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第四十章 意外中毒
    第四十章 意外中毒

    段雪晴飞身凌空一跃,倒飞出五丈开外,立在原地,与段辰遥遥相对。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她凝视着段辰,眼神有些复杂。

    “我虽然未能领悟到‘剑有灵犀’,但修炼的乃是灵级剑诀!段辰他……怎么可能防住我的攻击?”

    她能够看出,段辰修炼的是傲血战意诀,也能看出段辰领悟到“拳有灵犀”的武道意境,却无论如何,也看不穿段辰武技的品级。

    自创武技,又岂是她一个黄毛丫头所能看穿?

    段辰眼瞳凝了凝,移步向段雪晴走去。他已看出,段雪晴连续出剑,真气大耗,已经是强弩之末。

    段雪晴银牙一咬,鼓起体内残存的真气,挺剑刺向段辰心口。

    段辰侧身闪过,一掌轻轻拍在她的皓腕上,将她手中长剑击飞。

    “你败了!”

    淡漠说完,段辰就转身向演武台下走去。

    击败段雪晴,他心情并没有波动,毕竟他已经不是原来的段辰,心中对段雪晴的留恋,早已烟消云散。

    “得到赤焰虎命魂后,我的力量比原来强出一大截,配合上傲血战意,还有‘拳有灵犀’,应该能勉强与初入四阶的武士一战!”

    段辰暗暗估计着自身实力。.136zw.>最新最快更新他能感觉到,自身战力与周少坤相比,已经相差不远。

    然而就在这时,身后的段雪晴,头顶突然浮现起一尊皓白色的孔雀虚影,气势迥然变强。

    孔雀命魂,可以增强武者的暗器能力!

    只见她猛甩衣袖,袖口中向外飞射出数十枚寒光闪闪的银针。

    银针得到孔雀命魂加持,速度奇快,眨眼间就射到段辰的后心。

    “啊!”

    “危险!”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完全没料到段雪晴竟会从背后偷袭,要致段辰于死地!

    “嗯?”

    感知到危险,段辰浑身汗毛倒竖,丹田气池鼓动,血红色真气瞬间透体而出!

    他反手一拳铁山钟,拳风带着赤焰虎的炽热气息,巨大的血色铜钟表面,似乎要燃烧起来,将所有的银针全部挡下,弹飞出去!

    “好狠毒!竟然想杀我!”

    段辰眼睛里射出两道寒芒。难道说,在家族发放的蕴气丹中做手脚的人,就是段雪晴?

    顿时,他杀心大起,紧紧盯着段雪晴,向她逼近。

    感受到段辰身上那迫人的杀意,段雪晴心中骇然,花容失色,有些慌了手脚,连连后退,口中喃喃道:“段……段辰,你想干什么?我刚才不是故意的,你别……别过来!”

    说完,她就仓皇逃下了演武台,连被击落的长剑,都顾不得捡回。

    “段辰,胜!”管事宣布道。

    段璃儿秀眉紧紧蹙着,凝视着段雪晴离去的地方,道:“雪晴姐姐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对辰哥哥下杀手?”

    她与段雪晴一起长大,感情很深。虽然近些年,段雪晴对她渐渐疏远,但她却仍旧拿段雪晴当姐姐看待。

    “段雪晴只能算是一个嫌疑人。待比武结束,我会仔细调查一下。”

    段辰心中暗暗寻思着,走下演武台,准备进行最后一场对决。

    半个时辰后,段辰再次登上演武台。

    到现在,除了段雪晴,还没有其他人对段辰展现出明显的杀意。

    若最后这一战,对手也没有杀意的话,那就只能先以段雪晴为突破口,调查一番。

    负责管事宣布道:“最后一场冠军战,由段辰,对阵段修武!”

    “段修武?”

    段辰愣了一下,没想到段修武会是最后一场的对手。以段修武的实力,似乎不应该杀进前两名才对。

    段修武穿着一件皓白色武袍,登上演武台……神情,看上去有些紧张。

    他虽然嘴很贱,但其实并不喜欢动手,平时一副二世祖的模样,修炼也马马虎虎,不求上进。

    “段辰,先说好了昂,我们点到为止!”

    前面几场,段修武已经看过段辰出手,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先铺下后路。

    “这一战,打不打结局都一样。难道你忘记武道坊市的赌约了吗?”

    段辰淡淡道:“段修武,你认输吧。”

    前些天在天水郡城的武道坊市,段修武输掉赌局,他今后的家族福利,都将归段辰所有。所以这一战,胜负对结局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但是,段修武却没有选择认输,而是现出犹豫的神情,忍不住向台下望去。

    台下,段玉郎坐在席位上,眼睛微闭,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嗯?”

    瞧见这一幕,段辰敏锐察觉到不对劲。难道说……段修武上台,是受人逼迫的?

    段修武狠了狠心,最终还是决定战斗,从腰间铮的一声,拔出一柄湛蓝色的宝剑。

    三阶真武玄器,凝霜剑!

    “喝!”

    他急速前冲,挥剑上撩。

    一道冰霜剑气,顺着剑的走势,在空气中留下一条晶莹的冰柱,准确斩向段辰肩窝。

    段辰摇摇头,轻松闪身,便避开这一剑。

    凝霜剑虽强,但段修武的修为太差,真气不足,根本驾驭不了这把强大的宝剑。

    段辰一个箭步,欺近段修武身前,挥掌拍击在剑背上。

    “啊呀!”

    段修武立时有些慌乱,拿捏不住,宝剑反向挥出,竟然斩在了自己的肩头。

    “啊——疼!”

    凝霜剑十分锋利,砍进肉里,足足寸许深,疼的段修武龇牙咧嘴直跺脚。

    段辰皱了皱眉,本来剑应该拍飞才对,没想到段修武拼死不撒手,这才导致剑刃砍在他自己身上。

    “别乱动!”

    段辰呵斥一声,随后聚精会神,小心帮段修武把剑拔出,立刻从怀中取出止血散,想要帮他敷上。

    谁知就在这时,段修武突然面色发黑,咕咚一下,仰倒在地,口中向外吐出黑血来!

    “怎么回事?”

    “修武,你怎么了?”

    没有人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段正义最先反应过来,飞身从七丈高的观战席上跳下,落地时就地打滚,卸去冲击力。

    他华丽的金线衣袍上,染满沙土,此刻却完全顾不上形象,疾步冲到段修武身前,把段修武紧紧抱在怀中:“修武!你醒醒啊!”

    “这是……十步封喉散!修武中毒了!”

    稍加查探,段正义瞬间看出端倪,愤怒起身,一掌向段辰轰去。

    “段辰,你这歹毒的小子,竟然下毒谋害我儿,我要你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