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第六十六章 贿赂
    第六十六章 贿赂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秦子云从高处观战席走下,缓缓登上了武斗台。

    “二王子竟然要亲自出战!”

    “啧啧,早就听说二王子贪恋美色,没想到竟会贪恋至如此程度。为了能得到齐雨心小姐,他竟然不惜亲自上阵。”

    “话也不能这么说!二王子修为并不差,去年就成功连赢十场,进入潜龙榜,排在第十七名。对阵段辰,他的赢面绝对要更大一些!”

    听到台下众人的议论,段辰凝视着对面衣着华贵的秦子云,略微有些疑惑。

    动用强大的魂力,段辰能够探知到,秦子云的真气算不上特别凝练,修为最多也就四阶武士,不可能比卫辛更厉害。

    秦子云从侍卫手中,接过一把剑鞘上镶满宝石的宝剑,悠然道:“段辰,最近这段时间,你应该是有什么奇遇吧?”

    “哦?”

    段辰眼睛一眯:“二王子殿下,何出此言?”

    秦子云道:“你身为地武宗外门弟子,拥有如此惊人的战力,早就应该被宗门发现,重点培养才对。但齐大小姐,似乎并不认识你……显然,你是最近才崛起的。”

    段辰微微点头,看来,这个二王子很聪明,并不是普通的好色纨绔之徒。

    二王子又道:“不过,像你这种短时间内崛起的人,战力或许会很强大,可以战胜一般的武者。但是,想战胜我……哼哼,只怕是有点痴心妄想!”

    “嗯?”

    秦子云的这番话,让段辰有点摸不准,他为何会如此自信?

    “并不是所有差距,都能依赖奇遇弥补,比如……”

    说到这里,秦子云突然握紧剑柄,从剑鞘中,将宝剑拔出。

    哗——

    纯金色的光华,从剑体中绽放出来,绚烂夺目。

    宝剑的剑体上,刻满明暗相间的暗金色符文,玄妙神奥。

    整把剑向外散发出一股九天仙皇的威势,甚至令人生出,忍不住要跪地膜拜的冲动。

    刹那间,段辰明白了!

    为何秦子云会如此自信?

    他贵为天水国君王之子,身上携带的宝物,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比拟的!

    这些昂贵的真武玄器,便是他自信的资本!

    秦子云轻轻抚摸着金色的剑刃,道:“这把剑,名为‘仙阳’,是由一种很特殊的材料铸成,曾经是一把七阶真武玄器。”

    “后来,考虑到我修为较低,为了让我用的趁手些,父王特别派人,去寻访五阶炼器师,将此剑熔炼重铸为三阶真武玄器。网.136zw.>”秦子云露出得意洋洋的神情。

    众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早就听说,天水君王溺爱二王子,不曾想竟溺爱到这种程度。

    价值近亿的七阶真武玄器,就因为二王子喜欢,却用的不趁手,便找人熔炼成三阶真武玄器。这种事,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

    但就在这时,令所有人都没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秦子云眼眸中带着笑意,突然冲段辰挤了挤眼:“段辰,我是真心喜欢齐雨心大小姐,不如……这场你就认输!”

    他向前靠近了几步,扬了扬手中的“仙阳剑”,压低声音:“只要你肯认输,事后,我愿意将此剑相赠!”

    段辰眼瞳凝了凝,大感意外:“二王子,你这是在……贿赂我?”

    段辰本以为,秦子云利用仙阳剑耀武扬威,是想来一场生死搏斗。没想到,他竟然话锋一转,要把仙阳剑送给自己。

    这个二王子……有点意思!

    见到这一幕,齐雨心顿时有几分慌乱,忍不住从座位上站起,冲武斗台叱道:“段辰,千万别听他的!他就是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你是我地武宗弟子,绝不能被收买啊!”

    “齐大小姐,段兄还没说话,你急什么?”

    秦子云哈哈大笑,盯着段辰的眼睛,道:“段兄,若你觉得一把剑不够,我再加一百万两白银!事成之后,这些钱一分不少,全都存进仁信商盟钱庄你的名下。另外,若你还顾忌地武宗弟子的身份,我可以特批,让你进入我王族学府,赐王姓!”

    秦子云笑眯眯道:“怎么样,本王子的诚意,这下段兄应该了解了吧?”

    嘶嘶——

    台下,众人纷纷倒吸冷气。为了齐雨心,这二王子,还真是下了血本!

    仙阳剑,外加一百万两白银,这绝不是一笔小数目!而王族学府的名额,更是千金难求。

    面对如此高额的诱惑,就算修为达到武师,只怕也无法坚持本心。

    就连齐雨心,都现出绝望之色,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唉,天意如此。秦子云的条件,连我都有些心动,段辰只是我地武宗名不见传的外门弟子……无论他做出何种选择,我都不会怪他的。”

    然而此刻,段辰的神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看待秦子云的目光,如临大敌。

    “这二王子,绝不是什么贪恋美色的纨绔子弟。此人心机深沉,先礼后兵,不容易对付!”

    段辰五根手指紧了紧,眼睛里露出凛然战意,冷声拒绝道:“二王子殿下,你的废话,讲完了吗?”

    秦子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他面色转为铁青,感觉无法理解:“段辰,你……竟然不答应?如此厚礼,你竟然会不答应?为何?是因为我送你的礼,还不够贵重,钱,还不够多?”

    段辰摇了摇头,冷笑道:“与钱多少无关!经验告诉我,叛徒,不可能有好下场!殿下想要贿赂我,让我背叛宗门,只怕是找错了对象!”

    开玩笑,一名铁血兵王,字典中怎么会有“背叛”二字?

    既然前身选择了地武宗,那段辰就算因为感情不深,不帮宗派,也绝不可能反过头去背叛。

    秦子云面色愈发阴沉,嘴角抽了抽:“这么说,你是非战不可了?”

    段辰没有再回答。

    体表燃起的丝丝血红色气芒,便是他的答案。

    “既然你找死,那就怨不得本王子了!”

    秦子云情知段辰心智坚韧,绝非言语可以打动,果断决定速战速决,先下手为强!

    他挥动仙阳剑,鼓动起全身真气,将剑体中二十道铭文全部激活,对准段辰心窝,斩出一道足有三丈长的黄金剑气。

    “段辰,受死!”

    “锐金破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