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一五 斗少阳!
    

    

  章 三一五 斗少阳!



    

    


    


    


    


    此时已近子时,城门早关,却也难不倒凌冲,身化剑光,转的一转,已飞出城外。白云观在城外之地,想来也是为了躲避天子龙气的镇压。天子龙气笼盖京师,凡是修道之辈,无论正邪玄魔,存神身内倒也罢了,只要施展神通,法术威力必要降至五成以下,唯有纯阳老祖不受压制。此是太古天龙一族天赋神通所限,谁也抗拒不得。

    凌冲出了京师,顿觉剑光轻盈,周身真气运转也灵活了三分,显是去了天子龙气镇压,也不施展剑气雷音,驾驭剑光赶奔白云观。白云观是京师周边有名的一座道观,内奉数尊道家天神,相传十分灵验,求财得财,求子得子,每日喧嚣,俱是善男信女前来焚香礼拜。

    凌冲剑光不过盏茶功夫,已至白云观门前。此时已是深夜,白云观前灯笼高挂,却无一位进香的香客。门前自有迎客道童,见了凌冲稽首施礼:“不知前辈出身何派?”凌冲道:“我乃太玄剑派弟子。”那道童喜道:“原来是太玄派凌师叔到了,请!”躬身引客。凌冲随他入了白云观,穿过两层大殿,遇有供奉的道家天神,还要停住脚步,上香礼拜。

    那道童静候他拜完,绝无一丝不耐之色,凌冲随他入了内观之中,第三重大殿之上,牛油巨烛熊熊燃烧,中间供奉着一尊玄天大帝神像,殿上已有数人先到,见凌冲入殿,几双眼睛齐刷刷在他面上滚过。

    凌冲浑不怯场,一一回视了过去,见殿上共有四人,第一位乃是少年书生打扮,腰间别着一只玉笛,面如冠玉,风流倜傥。第二位是中年男子,非道非俗,装束奇异,这般打扮凌冲十分熟识,正是海外神木岛弟子的服饰。此人出身自无他想。

    第三位亦是个少年,一身道袍,面容依稀相识,细细一想,竟是当年在灵江之畔有过一面之缘的正一道弟子秦钧。数年不见,已长成一位美少年,腰悬短剑,形制奇古。最后一位端坐大殿中央,似是主事之人,亦是一位全真,一身法力竟是十分浩瀚,超出炼罡之上,是一位金丹修士。

    这位金丹修士正是飞剑传书,邀凌冲今夜赴会之人,出身清虚道宗,乃是萧拂宗弟子,名唤商奇。见凌冲一身剑意,收敛深藏,若非修为高出一筹,绝难看出,心头冷笑:“当年在金陵城中,叶向天那厮一剑削去杨天琪一臂,又以一道先天庚金剑气逼得拂意师伯与云珠师妹仓皇而逃。拂意师伯回山之后,执意坐死关以求突破长生境界。云珠师妹则被掌教师伯责罚面壁十年,如今还有两年方可出山。这少年便是叶向天同门师弟,也修炼了罡气,我临下山时,师傅曾秘嘱,此来京师,见了太玄剑派话事之人,总要下个黑手,就算要不了其性命,也要毁其道基,先为云珠师妹报仇。”

    上官云珠与杨天琪是宿世情侣,缘定三生,两派长辈有意玉成其事,谁知半路杀出个叶向天,一剑砍断杨天琪一条臂膀,破了他法体。此事倒也不大,以少阳剑派势力,总有办法接驳回来,但堂堂少阳剑派掌教嫡子被太玄剑派掌教弟子击败,实是奇耻大辱。

    听说杨天琪回山之后,便即闭关苦修,不见外人。清虚道宗拂真道人怪罪上官云珠挑唆生事,罚其面壁思过十年。清虚道宗素来以玄门正宗自居,最是瞧不起其他门户,上官云珠是掌教绝尘道人俗家后人,颇受宠爱,人缘极好,因叶向天之事受罚,门中上下及其不忿,商奇讨了这份差事,前来京师,早有打算,遇上太玄弟子,定要叫其好看。此事若做的漂亮,上官云珠定然大悦,厚赏是跑不了的。

    商奇心头转动杀机,面上却笑道:“是太玄凌师弟么?贫道清虚道宗萧拂宗恩师门下商奇。”一指其余三人道:“这位是少阳剑派吕洪师弟,这位是神木岛岳秀师弟,这位是正一道秦钧师弟。此次惠帝寿诞,做一场水陆道场,正道七宗中便由我等几个出面。今夜请几位师弟来此,便是商讨此事。不知贵派可是由凌师弟主持京师之事么?”

    凌冲环视一周,朗声道:“不错!凌某为掌教关门弟子,家师有言道,京师之事皆有我做主,一言而决!”一句话掷地有声,掌教关门弟子放在任何门派,皆有十分的话语权。郭纯阳既然有此一言,水陆道场之事,太玄派的立场便全由凌冲做主。

    那腰别玉笛的俊秀少年忽然冷笑一声:“好大的口气!我看这位凌师弟只有炼罡境界,怕是镇压不了甚么局面罢?”凌冲剑眉一挑,冷笑反问:“凌某的确只是炼罡境界,至于镇不镇压的了局面,还要动手之后再见分晓。不知这位道友是哪一派的高人?”

    今夜之会,算是正道七宗新一代高手弟子头一次见面,自然要别一别苗头,连凌冲这样心性淡泊之人,也鼓足了气劲,不敢堕了太玄剑派威名。若是有人挑衅,只管反击过去便是。

    那少年呵呵一笑:“我乃少阳剑派乔淮安,杨天琪正是乔某师兄。当年他被叶向天暗算,这一笔账总要算上一算的!”凌冲心下恍然,既然是少阳剑派弟子,更不需给甚么脸面,当年烈火金光剑上太玄峰兴师问罪,也被郭纯阳吓得狼狈而逃,杨逊这些年更是不敢挑事,乃师如此,凌冲又怎会怕事?

    丹田中晦明童子幸灾乐祸道:“看来你们太玄剑派行事霸道,人缘着实不怎么样,这小子对你敌意甚深,神木岛那厮笑看热闹,那清虚道宗的金丹之辈,对你也起了杀心,郭纯阳当了掌教,把正道门户几乎得罪了尽净,啧啧!”言下颇有幸灾乐祸之意。

    凌冲不管他取笑,对乔淮安道:“原来是少阳剑派道友,杨天琪死有余辜,叶师兄只斩断他一条臂膀算是便宜了他。你若是想为他报仇,凌某就在这白云观中接着你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