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愤怒的段正德
    第一百六十七章 愤怒的段正德

    这名体型发福的黄衣中年男子,便是黄家家主,清河村村长,黄立群。.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黄立群不修武道,但他凭借精明的头脑,在最适合的时机,依附段家,暗中培养了一大批私兵,所以此刻,说起话来,那是相当有底气。

    “黄府精锐听令,速速拿下这小子!”

    二十名铠甲精良的五阶武士,立刻排成整齐队伍,挺着寒芒闪闪的锋锐长枪,向段辰围拢上来。

    在一个八流家族内,五阶武士已经算是不弱的战力。若能配合阵法,只需十名五阶武士,就可以与一名九阶武士抗衡。

    清河村,只不过是段家管辖范围内的小村落,竟然能培养出二十名五阶武士?

    段辰双眉紧锁,摇了摇头:“这件事,段家内部肯定有人知道!”

    若没有段家内部管理人员的许可,黄立群绝不可能培养出这么多精英武者。

    二十名五阶武士,对于普通人来讲,或许威胁极大,但在段辰眼里……不过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像刚才一样,段辰轻轻抬手,扫出一道血红色真气冲击。所有的精英武者,立刻被冲得七零八落。.136zw.>最新最快更新

    黄立群老眼一瞪,这才明白,眼前的少年不好惹。

    “幸好,段家的两位特使来调查账务,不如就请他们来对付这小子!”

    黄立群盯着段辰,缩了缩脑袋,连忙派手下,去账房邀请段家特使。

    段家的账务审查,通常是在每月月底进行。可是,因为年祭时,家主之子段辰失踪,段家派出大量高手外出寻找,所以,查账的事,就被暂缓到今天才执行。

    “哼!不知好歹的小子,别以为没人治得了你!待会我段家特使到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黄立群冲段辰恶狠狠的说道。

    “爹……嘿嘿,爹!”

    黄乐爬到黄立群身边,又恢复了原来不可一世的嚣张模样,盯着段璃儿,淫笑道:“那小妞太标志了,一定得给孩儿留下!”

    黄立群点了点头,得意笑道:“放心,有为父在,什么事都答应你!”

    “哼!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段辰冷冷哼了一声,心中,已经对黄乐和黄立群判下死刑。

    “黄立群,你刚才说,有人在这里撒野?到底怎么回事?”

    熟悉而响亮的话语声响起,只见段家三长老段远,带着另外一名段家账房管事,从内厅走出,来到黄立群身边。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黄立群立刻跪倒在地,哭喊道:“特使请为我做主啊!门口这小子,不仅打伤我儿,还轰杀十几名守卫,气焰极度嚣张!”

    “如此暴匪,在清河庄园撒野,实在没把离火城段家放在眼里!请特使做主,将这小子就地格杀吧!”

    一串话讲完,黄立群安静趴在地上,大气不敢出。

    但就在这时,特使竟突然向那名“暴匪”冲了上去。

    段远一把搂住段辰的肩膀,神情激动而喜悦:“辰儿!你……你怎么会在这?”

    段远是段家三长老,更是段辰好兄弟段小云的父亲,从小就十分关心段辰。

    “远叔,侄儿和璃儿一起,半路碰到些事情,最终才来到此处。”

    段璃儿也走上前,对段远盈盈一揖:“远叔叔好。”

    “好!好!哈哈!”

    段远高兴的不得了,要知道段正德为了寻找段辰和段璃儿,都快急疯了,段家上下,几乎陷入了混乱中,全在为了段辰奔走操心。

    能在此处碰到段辰,真是得来全部费工夫,段远如何能不喜?

    相反,不远处的黄立群父子,可就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了。

    黄立群瞪着大眼,嘴巴张大,下意识问道:“这……这位少侠,到底……到底是什么人?”

    段家那名账房管事,抄着双手,面无表情的翻了翻眼皮,说道:“他是离火城段家家主,段正德的独子,段辰!”

    “什么?段家家主的……独子?”

    黄立群好像被晴天雷劈中了脑门,惊得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黄乐更是盯着段辰,吓得像得了癫痫一般,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浑身都开始抽搐。

    段远使劲拍了段辰肩膀一下:“辰儿,走!跟叔父回家!”

    “嗯!”段辰重重点了点头:“回家!”

    ……

    后续的事情,自然变得顺利成章起来。

    黄氏父子,盘剥村民,强抢民女,为恶清河村,理应当众处死。其职位,由黄家另外一人继承,私兵全部收归离火城,聚敛的银钱,四成发给清河村村民,六成收归段家钱库。

    两天后,段家家主大厅。

    大厅中央,段璃儿和段辰站得笔直,默然不做声。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只见段正德风尘仆仆,从外面赶了回来。

    他面色铁青,虎目圆睁,凝视着段辰,刚一进门,就厉声怒斥:“你还知道回来?为父临行前,千叮万嘱,要你在年祭之前赶回,你全都当耳旁风了吗?”

    旁边的小厮连忙向段辰打了个眼色:“段辰,家主为了你,赶去王城到处找你,连年祭当晚,都是在王城客栈里过的!你还不快快谢罪!”

    自段辰有记忆时起,段正德每年年祭,都必定在家族中,叩拜列祖列宗,十几年来从不曾漏过一次。

    今年,为了外出寻找段辰,段正德竟然连祭祀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放在了一边!

    “父亲!”

    段辰心中感动莫名,前世今生,他从未感受过这种骨肉亲情,再也克制不住,噗通一声,跪倒在段正德面前。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

    “孩儿知错!让您担心了!”

    段正德当然不会真的生气,见到段辰平安归来,他高兴都来不及。看到段辰认错,他心中更是一软,连忙将段辰扶起。

    “唉!回来就好!你小子……担心死为父了!”段正德眼圈发红,使劲锤了段辰肩窝一下。

    段璃儿嘟着小嘴,委屈的走到段辰身前,对段正德道:“义父,这件事您真的不能怪辰哥哥!本来我们完全可以及时赶回,但没想到,半路竟遭到周家的伏击,辰哥哥身受重伤,连女儿都……都差点被侮……侮辱了!”

    说到最后,段璃儿回想起雪原中,独自背着段辰,赤着脚丫,无助奔逃的情形,顿时委屈的哭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