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第六十七章 反败为胜
    第六十七章 反败为胜

    锐金破阳,是灵级下品武技“锐金剑诀”中的最致命杀招。

    而二十道铭文,则是三阶真武玄器,所能承载的最大铭文数量。

    一出手便是如此强大的全力一击,不难看出,秦子云为人果断狠辣,不打算给段辰任何机会。

    “好家伙,刚跟我称兄道弟,又要送兵器又要送钱,现在翻手就要取我性命。这个二王子真不简单,只怕他和圣女的赌战,也并非仅仅是陪一天一夜这么简单!”

    这些想法瞬间从段辰心头划过。随后,他便专心迎敌,反手轰出一拳铁山钟,想要先把秦子云的剑气挡住,然后再反击。

    在敌人强势,而自己没有把握的时候,硬碰硬绝不是明智的做法,防守反击,才是最好的方案。

    嘭!

    噗嗤!

    但是,让段辰没有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黄金剑气,犹如一柄无坚不摧的金色电钻,轻松攻破段辰的拳意,斩碎铁山钟,劈在段辰肩膀上。

    鲜血飞溅,一道长达三寸的狰狞伤口,出现在段辰肩膀。受到强大的冲击,段辰身体倒飞出八丈远,翻滚着摔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他的剑气……怎么会锋利到这种程度,连我拳有灵犀中级阶段的拳意,都能攻破?”

    段辰眼眸中尽是疑惑,秦子云表现出的战力,与他的修为完全不符。正是这个原因,造成段辰低估了秦子云这一剑的威力,严重误判。

    还没来得及爬起,秦子云第二剑又到了!

    他猛踏地面,连大地都被踩的开裂。脚下,三阶真武玄器流风鞋中,二十道铭文被全部激活,整个人跃到半空,足足七丈高!

    他双手握剑,剑尖直指段辰后心,自上而下,凌空刺了下来!

    “锐金槌地!”

    这一剑凌厉无匹,就好像是一柄从天坠落的金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要把段辰活活钉死在武斗台上!

    “秦子云,我承认,你成功激怒我了!”

    段辰握紧拳头,忿然抬起头,眼瞳,幻变为冰蓝色,身体里,回荡起嘹亮的龙吟声。

    冰螭命魂!

    寒气,从体内逸散出来,凝结为一道道白色气流,环绕在身体周围,形成一片领域。

    命魂领域!

    本来秦子云志在必得的凌空槌刺,在侵入到段辰周围一丈距离时,攻势突然受阻,金色光芒,被寒冰真气所吞噬。

    秦子云就好像沉到了水里,下坠速度减缓到极点,身体骤然悬在了半空中。

    段辰从地上缓缓站起,肩膀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他五指并拢成拳,含在腰间,蓄势至极限,筋骨间爆发出猛虎咆哮的怒吼。.136zw.>最新最快更新

    猛虎炮!

    对准秦子云的胸口,段辰怒气勃发,轰出最刚猛的一拳。血色真气凝练为罡,配合赤焰虎命魂的烈焰,和冰螭命魂的寒冰,组成一发冰火交加的尖刀。

    当尖刀触碰到半空中秦子云的身体时,立刻炸开,爆发出恐怖的环形冲击波。

    毫无疑问,秦子云就像一叶海浪中的孤舟,被气流卷下了武斗台。

    最后一场,终于赢了!

    段辰喘着粗气,半跪在地,最后这一击,消耗巨大,以他现在的实力,还做不到发出第二击。

    他凝视着躺在远处地面上,一动不动的秦子云,若有所思:“极品真武玄器,真是太重要了。秦子云修为与我相当,但战力却高的离谱。若我没有冰螭命魂,今天必定死在他手中!”

    他心中,对于冰焰拳套的期待与渴望,又增加了几分。

    在段辰这一击过后,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其中,一方面是因为,没料到段辰区区四阶武士,能爆发出如此可怕的攻击;而另一方面,则是……

    二王子,竟然被杀死了?

    这么大的事,只怕天水君王会暴怒吧?

    段辰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他却没有半点担心的意思。

    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他便走下武斗台,准备去领取奖励。

    “大胆狂徒,竟敢杀死二王子!还不乖乖束手就擒!”卫兵们蜂拥上前,将段辰围在中央。

    “住手!”

    齐雨心从观战席上站起,对着卫兵们呵斥道:“你们二王子,上台前已经签署过生死协议。他不幸丧命,这件事怎么能问罪段辰?”

    她转头望向身旁的木铁,焦急道:“木总管,武斗场是你们家开的,你赶紧说句话呀!”

    木铁仰倒在舒服的椅子里,眼皮低垂,两手交叉放在肚皮上,默然不作声,只是微笑。

    “木大总管,你!”齐雨心气的直跺脚,随后又准备呵斥卫兵。

    这时,段辰对齐雨心摆了摆手,朗声道:“二王子殿下,你还打算装到什么时候?是想顺手推舟,把我囚禁到天牢?还是想依靠诈死,赖掉与圣女的赌战?”

    原来,在刚才出拳时,段辰清楚感觉到一股极为可怕的阻力。二王子身上定然穿着一件极品的内甲,根本不可能被这么容易杀死。

    听闻此言,人们这才把目光转向躺在地上的二王子的“尸体”。

    情知无法再装下去,二王子撇了撇嘴,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抓了抓脑袋,面色十分尴尬。

    “段兄想多了,本王子只是突然犯困,所以就多躺了一会,齐大小姐,木老总管,见谅,见谅啊!呵呵……”

    “见谅你个头啊!二王子,赶紧把曜阳珠给我,此事有木大总管作见证,你休想跟本圣女耍赖!”齐雨心真没料到,二王子竟然是个如此奸诈狡猾的人,气的她满脸通红。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木铁帮助下,齐雨心总算是成功从二王子手中,拿到了曜阳珠。

    大事办成,她十分高兴,随后,便准备好好答谢段辰。

    可就在这时,她却突然发现,段辰早已不知所踪。

    原来,段辰见这里没自己什么事,于是趁着混乱,在领到银钱奖励后,悄无声息离开了武斗场,向神兵堂赶去。

    因为,在下午未时,还有一场“冰焰拳套”的拍卖,在等着他!

    ……

    在武斗场,看似比拼了很久,但实际并没有用太长时间,段辰来到神兵堂时,距离冰焰拳套拍卖开始,还得很长一段时间。

    但是,此刻的神兵堂,却早已经人山人海,拥挤不堪。

    天极钢的消息,不胫而走,吸引到无数武者前来。

    即使买不到天极钢打造的神兵,能看上一眼,长长见识,那也是极好的。

    段辰带着阿花,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角落里的座位坐下。环顾四周,他面色有些凝重,心里对拍卖到冰焰拳套的压力,变得更大了。

    阿花气得直磨牙:“可恶,太可恶啦!怎么会来这么多人,都赶着去送死投胎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