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五三五 九幽申虚
    岂不知歪打正着,噬魂老人将化灵池引入噬魂幡中,只要玄阴之气足够,就能化生一副最为强横之“肉身”。人族修士天生肉身太过孱弱,就算修炼到极高境界,也比不上许多天生的妖魔之类。

    噬魂幡中有化灵池,就能逐步锻造出堪比天生妖魔的身躯,足以容纳噬魂道大修士近乎无尽的元神之力。凌冲用噬魂幡作为肉身,倒也不需另寻其他庐舍,但杀戮了许多冥狱鬼怪,积累了十分浑厚的阴气,不利用起来却是可惜。就将所杀无数鬼兵鬼将的灵识打入其中。

    这些灵识有强有弱,自然以鬼将阴魂为最,就在化灵池中相互厮杀吞噬起来,七八尊鬼将将数万散碎的鬼兵灵识吞噬之后,又自自相残杀。凌冲始终不闻不问,凝练心神去祭炼祁飞的肉身。等到祁飞肉身真气梳理完毕,那些魂识也相互吞噬净尽。噬魂幡眼下三十二重禁制圆满的金丹级数法器,因此这尊魔神亦有金丹级数的威力,尤其威风凛凛,魔威还要在诛杀的鬼将之上。

    凌冲毫不担心魔神会反噬,无论鬼兵、鬼将,灵识入了噬魂幡,自然被噬魂劫法沾染,再也作乱不得,就算命其自爆元神,也是毫不犹豫。这尊魔神一出,凌冲左瞧右瞧,勉强满意,只是其两手空空,并无趁手的法器。冷焰夺魂幡与祁飞的飞剑,都已炼入噬魂幡中,可谓两手空空,不然这尊魔神有法器在手,战力当能再上一级。

    凌冲舒了口气,祁飞肉身祭炼算是大功告成,余下便是阴神与之不断协调共鸣,好在有噬魂劫法调剂,只是水磨工夫而已。晦明童子忽然说道:“有人来了!是个高手,元婴境界,魔道中人!”他是法宝之身,神通广大,又能引冥狱之气以为己用,自是十分靠谱。

    冥狱中皆是鬼物,有“人”到来,又是魔道弟子,七八分可能是九幽黄泉门之人,凌冲心念一动,祁飞肉身张口一吐,噬魂幡滚出,往真身之上一罩,随即又被祁飞肉身吞了回去。

    九幽黄泉门他只见过赫连锋与严亢两个,这座魔道门户素来神秘,既然能遇到其弟子,索性勾搭一番,看看能否套出甚么隐秘。有噬魂幡遮蔽气机,也不虞有甚疏漏。那人来的好快,凌冲刚将真身藏起,已有人笑呵呵道:“咦,方才分明感到有一丝阳间气息,怎么是祁飞你?你来冥狱是要拜严师兄为师么?”

    凌冲占了祁飞肉身,连其记忆也一并炼化,略一翻检,已知关隘。祁飞早与九幽黄泉门勾搭,想要拜师其中,修炼上乘剑诀,说来也巧,收徒之人正是严亢,此人乃是法相修为,又是赫连锋之师叔,辈分道行都不算辱没了祁飞。祁飞死前甚是有意拜师。

    来者乃是严亢师弟申虚,此人在九幽黄泉门中也算一个异类,修道资质不成,空耗了数百年,也不过练就婴儿,但辈分极高,索性做个外门长老,门中赐下一件异宝,能自由穿行阴阳两界,往来无间,算是包打听、杂事跑腿一路的货色。当初就是他寻到祁飞,撮合拜师之事,不想居然在此偶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