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零九 方寸剑争 还幽元金
    

    

  章 三零九 方寸剑争 还幽元金



    

    


    


    


    


    香叶山离京师不远,正当惠帝寿诞之时,京师可谓龙虎风云聚,二人在此交手,都不愿惊动了旁人,因此都不约而同以小巧腾挪剑术拼斗,免去剑气浮空,铁骑突出的煊赫场面。无形剑诀重在机巧灵便,但最为根本的却是无形二字。秋少鸣修炼多年,剑术根基深厚,丹田中一枚根本种子符箓剑光,真气在其中运转一圈,抬手便是一道无形剑气,掩去一切声、光、形、质,倏然破空,倏然而至,如同鬼魅,难挡难防。

    无形剑诀本是剑符兼修之法,以符箓之道演化根本剑术,再以独门真气催动,论威力,绝不在洞虚剑诀等太玄五大真传之下。秋少鸣还颇不解为何大长老命他拜入太玄剑派,只当那一卷《太玄一炁清经》就是再神妙,也不过与无形剑诀相差仿佛。他将剑诀使开了,无数真气汇聚,化为道道无形剑气飞出,围着凌冲一顿好杀。

    秋少鸣修炼罡气已有数年,根基深厚,炼罡境界共分九层,如今他修炼到了第五层,真气勃发之间,带动罡气之性,再往上便是真气与罡气合一,功力精纯无比,奠定道基,有了冲击金丹之境的资格。

    洞虚剑诀太过独特,修炼罡气也不必划分甚么层次,若要强行划分,倒是分成了三十六重境界,每一重皆要将一种罡气与自身真气修炼合一,修炼之艰难,比普通只修炼一两种罡气的功法,繁复何止十倍?

    凌冲这几日静心读书,心思沉定,越不去刻意思索修炼之事,反倒事半功倍,先后有两种罡气悄然化入玄光灵剑幻境之中,每有一种罡气被彻底炼化,玄剑幻境便自凝实了几分,凌冲暗自推演,若是三十六重罡气全数炼化,只怕玄剑灵光幻境离着由虚化实,显化世间也不远了。

    凌冲的境界在外人瞧来不过是初入炼罡,但三十六重天罡大气一齐加持,功力之浑厚,几乎凌驾同等境界所有剑修之上。遇见无形剑诀这等流氓剑招,却也成竹在胸,只将天雷剑光化为一条剑芒,彗尾星耀,如封似闭,连闪带扫,凡被抽中的无形剑气,都被化为无形虚空,半点不存。天雷剑光含有阴阳生克之力,最是霸道不过,正可以力服巧,降服无形剑气。

    以秋少鸣现下修为共能发出十八道无形剑气,但只出手九道。这九道剑气曲折往复,交织成一片剑网,向凌冲压迫过去。秋少鸣道心澄澈,每一道剑气踪迹剑痕皆在其道心映照之下,纤毫毕露,无有疏漏。如一只大蜘蛛,耐心织网,将凌冲反抗空间一点一点挤压殆尽,最后一口将其吞掉。但凌冲竟然一展霸道无双的剑法,天雷剑光横空一扫,九道无形剑气被尽数炼化!

    秋少鸣大惊,此刻空门大露,倘若凌冲近身一剑,绝难防备,忙将最后九道无形剑气一气放出,齐齐指向凌冲一颗六阳魁首。修炼十八道无形剑气耗去他五年光阴,乃是他剑术的根本,一口气损失半数,着实心疼的无以复加,对凌冲也就更加痛恨,一意取他性命。把心一横,九道剑气之外,霍然升起一道金色剑光,锵然低吟,身若游龙,直指凌冲心口要害。

    这道金色剑光正是大长老郑闻所赐一块太乙元金所炼,太乙元金之物也是后天炼剑的上等宝材,不在西方庚金之下。西方庚金锋锐无双,更重杀伐,太乙元金沉凝拙重,最重气势。二者同为金行之物,最好的炼剑宝材,任一到手,稍加祭炼,便是一口绝好飞剑。

    这块太乙元金乃是郑闻的珍藏,见秋少鸣修为勤勉,进境颇速,寄予厚望,又有段克邪说项,这才赐下。秋少鸣得了此宝,欣喜若狂,时刻以无形剑气温养,耗费三年时光才将元金炼化,铸为剑胚,又用三年光阴,以无数灵药洗练,如今这口太乙元金飞剑已有十二重禁制,有此一剑在手,便是对上金丹高手,秋少鸣也有信心能全身而退。

    太乙元金飞剑如游龙而来,剑到中途,霍然上指,如毒蛇亮出獠牙,剑势之速,势要洞穿凌冲咽喉,又有九道无形剑气为翼然,上下夹攻,将凌冲一切身形变化全数封死,似乎唯有束手就戮一条路可走。太乙元金飞剑剑气未至,森寒剑意与沉凝之气已刺的凌冲哽嗓皮肤泛起一粒粒细小颗粒。

    凌冲运用天雷剑光一气消磨九道无形剑气,看似举重若轻,实已耗尽这道剑光真气本源,好在天雷剑光以洞虚剑诀催动,其中一缕得自雷霆的先天灵机不灭,只消以真气温养,便又可运炼了出来。但此时已不堪大用,又有九道无形剑气与太乙元金飞剑袭来,形势危机一发。

    九道无形剑气倒也罢了,凌冲见了太乙元金飞剑,暗喝一声:“好剑!此剑如此灵异,若非我也有些遇合,今日定要折在此剑之下。也罢,还幽剑练成,还未用过,今日便开开锋罢!”

    天雷剑光隐于丹田,又有一道剑光悄然飞出,拟化为玄武之形,有磨盘大小,龟蛇相盘,仰天一声嘶吼,音波只在小小亭中震布,九道无形剑气吃玄武星神一喝,齐齐顿住,凝立半空。玄武星神又是张口一吐,一挂水光喷出,森寒凛冽,正是还幽寒水。凌冲自北冥万丈之下寒渊中将之钓了上来,每日用功祭炼。这道寒水当时不过只是一条细小水蛇模样,盘踞在玄武星光之中,日受滋养,惬意非常。一旦展布开来,却是一条大河之量,浩浩汤汤,几乎无有始终,当得一件后天至宝。

    凌冲苦无没有上好的炼剑材料,得了此剑在手,十分宝贵,一面以玄武星力所化壬癸神水温养,一面用心祭炼,终于成就剑胚,只是他历年出门在外,穷酸的很,不似秋少鸣能以灵药洗练剑身,增加飞剑灵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