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暴怒的周一川
    第一百一十八章 暴怒的周一川

    黎老解释道:“无论阵法、驭兽、炼丹、炼器,都是由铭文组成。.136zw.>最新最快更新只是,铭文侧重的方向不同,所以才衍生出各种各样的职业。”

    “只要你能把铭文学会,然后我再传授你铭文阵法,你学起来自然就容易多了。”

    段辰恍然。这就好比前世中,语文、历史、哲学、政治等等各种学科,它们归根到底都是由文字组成,不同的文字,构成了不同的学科。

    想要学会各种学科的知识,最基础的就是认识文字。

    所以,段辰想要学会阵法知识,必须要先学会最基本的铭文。

    黎老又道:“想学习铭文,就必须有铭文材料。而现在壶中乾坤世界的家园基地里,并不具备这些材料。”

    “不过,在距离此地五百里外,有一座山,名叫‘铭灵山’,那里盛产铭文所需的玉质矿石。只要能把那座山占领下来,开采山上的资源,提炼出铭灵玉石,练习铭文,也就不是难事了。”

    段辰点了点头,试探着问道:“黎老,那座‘铭灵山’上,是不是有什么强大的精怪镇守?”

    黎老颔首道:“的确,山上生长着一种强大的玉狮精,都是一些四阶精怪。网.136zw.>想要占领铭灵山,必须要先击败它们才行。”

    “若能把鬼狼远征军培养训练起来,还是有希望战胜玉狮精的。”

    至此,段辰总算是彻底明白了黎老的用意。先培养起鬼狼远征军,然后再前往铭灵山,夺取资源,修炼铭文之术。

    段辰思忖道:“在壶中乾坤世界,我只能保持灵魂状态,武技无法施展。想要战胜四阶精怪,的确只能依靠兽奴的力量。”

    了解清楚这件事,又休息了片刻后,段辰便离开壶中乾坤世界,离开鬼狼谷,顺利返回了地武宗。

    ……

    回到宗门第一件事,便是拜见师父白老。

    不过,令段辰意外的是,白老并没有呆在玄武阁。他老人家似乎临时有事,暂时离开了。而代替白老,暂时守护玄武阁的另一名长老,却并不清楚白老到底因何事离开。

    走出玄武阁,段辰皱着眉,心道:“白老并没有留下任何信件,看来他要去做的事,十分机密,而且走得很匆忙。莫非……是因为血影门的事情?”

    徐皓早一步回到地武宗,那血影门的事情,宗派高层必定早就知道了。

    这次血影门为了武圣遗宝,偷偷潜入地武宗,作为天极大陆正道的六流宗门,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还会借此机会,联合其他势力,一举与血影门开战。网.136zw.>

    不过,暂时来讲,这些和段辰关系不大。只要独孤康被他所杀的消息,不被血影门查到,那血影门自然找不到他头上来。

    离开玄武阁,段辰便加快脚步,打算返回宗门住处,开始潜心闭关。

    “拜师大会已经过去,再过一个月就是年底的内门比武大会。我得好好准备一下,在比武时,废掉段玉郎!”

    由于这次探寻武圣遗宝,在北山耽搁了太久,所以段辰并未能参加拜师大会。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影响,反正他已经拜白老为师,参加也只是走个过场形式而已。

    接下来的内门比武大会,才是重中之重!这关系到抓捕家族叛徒,段玉郎!

    段玉郎为了一己私利,觊觎家主继承人之位,谋害段辰,早就被段辰视为必杀之人。这次内门比武大会,段辰绝不会再放过他!

    “段辰!你还有胆子回来?”

    就在这时,一道愤怒的呵斥声响起,随即,在段辰还没有看清来人的情况下,刚猛迅疾的掌风,便如利刀一般,迎面袭来。

    段辰想也不想,抬起右手,随手轰出一拳。

    拳掌相交,爆发出剧烈的碰撞,段辰的右臂受到震荡,瞬间失去知觉,向后连续退了十七八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周一川?”

    段辰这才看清,原来出掌之人,正是内门第一高手,周一川!

    “好霸道的真气!”

    段辰暗暗心惊,微微摇头:“真没想到,周一川竟然突破到武师境界了!”

    交手瞬间,段辰清晰感觉到了周一川的真正实力。其真气的凝练和浑厚程度,都绝不是普通武士境界所能拥有的。

    周一川体内,必定已经开辟出武道气脉,修为与之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见到段辰仍旧完好无损,站在原地盯着自己,周一川立刻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什么?这小子竟然能硬扛下我的攻击?”

    “我已经突破至武师境界,修为大涨,他区区一个武士,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片刻之后,周一川便镇静下来,压下心头震惊,眼瞳中泛起杀意,厉声道:“段辰,你杀我弟弟周一海,此仇不共戴天!今天,我要亲手毙了你,以告慰我弟弟的在天之灵!”

    周一川深吸一口气,浑身上下,开始燃起一缕缕淡紫色的命魂光芒。在他身后,逐渐凝结出一片片紫红色的水晶碎片虚影。

    在命魂加持下,周一川双瞳泛起紫光,气势暴涨,散发出武师级强者的武道气势,排山倒海一般,向段辰强压过来。

    段辰神情变得凝重如山,也将冰螭命魂施展出来,浑身沐浴在一团冰蓝色光芒中,配合体内的真龙精血,硬扛住周一川的气势压迫。

    而这时,旁边许多宗门弟子,都驻足在旁,双臂抱在胸前,饶有兴致观看着这一幕,指指点点,评价着战局。

    “啧啧,距离上次的外门考核,才两个多月的时间,段辰就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吗?竟然能与内门第一的周一川一较高低?”

    “这怎么可能?你难道没听说,周一川前些天刚突破武师,成为宗门千年来,第十一个在二十五岁之前突破武师境界的天才?段辰就算再厉害,难道还能战胜武师级别的强者?”

    “哼!听说段辰杀死了一川师兄的弟弟周一海!他以这种方式得罪一川师兄,简直就是不知死活!一川师兄一定会把他大卸八块,尸体扔去喂狗!”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多数都不看好段辰。毕竟,段辰的对手太强大。在内门,没有一个人是周一川的对手。

    但就在这时……

    “你们两个,都给老夫住手!”

    一个苍老的声音,向着剑拔弩张的段辰和周一川,厉声呵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