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第一百五十二章 兄弟间的往事
    第一百五十二章 兄弟间的往事

    秦子云还没来得及辩解,一旁的段璃儿,早就叽叽喳喳说开了。.136zw.>最新最快更新

    她把秦子云今天的所作作为,从在仁信商盟里开始,一五一十,全部说了出来。尤其说到某些关键之处,她更是添油加醋,把秦子云说得堪比十恶不赦的超级混蛋。

    秦子铭越听越生气,怒视着秦子云,那模样就仿佛要掐死他似的。

    而秦子云,也是越听越气愤,怒视着段璃儿,恨不能把她掐死。

    “好了,事情就是这样。大王子殿下,你可都明白?”

    段璃儿盯着恨得咬牙切齿的秦子云,又瞥向段辰,微笑着眨了眨眼,那模样……就像一只得意的小猫。

    “嗯……”

    秦子铭沉吟着,盯向秦子云,眼神冷厉:“子云,看来之前我告诫你的话,你半句也没听进去。而你对我做过的保证,也全都是在放屁!”

    “既然如此,想必你也有所觉悟了吧?”

    秦子云脸色大变,连声道:“不!大哥,你听我说,这丫头胡说八道!我哪有她说的那么不堪?大哥……”

    秦子铭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秦四秦五听令,把二王子带回笃学殿,禁闭一个月!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放他离开!”

    “遵命!”秦四秦五立刻上前,一左一右押解起秦子云,就要把他带走。

    “大哥!笃学殿里全是些不通人情的老学究,禁闭一个月,你这是要闷死我啊!大哥,求求你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秦子云杀猪似的惨嚎着,不停挣扎。

    秦子铭面无表情,用眼神示意秦四和秦五,把秦子云带走。

    “大哥!段辰那小子不过是你的朋友,而我却是你的弟弟,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这么对我啊?”秦子云不甘心的大声咆哮。

    秦子铭叹息着摇了摇头,盯着秦子云的眼睛,道:“子云,你错了!段辰不仅是我的朋友,更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现在身体能康复,全都是他的功劳!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秦子铭便不再管秦子云,带着段辰和段璃儿,走入了殿宇中。

    夕阳残照,秦子云彻底安静下来。

    他凝视着段辰远去的背影,眼神复杂。

    “救命恩人?难道说……大哥身体能够顺利康复,全都是段辰的功劳?”

    “若真是段辰救了大哥,那他岂不也是我的恩人?”秦子云眼瞳颤动着,内心里突然泛起一股深深的悔意。

    没有人能明白,他与秦子铭之间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只要秦子铭愿意,就算让他交出性命,他都不会有半句怨言。

    但他却在无意之间,得罪了大哥的恩人,还差点让手下要了恩人的命,这让他如何不后悔?

    这时,秦十二走到秦子云身边,眼神阴鸷,微微拱手,低声道:“殿下,段辰那小子,留着终究是个祸害。不如卑职去血影门,出钱悬赏,以血影门杀手的力量,定能将这小子轻松斩杀!”

    秦子云突然抬起头,眼睛直勾勾盯着秦十二,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他脸上。

    秦十二修为本就不高,被打得横飞出去,半边牙齿都从嘴里飞了出来,摔在地上直接昏迷不醒。

    “就是你这狗奴才,总在本王子耳边怂恿!否则本王子怎么会如此对待大哥的恩人?”

    “亏你还跟了本王子这么多年,竟然连本王子与大哥之间的关系都不清楚?”

    秦子云怒气勃发,把气全撒在了秦十二头上,命令道:“秦四,把这狗奴才给本王子拖下去,逐出王宫!”

    发泄完,秦子云气顺了不少,这才转过身,背着双手,在秦五的陪同下,向笃学殿方向行去。

    ……

    秦子铭的住处,段辰和段璃儿坐在椅子上,侍女为两人奉上了香茶。

    秦子铭率先开口道:“小辰,我那个弟弟,平时都被我给惯坏了。若对你无礼之处,还望你能谅解。”

    “好说。”

    段辰并非斤斤计较之人,笑了笑,问道:“你们兄弟俩的关系,似乎不错。二王子对你的话,倒是颇为遵从。”

    秦子铭点了点头,道:“我们两兄弟,可不比寻常的王族子弟啊!”

    随后,他便向段辰讲出了一段陈年往事。

    原来,秦子铭和秦子云两兄弟,自幼丧母,相依为命。

    在十几年前的一个冬天,两兄弟跟随天水王,一同前往王山狩猎。没想到秦子云一时贪玩,偷偷潜入密林深处,迷了路。

    秦子铭发现之后,大惊失色,连忙动身寻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找到弟弟。

    但此时,天色已晚,天又下起了大雪,兄弟两人走了几个时辰,也未能从密林中走出。直到两人累得精疲力尽,也始终没有等到王族的救援队伍。

    天寒地冻,兄弟两人已经快要被冻死。

    为了救弟弟,秦子铭毅然把衣衫都脱给弟弟,并将弟弟藏在一处树洞里,自己则用身体堵在洞口,为弟弟遮挡风雪。

    一夜过去,搜寻的王族队伍终于找到了两人,秦子云顺利获救,而秦子铭,虽然也得救,却因此寒气入体,留下了气血衰败的病根。

    经过这么多年调养,秦子铭生活并无大碍,但却一直无法修炼。

    也正是因此,秦子云对哥哥心存愧疚与感激。

    别人的话秦子云可能不会听,但对于秦子铭这位哥哥的话,他是一句也不敢违逆。

    “原来如此……”

    段辰了然,肃然抱拳:“子铭重情重义,段辰佩服!”

    “小辰你过奖了!我还得多谢你,若不是你上次动用龙族精血救治我,我又岂能恢复的这么快?我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三阶武士了!”秦子铭微笑道。

    “你可以修炼了?”段辰露出惊喜之色。

    虽然他明白龙族精血的力量极强,但没想到,间接引渡之后,竟然还有如此逆天的治愈效果。秦子铭这个好朋友,能顺利康复,段辰打心底里高兴。

    秦子铭点了点头,神情一肃,又道:“对了,小辰。我还有两件事情,要和你商谈。”

    “其中,第一件事,是关于你们家族的叛徒,段玉郎。”

    听闻此言,段辰忍不住和段璃儿对视一眼,露出几分惊色。

    他连忙问道:“段玉郎怎么了?莫非你接到了什么关于他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