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一二 小奸老滑 讨价还价
    

    

正文卷 章 三一二 小奸老滑 讨价还价



    

    


    


    


    


    张守正哈哈大笑道:“无妨!凌你快人快语,儒道乃是为人之道,玄门方为超脱之道,可惜我一生奔走疾呼,为苍生社稷计,只愿终老一生。只是不知我此生功过如何,身后去往六道中哪一道?”子不语怪力乱神,却非是全盘否定。张守正一生刚直,临老却也不能免俗,思索自家身后之事。

    凌冲道:“老大人爱国为民,家父也甚是敬重。有万民民心之向,定有好报。”六道轮回乃是佛门之,凌冲修道太浅,也没见识过地狱六道,不好胡,只敷衍过去。

    张守正面色一整,道:“不了。心学之道我已尽数传你,尚有四句心法,你且记住。”朗声吟道:“”(此四句是儒家圣人王守仁临终所作,感兴趣的道友可以查一查这位亚圣传奇的一生)

    凌冲品咂这四句话语,越觉有真趣在其中,竟是渐渐痴了。

    张守正传罢心法,改容道:“今日我入宫公干,圣上言道曹靖那厮护送那妖女,再有三日便可返回京师。不日便是举行纳妃大典。”凌冲道:“老大人不必心急,那妖女是魔教细作,正道七宗定有分教,且耐心等候便是。”

    正自商谈,忽然天外剑光微闪,直入张府内院,凌冲心头一动,闪身而出,伸手一招,那剑光落在手中,一个声音道:“恭请太玄凌师弟明日三更,于城外白云观中一会。”言罢剑光散去无形。凌冲点头自语:“果然来了。”回屋对张守正道:“老大人不必忧虑,明日我正派弟子在城外白云观聚会,商讨此事。”

    张守正问道:“修道练气之士,平日极少现身京师,为何最近屡屡出现?”玄门修士大多闭门修炼,除非要采集灵药,或是入世磨练道心,轻易不会出山一步。但最近几日,先有凌冲飘然而来,又有秋少鸣前来搦战,今夜又来个甚么正道大会,着实令这位当朝首辅有些应接不暇。

    凌冲暗思:“鲛娇乃是魔教弟子,当年她混入神木岛,木千山的眼力怕是瞧不出底细,但木清风堂堂纯阳老祖,若看不出她的魔门根底,就是笑话了。鲛娇这些年依旧好吃好喝,还混了个贵妃的头衔,怕是神木岛也有几分送神之意。木清风究竟在忌惮甚么,居然不曾下手将鲛娇擒拿?京师如今龙虎汇聚,不知正道七宗都有哪些高手弟子前来,道家四九重劫将至,各家老祖掌教皆要下棋落子应手,当真纷乱如云!”

    道家四九天劫由九天仙阙仙督司引发,考校一众纯阳老祖功行,过得去还得逍遥,过不去轻者打落道行境界,重者毕生修为紧付流水。因此各门各派对待大劫如临大敌,一应老祖更是早早开始布局,或祭炼甚么应对劫数的法宝,或培育弟子传人,留个后手。京师之中忽然龙虎云聚,不由得凌冲不往九天大劫上想。

    凌冲独坐房中,运炼真气。自从他有所领悟,能以神魂勾动九天天罡大气,一吸一呼之间,天罡之气滚滚而来,虽及不上他存身九天,四面皆是罡气采纳的多,到底聊胜于无。只是洞虚剑诀中并无甚么炼罡九层的划分,凌冲也不知自家究竟修炼到了何等地步。只是任他吐纳罡气,炼入玄剑幻境,却似泥牛入海,绝无半点回馈。

    洞虚剑诀创自太玄四祖,走的上古道法路数,讲求真气浑厚,再来求变化万端,与太玄派其它剑诀绝不相类。凌冲修炼了两个时辰罡气,将心神沉入丹田,见晦明童子终于不紧盯阴阳之气,而是缩成一团,黑白生死气轮番刷动,参悟那一枚偷来的无形剑诀符文。

    凌冲心念一动,阳神自紫府起身,来至丹田,道:“晦明!这无形剑诀你参悟的如何了?”阳神一成,便可游走周身,如真气一般,来去自由。尤其他修炼星斗元神剑诀,开启肉身神藏,每一处穴窍就是一处空间。丹田为人身要穴,一旦开辟,空间更是宏大。

    生死符两道生死气一摆,晦明童子没好气道:“你当无形剑诀是甚么狗屁货色,只到手几天就能参悟明白么?哪一派的根本道诀不是历代高手潜心推演,改无可改,易无可易。若非太清门中亦有隐形符篆,我也不敢贸然打主意将无形剑诀融入太清传承之中。”

    古代志怪中,常有记载,是某某道士给了某某书生一道符箓,运水一喷,持之便可隐身云云。隐身法乃是玄门必修的一门法术,各派皆有传承,算不得甚么高深神通。但无形剑诀是将隐身法与剑术结合,剑气无色、无相、无味、无形,可是欺瞒六识,形如六贼,来不知其所来,去不知其所去,将隐身法运用到了极点。

    太清门中也有一道隐身符箓,含在祈禳部中,晦明童子动了心思,悟透无形剑诀奥秘,再用太清隐身符箓加以推演,以太清门根基,重铸这门剑术,正式纳入太清传承。每一道剑诀只有用本门嫡传心法催动,才能发挥最大威力。无形剑诀的根本就是七玄剑派真气,不将此道破解,就算知其然,外人也绝难修炼运用这道剑术。

    晦明童子所做之事就是解析无形剑诀根本符箓,用太清真气催动。但这道剑诀不知经过多少位纯阳老祖推演完善,已是改无可改,就算晦明童子亦是纯阳级数的见识,仓促之间也不能将之破解。他憋了一肚子火气,连最喜欢的阴阳之气也不看了,一门心思思索破解之法。

    凌冲阳神摇了摇头,道:“晦明啊,我也修炼了太清玄始之气,不如我出手助你祭炼自身,免得你自家摸索,也好早日冲破境界。”这一番话的冠冕堂皇,内里却是老奸巨猾,他早就对吞星符垂涎三尺,吞星符每日吸摄来海量星力,全被晦明童子吞噬,半点也不分润给他,要是能用吞星符修炼星斗元神剑法,只怕早就突破金丹境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