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第一百六十八章 隐秘往事
    第一百六十八章 隐秘往事

    “什么?竟发生了这种事?周家?”段正德虎目圆睁,怒不可遏。

    “好了,璃儿,事情已经过去……别再难过了……”段辰搂着段璃儿,轻轻拍着她的香肩,温声安慰道。

    “父亲,详细的情形,不如坐下来,由我慢慢为您讲清吧。”段辰提议说道。

    “好!”

    段正德面色凝重,率先向内厅走去:“辰儿,璃儿,你们俩,都随我来!”

    跟随段正德,段辰和段璃儿一起,进入内厅,详细讲述起这些天的遭遇。

    ……

    “咔!”

    听完段辰讲述,段正德怒气勃发,五根手指下意识一捏,木质座椅扶手便轰然爆碎成一团木屑!

    “周家!”

    段正德虎目中泛起精光,五根手指捏紧:“是时候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了!”

    这些天以来,周家因为那名太武院的天骄,行事越发肆无忌惮,完全不把段家放在眼里!

    段正德早就想还击,没想到……周家这次又对段辰和段璃儿下手!

    作为一家之主,段正德岂能再忍?

    “段锡!”段正德命令了一声。

    内厅角落阴影里,一名身穿黑衣的武者,好似幽灵般现身,沙哑道:“在!”

    段正德命令道:“今夜子时,按照预定计划,进攻周家在泰石堡的硫铁矿脉!矿工全部俘虏,其余在场的周家人……格杀勿论!”

    “属下遵命!”段锡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136zw.>最新最快更新

    对于段锡,段辰也略有耳闻,他是段家暗中培养的隐秘势力,战力极强,平时从不动用。

    此次进攻周家矿脉,段正德竟命令段锡前往,足见他是动了真怒,非要让周家付出代价,为段辰出这口恶气!

    段锡走后,大厅安静下来。

    良久,段辰沉吟着,忽道:“父亲,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详说。”

    “哦?什么事?”段正德问道。

    于是,段辰便把关于清河村黄立群的事情,跟段正德说了一遍。

    “嗯……这件事,你远叔已经跟我说过了,不是已经妥善处理了吗?”段正德有些奇怪,不明白段辰为何强调此事。

    段辰摇了摇头,道:“父亲,我的意思是,一个小小的黄立群,都有本事在你眼皮底下为恶,可见段家内部,潜伏着多少他人的耳目!”

    段正德虎目瞪起,紧紧盯着段辰:“辰儿,你的意思是……”

    “父亲,我们家族追捕段玉郎,可是派出了精锐弟子。段玉郎虽然修为不低,但毕竟势单力孤!他顺利逃出天水国,这件事真的正常?”段辰一字一顿的郑重说道。

    听完段辰的话,段正德眼睛眯起,陷入了深思中。

    是啊!黄立群能背着他作恶,在段家内部必定藏有靠山!

    而段玉郎在家族生活多年,又岂会没有安插人手,为其通风报信?

    “嗯……为父明白了!”

    段正德目光深沉:“看来,是时候对段家上下人员,来一次全面清理!”

    通过黄立群的事情,让段辰深刻认识到,家族内部潜藏的祸端。

    无论对付段玉郎,还是对付周家,都必须要及时将这些祸端消灭,将段家打造成铁板一块!

    ……

    由于家族年祭没有举行祭祀仪式,所以在今天补上。

    繁复的仪式之后,在段正德带领下,段辰和段璃儿,来到一间密室中。

    段璃儿虽然是收养的义女,但段正德一直拿她当亲女儿看待,所以祭拜先祖的仪式,段璃儿也会一同参加。

    密室布置的简单而清雅,佛檀香味弥漫,令人心神宁静。

    密室中,设立着一座灵位。

    在段辰的记忆中,每年年祭之后,段正德都会带段辰,来此处祭拜。

    深红色的香木祭台上,打扫的一尘不染,显然,段正德也十分在意这里,悉心看护。

    上香之后,段辰便虔诚祭拜。

    心中,却充满疑问。

    “灵位上的字迹,应该是墨熙瑜……墨熙瑜,她到底是谁?”

    祭拜完毕,段璃儿忍不住,询问道:“父亲,你每年都带辰哥哥来此祭拜,灵位上的人,到底是谁啊?”

    “这……”

    段正德怔在原地。

    每年他都会带段辰来此参拜,但是,却从未提过,参拜的原因。

    如今,段辰和段璃儿,全都已经长大,修为突飞猛进,成为家族中顶尖级别的少年高手。

    段正德还要继续隐瞒下去吗?

    “唉!”

    段正德深深叹了口气,“辰儿、璃儿,有些事情,也该告诉你们了!”

    “灵位祭拜的‘墨熙瑜’,乃是我的结发妻子,你们的母亲!”

    “啊?”段璃儿美眸瞪大,轻掩住小嘴,发出一声惊呼。

    “母亲?”段辰虽然心中有所预感,但仍旧吃惊不小。

    这是来自心底深处的悸动!幼时记忆中,并没有半点关于母亲,但是,幼年的段辰,因此却被玩伴们,冠以没娘孩子的称号,受到不少奚落。

    如今听闻母亲的名字,他心底顿时生出一种复杂的情感。有好奇,有高兴,还有那么一丝怨恨!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段辰皱着眉,声音低沉的问道:“我的母亲,到底是什么人?她……是怎么死的?”

    段正德声音悠远,缓缓开口,讲出一段发生在十几年的往事。

    那一年,段正德还只是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帅气青年,修为也只有六阶武士。

    一日,他外出前往山中打猎,在返回时,竟偶然发现一名倒在路边的妙龄女子。

    这名女子面色苍白,满身是血,奄奄一息。

    段正德见状,连忙把她救回家族,四处求人,才终于将女子救活。而在这段时间里,两人渐渐生出感情。最后,女子留在家族中,和段正德喜结连理,成了他的结发妻子。

    这名女子,便是墨熙瑜,也就是段辰的母亲。

    但之后事情的发展,却大大出乎段正德预料!

    他本以为,墨熙瑜只是一名普通女子,没想到,她的来历,却足以令整个天水国……不,足以令整个北华域震动!

    原来,墨熙瑜乃是东阳域千机国,一流家族墨家二长老的独女!

    在天极大陆,千机国一流家族墨家的势力之强,就连中央大乾帝国都不能随意无视。而天水国所在的北华域,哪怕所有国家的势力加起来,也远远不能被千机墨家看在眼里。

    墨熙瑜,一个拥有如此可怕身份的女子,却流落在段家这种小小的八流家族。

    其轰动性,可想而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