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灵水盾
    第一百二十三章 灵水盾

    十六强之战,共分八场,段辰被排在了第五场。.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接下来进行的,是第三场对决。

    “内门比武,十六进八第三场,由段飞羽对阵段玉郎!”

    听到执事的宣布,段辰精神一震,立刻坐直身子,凝目向比武台望去。

    此刻,段飞羽正手持碗口粗的玄金战枪,傲然立在台上,浑身上下,散发出无穷战意。

    自家族大会后,段飞羽回到宗门,闭关潜修,实力突飞猛进。此时,他已经成功晋级为八阶武士,战力暴涨。

    “好!若飞羽能拿下段玉郎,那就再好不过了!”段辰忍不住捏紧拳头,凝神注视着比武台,心中升起一丝期待。

    为了对付段玉郎,段家少年弟子们,全都在努力。

    段辰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只见段玉郎不紧不慢登上比武台,斜目注视着段飞羽,神情显得有几分不屑。

    段飞羽立刻露出愤怒的神情,将战枪向地面猛磕了一下,随后枪尖指着段玉郎,大声斥责道:“段玉郎,你这个家族叛徒!”

    “我段家大长老,待你如己出,恩重如山,你竟然反过头坑害他,更是谋害同族兄弟!像你这种叛徒,真是罪不容诛!”

    段玉郎撇了撇嘴,不屑道:“我是家族叛徒?哼,你知道个屁!你们段家,何时把我当做族人?在你们段家人眼中,我不过是一条豢养的狗罢了!”

    “段飞羽,废话少说,今天我们手底下见真章!”

    段玉郎大喝一声,身体表面笼罩起一层迷离的水汽,整个人如同置身镜花水月中,荡起层层波纹,变得有些不真实起来。

    这正是段玉郎最新练成的一种防御武技“灵水盾”,配合水系命魂,可以发挥出极强的防御效果。

    段飞羽双手握紧长枪,奋力一抖,挽起一朵硕大的枪花,挺枪向段玉郎刺了过去。

    玄金色的战枪,好似一头金色蛟龙,咆哮着,向段玉郎身体撕咬过去。

    就在战枪,接触到灵水盾的瞬间,枪尖如同触碰到了水面,直接刺了进去,并以枪尖为中心,向外荡起一圈圈环形的涟漪。

    段玉郎的身影,变得愈发迷离而不真实。

    “不好!”

    段辰眼神一凛,心底腾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而台上的段飞羽,更是感觉到不妙,因为他志在必得的一枪,在刺入灵水盾之后,竟然空空荡荡,丝毫没有受力的感觉。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哈哈!给我滚!”

    就在这时,身旁传来段玉郎的狂笑声。

    只见晃动的水面上,一只大手探了出来。手心中,赫然凝结着一枚拳头大小的皓白色真气球。

    真气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准确轰击在段飞羽的心口,轰的一声,把他向后震飞了将近二十丈远,身体直接摔倒在比武台下!

    战斗,在一瞬间分出了胜负。

    灵水盾消散,段玉郎的身形缓缓显现。他盯着段飞羽,冷哼一声,神情十分不屑,转身下台。

    此刻,段辰早已来到了段飞羽身边,小心翼翼将他扶起。

    “飞羽,你怎么样?”

    “我……没事。可惜,这狗贼的无极劫劲实在厉害!我战力不足,无法战胜他!”

    段飞羽捂着胸口,有些惋惜的说道。

    段玉郎修炼的无极劫劲,是一门很厉害的掌法类灵级下品武技,配合水系命魂,刚柔并济,格外厉害。

    好在段飞羽修炼过炼体类武技,身体坚韧,而且觉醒的命魂,又是狂雷战盾,能引动少量雷盾力量护体,所以,才能侥幸抗住段玉郎的攻击。

    若换成别的普通弟子,挨上这样一击,只怕早就命丧当场了。

    “飞羽,你先下去休息吧。段玉郎,由我来对付!”段辰目光坚定的说道。

    “段辰,怎么样,你……有把握吗?”段飞羽颇有些担心。毕竟与当时密林一战时相比,段玉郎修为也进步极大,想要在比武台上当众废掉他,的确难度不小。

    段辰握着段飞羽的手,用力捏了捏,坚定道:“放心!”

    感受到段辰眼中的自信,段飞羽最终点了点头:“好,段辰,你一定要小心!尽力而为,不要勉强!”

    说完,在其他段家少年弟子的搀扶下,段飞羽退下去安心疗伤了。

    ……

    在段飞羽和段玉郎对决之后,并没有等待太久,就轮到了段辰上场。

    “内门比武,十六进八第五场,由段辰对阵周一川!”

    执事话音刚落,台下立刻爆发出激烈的议论声。显然,大家都对这一场对决,十分期待。

    一个是内门第一高手,新晋入武师境界的周一川。另一个是地武宗千年来,唯一闯过通玄塔九层的武学奇才,以逆天之势,迅速崛起的八阶武士,段辰。

    两人之间,到底谁更厉害?

    “段辰的修为,毕竟太低了些。以八阶武士,对阵一阶武师,这结果不是显而易见吗?”

    “你懂什么!段辰真正厉害的,是武道意境,传言他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领悟到‘拳有灵犀’的中级拳意。一川师兄,只怕不是他的对手啊!”

    “我还听说,段辰魂道修为也非常高,达到了魂师境界,能动用命魂领域。一川师兄虽然厉害,但只专修武道,和魂师对阵,只怕他是要弱上一筹。”

    “你们也太小看一川师兄了!据说他体内,开辟出足足四条武道气脉,在一阶武师中,绝对是顶尖级的强者。而且一川师兄今年已经二十岁,段辰太年轻,底蕴不足,怎么可能敌得过一川师兄?”

    众人意见相当不统一,都对这场比武的胜负,各执己见。

    就连高处观战席上,也存在两种不同的看法。

    掌门齐原肃然道:“段辰虽然是我地武宗百年难遇的奇才,但毕竟修为太低。周一川稳坐内门第一,已经两年时间,如今突破武师,修为更是一日千里。段辰,不可能敌得过他!”

    “不过,通过这样一场对决,挫挫他的锐气也好。毕竟年少气盛,很难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白老呵呵一笑,连连摇头:“掌门,你也太小看我这徒儿了!”

    “想要挫他的锐气,也不是不可以!但周一川……只怕是没有这个资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