、炼神部三部,喝天功便是出自炼魔部。炼魔部中八门,十六道真符,其中三道乃是剑符之术,我自家也修炼了一点斩妖符剑,可惜不得其门而入。至于其余两道太乙天罡剑煞符与七修辟魔神咒更是无从谈起。不知晦明能否将太清符剑之术传我?”

    生死符晦明黑白之气一吞一吐,冷笑道:“我知你打算,洞虚剑诀立意高远,自辟世界,得大自在,倒也不失一门上乘道法。只是这道剑诀修炼太过严苛,远不如太清门正宗符术,次第分明,又有无数前辈心血摸索,绝无走火之虞,你若愿意,不如废去太玄剑术根基,重修太清符术,我将太清门最高传承一并教你,以你资质,不出百年,定可铸就太清符丹,那时再立太清道统,尹济那厮于九天仙阙定会垂顾,有他接引,你此生定有飞升之望,岂不是好!”

    凌冲想也不想,说道:“师门待我恩重,我生平爱剑,绝不会改弦易辙,另投他派。晦明你的好意心领,洞虚剑诀绝不在玄魔两道其余道法之下,我定能凭此证道长生!”一句话说的斩钉截铁,再无回旋余地。

    晦明童子叹息一声:“罢了!我早知你是榆木脑袋,不肯回头。反正我现下与你一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太清门符术我自会传你,你修炼有成,不妨留意些根骨资质上佳的少年男女,收为弟子,将太清门道统传承下去,也不枉我出世一场。你既要学太清符剑之术,便先从斩妖符剑学起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