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第六十三章 愤怒的二王子
    第六十三章 愤怒的二王子

    “什么?”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场中观战的人,全都大吃一惊。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齐雨心星眸中泛起怒意,但她所在的观战席,距离武斗台很远,就算想要出手救援,也是有心无力。

    武斗台上,当事人李哲根本没料到,他明明手下留情,对方却如此歹毒,要置他于死地。

    面对这阴险的匕首刺杀,他根本无法躲开,眼看就要丧命。

    就在这刹那间……

    一枚金黄色的圆球,突然从台下飞起,好似一道金色闪电,划过近三十丈距离,直冲那名灰衣少年面门。

    嘭!

    灰衣少年猝不及防,匕首还未刺到李哲身上,他的脸就率先遭到重击。

    鼻梁骨被砸断,满脸是血,灰衣少年向后仰倒,摔飞出去,躺在地上陷入了深度昏迷。

    见李哲脱险,齐雨心松了口气的同时,大感意外,忍不住向那个金色圆球瞧去。

    谁知,她竟然看到了……一只身材小巧的利爪虎!

    那枚金色圆球,竟然是阿花!

    原来,台下的段辰,早就察觉到,这名灰衣少年心存歹意,所以提前做好准备。

    在灰衣少年下毒手的刹那,他将阿花作为暗器,甩了出去。

    阿花本身战力不低,等级提升到一阶上等妖兽后,浑身皮毛坚韧如铁,那名灰衣少年猝不及防,自然抵挡不住。.136zw.>最新最快更新

    此时,阿花正踩在灰衣少年身上,眼睛里泛起凶光。若不是段辰叮嘱过不能杀人,它今天非要咬死这个恩将仇报的卑鄙之徒不可。

    阿花瞥了呆立当场的李哲一眼,随后,便跳下武斗台,回到段辰肩膀。

    按照规则,台下武者不可干扰武斗赛,否则会被严惩。

    但是刚才,所有人目光都聚焦在武斗台上,没人注意到段辰出手。所以,他们都觉得,干扰武斗赛的,只是一只受惊的一阶下等妖兽,与段辰无关。

    当事人李哲,自然不会认为此事与段辰无关。侥幸捡回一条性命,他趁着休息的空当,走到段辰面前,抱拳道:“刚才……多谢相救!”

    “客气了,都是同门师兄弟。”

    段辰摆了摆手,有些奇怪的问道:“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名灰衣少年,为何非要置阁下于死地?”

    “唉……”李哲长叹一口气,目光向高处观战席望去。

    在得到齐雨心点头许可后,他将齐雨心和秦子云的赌战,告诉了段辰。

    “原来如此……这么说,那名灰衣少年是二王子的人。为了阻止你进入潜龙榜,二王子才派人杀你。看最新章节就上网【】”段辰心中了然。

    高处观战席上,见到李哲没事,齐雨心自然很高兴,而当她瞥向身边的二王子秦子云时,眼眸中怒意隐隐。

    若不是今天有求于秦子云,她必定会当场发作。

    秦子云面色阴沉,本以为能轻易得手,没想到却被一只妖兽搅局……实在是可恶!

    他眼睛眯起,盯向人群中的段辰,心道:“奇怪,这家伙是哪里冒出来的。之前我已经派人打听清楚。与齐雨心随行的五名地武宗弟子里,似乎并没有这个人。”

    “或许,是齐雨心安插的……哼,天水王城乃是本王子的地盘,就算你齐雨心本事再大,也绝对难逃本王子的掌心!”他转过头,盯着齐雨心玲珑有致的身材,贪婪的舔了舔嘴唇。

    ……

    武斗赛继续进行。

    李哲由于肩膀受伤,实力大损,勉强战到第八场,终于支撑不住,败下阵来。

    高处观战席上,齐雨心秀眉紧紧蹙起:“李哲也败了。我手中,只剩下谭辛一人!唉……难道真要陪秦子云一天一夜?”

    谭辛的修为,虽然也达到了四阶武士,但觉醒的是感知型命魂,战力远不如李哲,想连胜十场,只怕难如登天。

    齐雨心若是输掉赌战,就必须陪秦子云一天一夜。以秦子云淫邪的性格,绝不可能对她以礼相待。

    就在这时,令她更加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在李哲失败后,四阶武士修为的谭辛,刚准备上台,却突然脑袋发晕,一头栽倒在台下,人事不知。

    刚才,他似乎喝过一杯陌生人递来的茶水……

    “怎么会这样?”

    见到这一幕,齐雨心惊呼出声,脸色瞬间惨白如纸。

    “哈哈!”

    秦子云大笑起身,走到齐雨心身边,“你的人全都败了!齐大小姐,认赌服输。从现在开始,一天一夜之内,你可要乖乖陪本王子啊!”

    他忍不住向齐雨心的小手握去,眼睛里充斥着淫邪之意:“齐大小姐可以放心,本王子乃是怜香惜玉之人,绝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二王子殿下!”

    就在这时,台下突然响起惊雷般的声音。

    “我们地武宗才出战四人,你与圣女的赌战,尚未结束。殿下现在就起身庆贺,只怕为时过早!”

    段辰仰着头,不卑不亢,冲秦子云朗声说道。

    秦子云愕然僵住,随即反应过来,目露凶光:“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与齐大小姐的赌战,关你屁事?”

    段辰尚未回话,齐雨心却先开口了:“他自然是我地武宗的人!怎么,秦子云,你怕输掉赌战,所以想耍赖不成?”

    最后的谭辛,未曾上台就被迷倒,自然是不算数。约定的五场赌战,只进行四场,齐雨心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这时,秦子云深深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木铁,不敢耍赖,缓缓坐回自己的位置。

    片刻,他便又恢复之前的潇洒神态,摇着玉扇道:“不过是地武宗里,一名普通的外门弟子而已。既然齐大小姐,想要做最后一搏,本王子又怎么会反对?”

    齐雨心不屑白了秦子云一眼,随后缓缓站起身,对台下的段辰道:“这位少侠,还请与我至雅阁一叙。”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高处的观战席。

    此言一出,人群立刻炸开了锅。

    有不明情况,疑惑不解的;也有垂涎齐雨心美貌,对段辰表示羡慕嫉妒的;还有一些,觉得段辰是在哗众取宠,故意顶撞二王子,为了得到齐雨心的注意。

    “哼,原来齐雨心,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秦子云面色发寒:“料想也不是什么厉害人物,本王子就让你们尽情商量!难道在本王子眼皮底下,你们还能翻天不成?”

    ……

    片刻之后,从雅阁回到武斗场,段辰签过生死协议,便毅然登上武斗台。

    刚才,齐雨心已经将此次赌战真正的原因,告诉了段辰,并拜托他,务必要取胜。

    “原来,圣女是为了赢取‘曜阳珠’,驱散宗主体内的寒毒。”

    段辰双瞳精芒隐隐:“这可是宗门大事,看来此次潜龙榜武斗赛,只能胜,不能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