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要挟
    第一百一十五章 要挟

    咻——

    在十二枚羽箭发出后,虚空中,竟然又想起飞刀利刃破空的尖锐啸声。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四柄青光隐隐的飞刀,同时向准备逃走的薛天衣攻去。

    以薛天衣的修为,虽然并不惧这些飞刀,但身形还是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就因为这稍稍的停顿,徐皓立刻追击上来,再次与薛天衣缠斗到一起。

    就这样,被段辰连续出手,干扰了近二十次之后,薛天衣连连败退,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狰狞的伤口,鲜血淋漓。那件颇为精美的血红色披风,被切割出无数的裂口,破破烂烂。

    现在的薛天衣,头发披散,就好像一个年老乞丐,狼狈不堪。

    “啊——小子,有种你就给老夫滚出来,老夫定要杀……”

    薛天衣不甘心的狂吼着,声音却戛然而止,这一次,他被徐皓一剑刺穿咽喉,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随即,他眼睛瞪得滚圆,死死盯着不远处显现出身形的段辰,捂着脖子,倒地气绝身亡。

    没有人会料到,薛天衣,血影门天水国分部的四大炎阳护法之一,竟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死在了地武宗的葬剑谷内!

    战胜薛天衣之后,徐皓和贺铁麟,两名高阶武师,都好似虚脱一般,吁出一口长气,一屁股坐倒在地。.136zw.>最新最快更新

    刚才这番战斗,可谓凶险之极,尤其是缠斗到最后,他两人已经接近强弩之末。最后若不是段辰及时出现,巧妙扭转战局,今日他二人必定凶多吉少。

    此刻,徐皓和贺铁麟,看待段辰的目光,都有几分明显的感激之意。

    休息许久……

    由于这里是地武宗地界,秦子铭身为大王子,却偷入此地,本就不合规矩,所以,在与徐皓稍稍解释之后,他便带着贺铁麟等人迅速离开。

    临走时,他还赠给段辰一块白玉令牌,希望段辰以后有时间,能去天水王宫做客。

    在秦子铭离开后,葬剑谷中,只剩下段辰和徐皓两人。

    段辰盘膝坐在徐皓对面,开口道:“徐长老,现在这里只剩下你我二人,有什么话,也就不必藏着掖着了!说吧,你到底为何要一路跟踪我,还出手救了我?”

    “呃……”

    徐皓稍有些意外,没想到段辰会如此直接发问,在怔了片刻后,才终于叹了口气,将真极秘经一事,一五一十对段辰讲清楚。

    不过,他并没有说,自己买通血影门杀手,伏击仁信商盟总管木铁之事。.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因为,这是见不得光的罪行,一旦传扬出去,那他这个地武宗内门长老,只怕也就干到头了。

    “原来是为了真极秘经。”

    段辰心中了然,这样一来,徐皓的一切行为,都变得动机明朗。

    稍加思索之后,段辰道:“徐长老,明人不说暗话,真极秘经的确在我手上。但是,你想让我把秘籍给你,那就必须替我做一件事!”

    徐皓眉头深深皱起,眼睛一瞪,厉声道:“小子,你敢要挟老夫?”

    徐皓身为九阶武师,在宗门内更是内门长老,身份尊贵无比,段辰区区一个内门弟子,竟敢以秘籍要挟他?

    这一做法,瞬间勾起了他心中的怒火,体内二十六条武道气脉,爆发出雷鸣般的炸响,强大的武道气势透体而出,瞬间将段辰压制的连呼吸都十分困难。

    “好厉害……徐皓的修为,比我父亲还要强上三分。九阶武师的力量,果然非同小可!”

    段辰暗暗心惊,连忙运转魂力,身体表面燃起湛蓝色光芒。在冰螭命魂的命魂领域作用下,来自于徐皓的武道气势压迫,大为减弱,段辰的身体,勉强能够行动。

    哗——

    白光闪过,段辰毫不犹豫,将真极秘经从乾坤坠里取出,捏在了左手中,迅速后退一步,与徐皓拉开三丈距离。

    徐皓吃了一惊,没想到在自己强横的武道气势压迫下,段辰竟然还有行动的能力。

    “段辰,你想干什么?”

    一见到梦寐以求的真极秘经原本,就这样被段辰握在手上,徐皓心中大急,忍不住高声呵斥。

    “干什么?”段辰微微一笑:“自然是毁掉它!”

    “你敢!”

    徐皓急的心跳加速,恨不能马上冲过去,把段辰手中的秘籍抢下。但是,他又害怕,段辰会真的毁掉秘籍,所以一时间,只能僵在原地,不敢有任何行动。

    “有何不敢?”

    段辰摇了摇头,真气稍稍催动,左手冰焰拳套中,一道赤炎铭文被激活,掌心立刻向外喷涌出灼热的赤红色烈焰。

    呼——

    真极秘经,瞬间被点燃!片片书页被灼烧得卷曲发黑。

    “小子,你找死!”

    徐皓勃然大怒,劈掌向段辰轰了过去。

    强横的真气,如同一发真气炮弹,凌空打在段辰的左臂。左臂中,立刻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燃烧着的真极秘经,脱手飞了出去。

    徐皓身形快如闪电,急速抓过真极秘经,一掌震灭了燃烧的火焰,迫不及待查看起这本秘籍,却发现秘籍已经被烧毁了接近八成,再也没有半点价值。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都干了些什么?”

    徐皓气的面色铁青,拳头捏的咯咯作响,那架势,仿佛要把段辰一掌毙掉。

    段辰捏着红肿的手臂,暗暗催动冰螭命魂,在真龙精血作用下,伤势逐渐续接愈合。他心里明白,徐皓虽然在气头上,但下手仍旧注意分寸,否则,以九阶武师的一掌之威,又怎么可能仅仅是“手臂红肿”这么简单?

    段辰越发确定,徐皓并非蛮不讲理的人。

    于是,段辰抬起头,盯向徐皓的眼睛,朗声道:“徐长老,你大可不必如此着急。真极秘经,已经被我记在心里,只要我愿意,随时都能把它默写出来。”

    徐皓脸色依旧难看,胸膛起伏着,良久之后,怒火才渐渐平息,对段辰冷冷哼了一声,道:“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段辰神情一肃,郑重道:“徐长老,我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对你来讲,这件事并不难,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事成之后,真极秘经,我定会亲手奉上,绝不虚言!”

    徐皓脸色稍稍好看了些,问道:“到底什么事?”

    段辰铿锵说道:“我想让你,把你的好徒儿段玉郎,逐出门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