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第四十七章 冰螭命魂
    第四十七章 冰螭命魂

    冰螭嘭的一声,拜倒在床板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嚎啕大哭起来。.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少年,求求你,把龙尾灵魂还给我吧!”

    “苍天,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一生都在逃避追杀,最终惨遭傲血武圣镇压,好不容易逃出升天,又被一名十几岁的少年,夺走半块灵魂,只能被迫转世,成为最低贱的一阶下等妖兽!”

    它不断控诉着命运的不公,悲惨之极。

    段辰显然不会同情它,更不可能把龙尾灵魂还给它。这头巨龙很狡猾,嘴里基本没实话。

    “别废话了!从现在开始,你就叫阿花。老实跟在我身边,随我一起,修炼武学!如果你敢心生反抗……哼哼!”

    说到这里,段辰冷笑一声,突然催动命魂,巨大的龙尾虚影从第三根图腾柱飞出,狠狠扭曲了一下。

    “啊呀——”

    阿花如遭电击,惨叫一声,四爪朝天仰倒在床上,表情极度痛苦。

    “唉,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疼痛渐渐消退,阿花挣扎着翻身坐起,摸了摸差点扭伤的腰,道:“真没想到,我龙族的‘爆灵秘法’,对灵魂损伤竟会如此之大。施展之后,我的灵魂力,竟然只剩下原来的万分之一。”

    段辰悠然接口道:“这样一来,此消彼长。网.136zw.>你的龙尾灵魂,成为主灵魂。你的本体灵魂,反而成为一具残魂。”

    “残魂受到天地法则压制,必须立即转世重生,所以你逼不得已,转世到阿花身上。我说的可有错?”

    冰螭叹息着,反问道:“都是黎老头告诉你的?”

    段辰点了点头,道:“黎老不仅告诉我这些,还亲手为你的龙尾主魂,封印上一座‘控魂大阵’!只要我一个意念催动,就能让你这具残魂,遭受万箭穿心的痛苦!”

    “换句话说,你现在已经被我控制住,再也别想逃逸为恶!”

    “唉……倒霉啊!”阿花长叹一口气,神情落寞,翻身趴到床脚,蜷成一团,呼呼睡去……它似乎已经认命了。

    ……

    段辰不再管它,仔细查看起龙尾命魂图腾。

    “既然这具图腾,已经成为冰螭巨龙的主魂,那不妨命名为‘冰螭命魂’!”

    湛蓝色光芒映照,段辰将冰螭命魂施展出来,融入到身体里。

    刹那间,段辰眼瞳变为冰蓝色,龙形虚影笼罩,与他的身体,合二为一。霎时,一股强横到可怕的力量,在体内回荡开来!

    握了握拳,段辰只感觉全身各方面素质,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虎类命魂,可以提升力量;鹰类命魂,可以提升敏捷;熊类命魂,可以提升力量和防御……而冰螭命魂,却能提升所有的属性!”

    段辰沉吟着:“在这种状态下,我单纯肉身战力,就堪比六阶武士,至少提升了三阶!”

    三阶武士爆发的极限力量,大约在四千斤左右。.136zw.>最新最快更新而六阶武士,爆发的极限力量,却高达一万五千斤!

    段辰得到冰螭命魂加强,单纯肉身力量,就堪比六阶武士,若再加上本身的傲血真气,爆发的极限力量,将提升至将近两万斤。

    两万斤,正是七阶武士的极限力量!

    “嗯……果然没让我失望,有了冰螭命魂,我就拥有与段玉郎抗衡的能力!”

    段辰十分高兴,继续查看……

    强大的冰螭命魂,当然不可能只有全属性提升这么简单。

    第二项能力,自愈。

    段辰能清晰感觉到,身体充满了再生的活力。他从腰间取出“青羽”软剑,用力划过皮肤,只留下一小道伤口。几个呼吸过去,伤口便迅速愈合。

    “在冰螭命魂状态下,我身体的自愈力变得非常强,只要不是特别致命的伤势,应该都能很快愈合……这能力,好逆天!”段辰暗暗心惊道。

    第三项能力,则是寒冰属性。

    冰螭属于一条寒冰巨龙,拥有强悍的寒冰属性。由于段辰魂道修为突破至一阶魂师,能够顺利将这种属性,转化到武技真气中,施展出来。

    段辰对准身旁的木椅,一拳挥出,傲血真气得到冰螭命魂加持,在空气中凝结成冰霜气劲,眨眼间,就将木椅冻结。

    木椅内部结构被破坏,很快碎裂成一地木渣。

    “好强的寒冰属性……”

    对于冰螭命魂的威力,段辰很满意,有了如此强悍的命魂,他的战力可以说是,翻倍提升。

    这时,门外传来一名丫鬟的声音:“辰少爷,老爷让您去一趟议事厅。”

    “嗯,知道了,你下去吧。”

    段辰收起冰螭命魂,心里有些奇怪:“父亲喊我去议事厅?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最终,他收拾起身,推门走出去,决定先去一趟议事厅,瞧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议事厅。

    段正德端坐在正中的家主位置上,段正义和其他家族核心成员全都在。

    所有人正襟危坐,不苟言笑,气氛显得异常凝重。

    在大厅正中,两名奴仆装扮的少年,低着头,跪得笔直,身体瑟瑟抖动着,似乎十分害怕。

    这时,段辰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见到地上跪着的两人,他忍不住眉头一皱,眼睛微微眯起。

    “这两个人……段小杰,小三子?小三子他,不是暴毙了么?怎么没死?”

    带着疑惑,段辰向段正德望去:“父亲,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段辰突然发现,在段正德身边,放置着一张轮椅。

    轮椅上,段修武面色苍白,气息虚浮,眼窝深陷下去,容貌枯槁。

    原来,段修武已经醒了。

    “辰儿,经过这几天调查,在修武的凝霜剑上淬毒一事,终于真相大白!”

    段正德的目光,冷冷扫过地上跪着的两人,道:“段小杰和小三子,听从段玉郎指使,合谋在修武的剑上淬毒。小三子诈死背锅,想把事情掩盖过去,没想到却在出城逃逸时,被巡查守卫抓住。”

    “果然是段玉郎!”段辰眼神一凛。

    段正德又道:“不仅如此,段玉郎早在五年前,就暗中贿赂药房管事,在你的福利蕴气丹中做手脚。”

    “这件事,是我从药房李管事口中逼问出来的!哼,这条老狗,我段正德自问待他不薄,他竟敢与段玉郎坑害我儿……现在已经被我亲手击毙!”

    段辰恍然,原来这两件事,都是段玉郎主使的!

    他心中暗暗称赞道:“父亲不愧是八流家族的家主,办事干净利落!这样一来,剩下的问题就简单了!”

    既然事情已经水落石出,那接下来自然是……处置段玉郎!

    这时,段正义缓缓起身,长叹道:“真是没想到,二十多年前,我好心收取段玉郎做义子。他竟然狼子野心,恩将仇报!”

    “可怜修武他……终身无法再修炼,成了一个废人!”

    段正德肃然道:“现在,段玉郎见事情败露,逃回地武宗内门。地武宗门规森严,我们无法随意进去拿人。”

    “刚才我和众长老商量过,就由你们这些少年弟子,想办法把他押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