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第一百零四章 邪异功法
    第一百零四章 邪异功法

    “前面的那几个,鬼鬼祟祟的,都是些什么人?”

    迅速潜伏到一截树干背后,徐皓双瞳熠熠放光,冷冷盯着正前方几十丈外的一行人,心中十分疑惑。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这一行人着装统一,各自披着一件宽大的深红色连帽斗篷,每个人胸前正中,分别绣着不同款式的诡异图案。

    其中,走在最后的四个人,修为最低,只有七阶武士,胸口绣的图案,是一滴深黑色的血液。

    队伍中间的三人里,有两个修为达到了一阶武师,胸口各自绣着一轮残月。而另外一人,胸口空荡荡的,什么图案也没有,他的修为只有三阶武士。

    至于走在队伍最前方的那人,修为极高,以徐皓的魂力,竟然无法探测出来。此人胸口,绣着一轮明晃晃的炎阳,浑身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武道气息。

    “血滴,残月,炎阳……原来是血影门的人!”

    从衣着上的刺绣图案,徐皓判断出了这几人的身份。

    但他却忍不住皱起了眉:“血影门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杀手组织,门内的杀手,一旦出动,必定实力接近。那眼前的这几个人,又是怎么回事?”

    徐皓有些想不通。

    这几个人中,修为最高的,连他都看不透,而修为最低的,却仅有三阶武士。若真的是血影门外出执行任务,又怎么可能作出这样的安排?

    要知道,在武师眼中,三阶武士根本就是拖累。

    “哼!北山是我地武宗的地盘,老夫身为内门长老,又岂能让你们血影门在此肆意妄为?”

    徐皓冷冷哼了一声,晃动身形,悄然尾随在这几名血影门的杀手身后。

    凭借旋云剑命魂,徐皓的追踪能力十分高超,所以,那几个血影门弟子,丝毫没有察觉。

    上次,徐皓委托血影门,去打劫木铁,被坑了五十万两白银,这件事让他对血影门相当不满。此刻,血影门侵入到地武宗的地盘,他作为内门长老,更是想要寻对方的晦气。

    ……

    穿行在林中,段辰身法迅捷,很快便靠近了葬剑谷。

    一路奔行,他真气消耗了不少,于是停下脚步,稍作休息。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走来了八名身披深红色连帽斗篷的武者!

    魂力微微扫过,段辰身体立刻僵在原地,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好强的修为!为首那人,武道气息之强甚至还要超过徐皓!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那名胸口印着炎阳图案的强者,在看到树下的段辰后,顿时眼睛一亮。

    这时,他身后一人,也是暗暗盯着段辰,上前拱手道:“薛护法,瞧前面那小子的装束,应该是地武宗的弟子。不如我们就将他擒下,逼问出葬剑谷到底在何处!”

    薛护法淡淡点了点头,对这名手下的提议表示认同。

    原来,地武宗的北山,方圆数百里,占地面积极广,山林间地势错综复杂,寻常武者很容易便会迷失其中。

    血影门的这几人,由于来的太匆忙,未能准备充分,在这密林间已经徘徊了足足三天,却始终未能找到葬剑谷所在。

    因此,他们现在急需一个向导。

    不由分说,从那名薛护法身后,四名七阶武士同时上前,把树下的段辰扣押起来。

    “小子,说!葬剑谷到底在什么地方?”

    面对如此可怕的对手,段辰当然不会选择找死。

    他不动声色,道:“就在前面不远处。”

    修为最高的薛护法,顺着段辰指出的方向,目光微微扫过,暗暗点头,道:“前面带路吧!只要能把我们带到葬剑谷,少不了你的好处!”

    这名薛护法的声音,沙哑苍老,就好像锅铲刮擦一般刺耳难听,真气蕴化其中,更是震得段辰心头气血鼓荡,十分难受。

    就在这时,队伍中那名修为最低的三阶武士,突然打着哆嗦,滚倒在原地,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

    这名三阶武士,年纪与段辰相仿,眉清目秀。此刻,他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嘴唇冻得发紫,眉毛上更是结了一层白花花的寒霜。

    旁边两名一阶武师,立刻扶住他,流露出几分焦急。

    “不好了!薛护法,少主血气反噬的厉害,现在怎么办?”

    薛护法立刻转身,上前查看,之后,眼瞳中泛起担忧之色。

    深深的瞥了一眼旁边那名一阶武师,薛护法淡漠道:“樊辉,这一次,轮到你报效宗门了!”

    听闻此言,樊辉如遭雷击,浑身剧烈抖动了一下,随后猛然抬起头,盯向面容干枯苍老的薛护法,脸上写满了惊恐。

    他忍不住后退了两步,颤声问道:“为什么是我,而不是耿鹏他们?我已经晋升为残月血卫,地位比他们要高得多啊!”

    薛护法摇了摇头:“耿鹏他们修为太低,并没有掌握血影神功的精髓。对于少主来说,他们的鲜血并没有任何价值。”

    “那为什么不是吕征,而是我?”樊辉捏紧了拳头,露出极度不甘心的表情,眼睛一瞪,似乎是想要做生死一搏。

    但就在这时,从他身后,一柄尖锐的匕首突然刺穿了他后心!

    另一名一阶武师吕征,将匕首拔出,在鞋底擦了擦鲜血,随后躬身对那名少年道:“独孤少主,喝过鲜血,即可压制住躁动的血气,请您慢用。”

    话音刚落,那名少年立刻如同恶狼一般,扑到樊辉的尸体上,咬断他颈间的动脉,大口大口的吞咽起鲜血来!

    “血影神功,血气反噬,生饮人血……”

    这一幕看的段辰心中发毛,越发觉得这群人邪异无比。

    并没有用太长时间,樊辉的尸体就干瘪下去,变成了一具干尸。

    而在饮过鲜血后,那名少年满脸红光,不停抽动着鼻子,精神说不出的兴奋。

    他盘膝略微调息,浑身向外散发出一股精纯的血气,修为直线攀升,竟然一口气提升到了四阶武士!

    段辰眼瞳缩了缩:“好邪门的功法!竟然依靠生饮人血,硬生生提升了一重境界?”

    然而,见到这一幕,那名薛护法却没有半点笑容,反而担忧之色更浓,喃喃道:“连武师的鲜血,也只能让少主提升一阶修为了?唉,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他凝视着远方,自语道:“葬剑谷,傲血武圣的遗宝中,真的有血影神功的秘籍原本,可以彻底解决血气反噬的问题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