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第六十九章 阿花被擒
    第六十九章 阿花被擒

    “三十五万两?怎么一下抬高这么多钱?”

    “好高的价格啊……”

    听到段辰的报价,众人纷纷露出震惊的神色。

    之前其他人加价,每次最多也就三千两。在拍卖价格达到二十八万两之后,韩旭和魏苏两人,每次加价更是不超过五百两。

    而段辰,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就把价格直接拉高几万两,报出三十五万两的高价……这种做法,的确是在一瞬间,震住了场中所有人。

    原本还对冰焰拳套志在必得的韩旭和魏苏,互相对视一眼,都失望摇了摇头,无奈放弃竞拍。

    三十五万,实在太多了!这个数字,已经远远超过他两人的心里预算!

    就算冰焰拳套是由天极钢打造,效果顶破天也就与十道铭文相当。

    所以综合判断比较,冰焰拳套的威力,大致能与二十八道铭文的四阶真武玄器比肩。

    要知道,四阶真武玄器,内部能够刻印的铭文数量上限,高达四十道。

    如果是只有二十八道铭文的四阶真武玄器,只能算是四阶真武玄器中的下等货色,价格最多也只有三十五万两。

    再加上,铭文不仅能增幅真气,还可以附加烈焰、寒冰、雷电等等各种属性攻击,这些都不是天极钢所能比拟的。

    这样综合考虑下来,花费超过三十五万两白银,去竞拍冰焰拳套,实在是有点不值。.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既然韩旭和魏苏都放弃竞拍,其他人当然更不会继续参与。

    “冰焰拳套,三十五万两,成交!”

    最终,冰焰拳套由段辰成功拍下。

    交完钱之后,段辰顺利拿到了拳套。

    ……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拍卖大厅中,人群逐渐散去。

    段辰刚把拳套收起,准备回去以后,再细细查看,里面藏着的“龙鳞”到底有什么特殊作用。

    这时,他却突然瞅见,大厅正门口,周一海拖着阿花的尾巴,带着一大群随从,急匆匆从外面冲了进来。

    “啊?拍卖结束了!我的冰焰拳套啊!”

    发现拍卖已经结束,周一海脸色转为沮丧,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后悔到了极点。

    “都是这只妖兽害的!老子要扒了它的皮!”

    周一海气红了眼,挥起醋钵大的拳头,狠狠轰在阿花的脑壳上。

    嘭!

    不曾想阿花的脑袋,十分坚硬,受到轰击后,竟传出金铁相撞的铿锵声音。

    阿花勃然大怒,嘶声咆哮:“你竟敢如此冒犯本圣,待本圣神体重塑,定要让你尝尝剥皮抽骨的酷刑!”

    阿花拼命扭动身躯,不停挣扎,却无法逃脱。它已经被周一海彻底制住了。.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周一海面带杀意,左手提着阿花的尾巴,把阿花倒悬在半空,右手从怀里摸出一柄锋利的精钢匕首,恶狠狠说道:“还是一只会说话的畜生!哼,你坏了老子的大事,不把你开膛破肚,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

    说着,他便举起匕首,对准阿花腹部柔韧的位置,想要捅进去。

    “住手!”

    就在此时,段辰走到周一海面前,道:“这只利爪虎,是我豢养的宠物。还望阁下能手下留情,把它还给我。”

    “你说什么?”

    周一海霍然转过头,盯向段辰,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你说,这只妖兽,是你养的?”

    心中压抑的怒火,瞬间被点燃,周一海嘴角微微抽动,表情狰狞凶恶,仿佛找到了宣泄怒气的出口:“你他娘的知不知道,这只畜生今天都干了什么?”

    段辰尚未答话,从周一海身后,一名随从上前一步,盯着段辰道:“一海师兄,我刚才进来时,亲眼瞧见,就是这个人,把冰焰拳套收了起来。想必,冰焰拳套,正是被他给拍走的!”

    听到这句话,周一海就算再笨,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如此!好啊,厉害啊!阁下真是好手段!为了拍到冰焰拳套,竟想出这么高明的办法,用一只妖兽引开我!”

    周一海怒极反笑,紧握着匕首的右拳,捏得咯咯作响,拳头表面燃起一层土黄色的命魂之光,立刻便要对段辰出手。

    身后那名随从见状,神情一凛,连忙道:“一海师兄,这里是神兵堂,不可鲁莽!”

    神兵堂隶属于天水王族的产业,普通人若敢在此闹事,堂中护卫,有权利将闹事者就地格杀!

    一想到动手的严重后果,周一海打了个激灵,连忙收起命魂之力,拳头表面的颜色恢复正常。

    但是,他仍旧目不转睛盯着段辰,杀意丝毫不减。

    “阁下不妨有点耐心,先听我把话说清。”

    段辰不想多事,开口道:“阿花攻击你,并不是我所主使的。不过,这件事怎么说,我也有责任。不如这样,我出三万两银子,作为赔偿你受伤的费用。你把阿花还给我,此事一笔勾销,你看如何?”

    周一海毕竟是地武宗弟子,而且,这件事段辰也确实理亏,所以他不想多事,提出赔偿的解决办法。

    三万两白银,不是个小数目。周一海受的伤并不严重,这份赔偿绝对只多不少。

    “三万两?哼,这么点钱,你当我是要饭的吗?”周少坤高声怒斥。

    段辰眼睛一眯:“那我要赔多少钱,阁下才能满意?”

    “哼!”

    周少坤重重哼了一声,随后转过头,和身后随从,耳语商量了几句,这才对段辰道:“不是钱的事!若你真想赎回这只畜生,了结此事,那就把你刚拍到的冰焰拳套,作为赔偿交给我!”

    “冰焰拳套?”段辰摇了摇头:“冰焰拳套,绝不可能给你。五万两银子!”

    “我愿出五万两,赔给阁下!这已经是极限了,阁下不要得寸进尺,真撕破脸皮闹起来,对谁都不好!”

    “呦,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周一海转过头,对身后随从们笑道:“你们刚才听见了没,这小子竟敢威胁我?”

    身后那些随从们,纷纷哄笑起来。

    “小子,给你脸你不要脸啊,知道你面前的人是谁吗?还敢玩威胁,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看你穿的也是地武宗衣袍,想必是外门弟子吧?那就睁开你的狗眼,仔细看清了!你面前的人,正是我地武宗内门第一人,周一川大师兄的亲弟弟,周一海!”

    “知道怕了吧?还不赶紧把冰焰拳套,乖乖交出来?”

    周一海得意的仰起头,道:“小子,做师兄的也不欺负你。只要你乖乖把冰焰拳套交给我,然后跪在地上,磕三个响头,向我认错。此事就算了结!”

    “你这小子,竟敢威胁一海师兄!没要你的命,对你已经够仁慈了!还不赶紧跪下,磕头认错?”

    “小心一海师兄发怒,要你小命不保!”

    目光扫过面前趾高气扬的周一海,段辰眯着眼睛,轻轻摇头:“原来你是周一川的弟弟……嗯,本来我还想赔你五万两,现在看来,只怕是没这个必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