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五七九 惊艳一刀斩法相
    那一团黄泉之水穿破虚空,倏忽来至九幽门总坛,直往金世宗所在大殿落去!金世宗以阴河之水为基,催动刀光隔空扑杀凌冲,不过数个呼吸之间,便感冥狱中极悠远之地自家神通爆发,但下一刻却不由面色大变!

    因为一团黄泉之水突兀出现,水光潋滟之间,忽的化为一道刀光!这道刀光之中蕴含一股无匹之刀意,就算金世宗浸淫刀道数百年,已臻纯任自然之境,在这道刀意之下,亦无所遁形,心头哀丧如死,生出一股不能抵挡之感。

    但他随即一声大吼,一跃自宝座而起,头顶一派刀光长河如九天崩裂,无穷大水喷薄而出,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正面迎上那一道惊艳刀光!那道刀光全无变化,只是最为寻常的轻轻提起、落下,施展了一招凡间武师无人不会的“力劈石山”。但就是这一招看似拙劣可笑的招式,刀芒轻舞之间,却将金世宗的刀光长河尽数劈开,半分也无有阻挠。

    金世宗的三个弟子见师尊被突如其来的一刀破去毕生苦修的刀气长河,俱都惊怒非常。金世宗面上绝无示弱之意,眼看刀光已至,哼了一声,他已知此必是那位阴祖亲自出手,只是一团黄泉之水变化之间,更似是随手为之。那等超脱玄阴之上的老祖,一举一动,皆妙合天地至理,金世宗以刀法入道,便亦以刀法回敬,这一刀躲不过就身死道消,躲得过尚有天大的好处。

    金世宗一个念头还未转完,刀光已迫在眉睫,只能大叫一声,奋起余勇,顶门开裂,一尊狰狞法相飞出,与刀气长河相融,这尊法相是他性命交修之物,双手一分,刀气长河化为两道刀光,分持左右,双刀交错,再次与阴祖刀光硬碰!

    三柄刀芒在大殿之上硬斫狠劈,光影斑驳之间,皆无退步之意,全是硬桥硬马的手段。阴祖的刀术大巧不工,只连环三刀之间,前两刀将金世宗两道刀光破去,末了一刀平平一切,跟着消弭于无形。至此那一团黄泉之水似也耗尽,没了踪影。

    大殿之上落针可闻,三位弟子呆立不语。只见金世宗的法相自头至足忽现一线白光,连带其下肉身亦有一道红线,竟是被阴祖的最后一道生生将法相与肉身劈开!三位弟子呼天抢天而上,皆是心胆皆寒,他们仗着金世宗的名头,在九幽门中还可作威作福,金世宗一死,三人的下场怕是惨不可言。

    正在号丧之时,只见金世宗法相上那一线毫光缓缓敛去,终至消散,就似从来不曾出现。三位弟子大喜叫道:“师傅,你没死吗!”金世宗法相哼了一声,将手一挥,三人齐齐闷哼被一股沛然大力生生撞了出去,狠狠撞在殿壁之上,当即有两个闭过气去。

    金世宗法相硬吃了一刀,根基大损,好在最后一刀余势已尽,虽将他重创,并未伤及性命。金世宗法相一抖,化为常人大小,看了一眼僵坐的肉身,伸手一指,肉身爆散,化为无穷真气化入法相之中。这具肉身被刀气所伤,根基已毁,倒不如就此化去,补益元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