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一三 鲛娇东来
    

    

正文卷 章 三一三 鲛娇东来



    

    


    


    


    


    现今他与晦明童子的关系十分尴尬。当初他机缘巧合,祭炼了那根虚空锁链,又被晦明童子吞噬炼化,一缕法力印记融入生死符中,也算变相祭炼了生死符。但他非是从头祭炼,又不熟太清符术,对生死符控制几乎无有,若非晦明童子以为尹济祖师选定了凌冲,要他复兴太清门道统,早可震脱束缚,远走高飞。

    因此凌冲尽管垂涎吞星符星力,也只能好言相商,徐徐图之,还要用些小心思。晦明童子语气中有似笑非笑之意:“怎么,瞧着周天星力有些眼热了?你要分润些星力也无伤大雅,只要肯痛下苦功,修炼太清符术,吞星符我便送了你又如何?”循循善诱,劝说凌冲放弃洞虚剑诀,转修太清符术,以符箓之道证道长生。

    凌冲呵呵一笑:“师恩深重,我又天生喜剑,洞虚剑诀正是不二之选。我早有决意,非以此剑证道不可。至于吞星符星力我的确急需,但也只是用以修炼星斗元神剑,转化太玄真气,修炼洞虚剑诀而已。”一番话说得斩钉截铁,绝无半点回旋余地。

    晦明童子叹息一声,说道:“我知你道心坚凝,不愿转修就罢了,只是你要提升洞虚剑诀修为,非要修炼我太清门符剑不可,这一关你绝绕不过去。至于吞星符么,毕竟是借由你的玄鲸吞海功演化而来,还是你的东西,不会贪墨你的。但我也继续星力提升境界,我开启灵识是在灵江之底,布置有太清符阵,掩去法力气息,天劫不曾降临。但自我出世,冥冥中气数加持,天道感召,大劫已然不远,若是不能尽快提升境界,怕是要在劫数中陨落。待我渡过劫数,就把吞星符还你,你且放心便是。”

    凌冲这才明白,为何晦明童子把持吞星符不放,急于提升境界,原来是为了躲避天劫。法宝与修士一般,成就灵识一刻,定有劫数降临,躲得过就此逍遥,躲不过,打灭灵识,依旧还原成一件死物。尹济祖师布置了太清遗府,封禁炼化天妖法力,成全生死符,布下瞒天大阵,瞒天过海,生死符灵识懵懂生成,躲过了天数大劫。但太清遗府崩塌,生死符出世,纯阳法宝级数的灵识冥冥中扰乱了天数运转,自会有劫数降临。

    这道天劫针对的是纯阳法宝,威能爆裂异常,晦明童子若不能尽快将法力提升到纯阳境界,绝难躲得过去。凌冲思索片刻,说道:“你也不需在意,若当真劫数临身,大可去太玄峰寻求掌教恩师庇护。以他老人家法力,助你渡劫乃是反掌之易。”郭纯阳屡显神通,连九天仙阙都偷偷摸了进去,盗取九天仙罡,为凌冲炼罡,助生死符渡劫确是小事一桩。

    晦明童子哼道:“我堂堂太清门最高法宝,却要托庇于外道门户渡劫,传扬出去,岂不笑掉别人大牙?你算是我半个主人,若是托庇于你,还说得过去,可惜你现下法力低微,根本指望不得,唯有靠我自家努力了。”

    凌冲笑道:“实在对不住,我修道时日太短,自家都顾不过来,无法庇护你渡过劫数。”晦明童子道:“尹济那厮号称算无遗策,一符之出,推演天机,已到了天地难容的地步,他既属意于你,定有他的道理,现下还看不出来,日后你之成就势必远大。”絮絮叨叨说了一阵,又去参悟无形剑诀剑符。若能在天劫降临之前,悟透这道无形剑符,对生死符本源提升不是一点半点,渡劫的把握也更大了些。

    离天京城三千里之外,自有一队车马疾驰赶路。这队车马正是前来迎接鲛娇公主的国师曹靖一行。惠帝对这位新贵妃十分上心,特意派出三千内宫侍卫,由国师带领,前往东海迎亲。

    这三千侍卫个个身手了得,乃是以一敌百的大高手,多年训练,军容整肃,三千军马赶路之时,一片静寂,唯有马蹄翻飞之声。三千车马之中,有两架车架虽是显眼,先前一架乃是国师曹靖座驾,后面一架坐的自然是鲛娇宫主。

    国师曹靖端坐车中,任由颠簸,却是动静有心,此人生的唇红齿白,一身金色道袍,尽显华贵之色,头梳道髻,望去不过三十许人,分明是个浊世佳公子,谁能想乃是天子近前红人,臭名昭著的大明国师?曹靖端坐车中闭目养神,忽然眉头一动,嘴角微微一笑。

    后面车架之中,坐着两位女子,一位生的娇柔动人,风姿楚楚,正是鲛人一族公主鲛娇,下身本是一条鱼尾,此刻却施展法术,化为两条,隐于裙裾之中。她当年假托龙宫三太子压迫,躲入神木岛中,希冀以自身媚术,迷惑木千山或是一干神木岛掌权之辈,挑动神木岛与东海龙宫争斗,好令天欲教从中得利。

    谁知木清风识破她之行藏,却未下手诛杀或是擒拿,只将其圈养起来,不令任何男丁接触。过了几年,又将她完好无损送出神木岛,原来侍奉大明天子选取秀女,此时天欲教主严令送到,命鲛娇借此机会,潜入大明内宫,迷惑惠帝,趁机取事。鲛娇只得听命,一路离开东海,前往京师。

    木清风老奸巨猾,不肯轻易得罪天欲教。他的亲子死于噬魂道之手,毕生所愿便是覆灭噬魂道,为其子报仇雪恨,天欲教与噬魂道道法天生相克,绝无可能结成盟友,木清风打算借鲛娇之事,与天欲教暗通款曲,待时机成熟,一同剿灭噬魂道。天欲教主闻弦歌而知雅意,暗自领情,两位老祖心照不宣。

    鲛娇坐在软垫之上,望着对面一位女子,面上似笑非笑。那女子生的十分妩媚美貌,只是无精打采,垂着头坐在一只绣墩之上,正是雪娘子。鲛娇轻笑道:“雪师姐,你与弃道人联手,居然还对付不了区区一个沙通和凌冲,落得灰头土脸,我天欲教的脸面都让你丢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