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五零四 再炼真界
    自古以来,功高震主便是极大的jin忌。就拿大明开guo太祖而言,定鼎江山之后,对当年的从龙功臣,尤其执掌兵权之辈大肆杀戮,唯恐其起兵作乱。传位给文帝之时,却导致其无将可用。而成祖早被封为藩王,镇守天京,防范蛮guo侵扰,麾下名将极多,此消彼长之下,一旦起兵反攻金陵,文帝之军自然节节败退,丢了江山也就在qing理之中了。

    凌冲叹道:“儒家讲求仁得仁,张老大人一心为民,就算日后太子登基,发生灵甚么龃龉,想来也在他意料之中。至少只要靖王不灭,太子还要倚重他打理朝政,先不必去管。”

    二人来至张府,老管家早在门口迎接,恭恭敬敬将二人迎迓进去,安排了两间相隔的清雅静室。凌冲先前在张府之时便是如此,平日随张老大人读书修文,闲来练气打坐,再就是与张亦如探讨太玄剑诀,连张家nei府家眷等闲也不见,十分守礼。

    张守正如今要总理大政,几乎住在宫中,轻易不会回家,早吩咐老管家好生招呼。凌冲与沙通又说了几句,各自入房打坐调息。他甫一入座,紫府中晦明童子便窜将出来,皱眉道:“方才养心殿中,有人潜伏在侧,一身修为乃是太清符术之道!”

    乌老虽是法相境界,但在晦明童子眼中还不够看,自以为隐蔽了极好,却不知晦明童子可谓是太清符法的老祖宗,一眼便瞧破了他的底细,只是未曾点破,此时才说了出来。

    凌冲问道:“既然如此,想来是当年太清门一脉旁支,与你也算有缘,不知你要如何chu置?”晦明童子沉yin道:“我也非是不讲理之辈。现下还说不得,若是其功法来源是当年太清门破灭之时,无意中得到的符箓法册,只要不以太清符法为恶,便由得其去。若是那人真是太清一脉残留,自然要收归门下,好生调教。”

    凌冲笑问:“若是当年有人趁着太清门大难,巧取豪夺而来的功法道诀,又当如何?”晦明童子小小面上露出深沉杀机,“自然是以牙还牙,绝不手软!”凌冲道:“那人既然在太子身边,想来是支持太子上位的,日后还有再见之机,那时再弄清楚来龙去脉,免得误伤好人。”

    忽然咦了一声,整个人都僵直起来。此时正是万里之外凌冲阴神被噬魂老人算计,接连吞噬了白骷髅、嗥月道人与那不知名的天尸教长老一缕分神,修成金丹之时。凌冲的阴神与阳神虽说分离开来,但相互之间关联玄妙,颇有一而二、二而一之妙。阴神成就金丹,自然有许多感悟、经验,本来相隔万里之间,元神之间感应已极是微弱,偏偏阴神以噬魂劫法修成金丹大道,这等机缘万古无一,就在冲破道关的一刹那,居然跨越了无数距离,视天地如坦途,将一干经验、感悟传递了过来。

    自来玄魔两道从未有兼修正邪法门之人,就算号称玄魔双修的癞仙,也被叶向天师徒断言,必是以玄门正法成道,飞升到了九天仙阙之中。凌冲这等际yu可谓万古无双,乃是郭纯阳与噬魂老人两位玄魔道中最顶尖的大师jing心算计布局所至,所图深远。

    按理说来,无有肉身庐舍支持,根本修不成金丹大道,但偏偏噬魂劫法为魔道顶尖法门,专修元神心xing,不依肉身,只要道心坚凝,不为外物所动,再吞噬了足够的jing气元神,自然晋升无碍。凌冲呆了片刻,只觉无数jing妙感悟纷至沓来,虽说玄魔有别,但大道极chu自然殊途同归,魔道晋升金丹的经验对玄门修行也有极大的裨益,这些经验被凌冲阳神吸收,等若是增加了极大的修道资粮,等到阳神修成金丹之时,自然便有驾轻就shu之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