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第一百八十七章 凝血成线
    第一百八十七章 凝血成线

    血影神功,与傲血战意诀境界相同,共分六重天。.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第一重天,凝血成罡。

    可在武士境界,将真气凝结,如同天罡般锐利,产生极强的破坏力。

    第二重天,便是凝血成线。

    练成之后,能使武者在武师境界,将真气凝结为一道纤细的血线,产生超强穿透力,攻击威力倍增!

    通常来说,开辟出一条武道气脉的武者,虽可在十丈内伤敌,但当真气飚射到七八丈远时,威力便会大幅减弱,很难对敌人构成致命威胁。

    但血影神功不同,修成第二重天“凝血成线”之后,真气凝练程度大幅飙升,即使达到距离极限,也仍旧拥有致命的杀伤力!

    “嗯……有了‘凝血成线’,我原本的武技,威力就能上升到一个新台阶!”

    段辰微微一笑,心中十分自信,以他现在一阶武师的战力,通过“纳新武选”,想必不是什么难事!

    修炼完毕,段辰调转方向,打算去瞧瞧段璃儿恢复的如何。

    刚走到段璃儿住处前,贴身侍女小兰,便迎上来,躬身一揖,羞怯的道:“辰少爷,璃儿小姐她……”

    段辰一愣,眼睛微微眯起,沉声道:“璃儿怎么了?”

    小兰道:“璃儿小姐她留下一封书信之后,昨天夜里,就独自离开了。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有这种事?”

    段辰捏紧拳头,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二话没说,便冲进了段璃儿的房间。

    雅致的闺阁中,一片宁静,只残留着淡淡馨香。明亮铜镜前的木桌上,摆放着一封信。

    段辰走上前,拿起信打开仔细,良久,他摇了摇头,深深叹了口气。

    “这个傻璃儿,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原来,段璃儿虽然没有明说,但书信字里行间中,却透露出一股深深的自卑。

    她失去命魂,容貌又受损,竟然觉得自己配不上段辰,不愿再和段辰继续相处,独自返回了太武院。

    “璃儿,你真心待我,我又岂会负你?唉,真是个傻丫头!”

    段辰摇了摇头,只感觉心中一阵憋闷。

    “可恨的墨家!”

    他五根手指捏紧,浑身腾起一股浓烈的杀气:“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良久……

    段辰勉强平复下心情,将那封信件小心收好。

    “虽然璃儿修为大减,但有阿花陪在她身边,应该不会有危险。网.136zw.>”

    段辰沉吟着:“为今之计,我还是集中精力,准备参加‘纳新武选’。待通过武选,进入太武院之后,自然能与璃儿见面,到时候,再和她好好谈谈吧。”

    之后,见时间差不多,段辰和父亲段正德一起,纵马前往天水王城,参加太武院举办的纳新武选。

    ……

    经过连夜马不停蹄赶路,在第二天清晨,段辰父子,来到天水王城。

    此刻,天水王宫前的会武广场上,早已人山人海。

    纳新武选,便是在这里举行。

    “父亲,貌似咱俩来的刚刚好。”

    扫视了一眼忙碌准备的仁信商盟侍者,段辰说道。

    “嗯……辰儿,太武院考核非同小可,你……可有把握?”段正德面带忧色,有些担心的询问道。

    由于几天前墨东炎的侵扰,导致段家上下一大堆事情要处理,所以,对于这次纳新武选,段家最后都没腾出时间,派出家族弟子随行。

    段正德十分担心,墨东炎的事情会干扰到段辰,所以才有此一问。

    段辰微微一笑,气定神闲,眼瞳中闪动着自信的光芒:“父亲,放心!”

    瞧见段辰的眼神,段正德也被感染,一颗悬着的心渐渐放了下来,不再担忧。

    “段正德!”

    就在这时,一道冷厉而愤怒的声音,从斜刺里传来。

    段辰转头凝目望去,只见在一大队着装统一的弟子簇拥下,一名面相凶狠的中年人,怒目圆睁,大步走了过来。

    “你儿子杀我儿子,今天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给老子拿命来!”

    这名中年人,似乎愤怒到了极点,根本不说明原因,就突然凝聚真气,对准段辰脑门,狠狠轰了过来。

    赤黑色的真气,宛如一头咆哮的猛虎,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势,势要将段辰灭杀当场!

    “就凭你?滚!”

    随着一声怒斥,段正德大手探出,挡在段辰身前。

    青色的狂狮真气,倏然凝聚,爆发出一道手臂粗的真气柱。在气柱冲击下,那道紫黑色的真气,被瞬间冲散。

    气柱余势不衰,更是准确轰在中年人胸口,震得他连退三大步,气血翻腾,眨眼之间,面色便惨白如纸。

    “周林!”

    段正德神情肃然,紧紧盯着那名凶狠的中年人,寒声道:“你儿子周少坤,在地武宗不知死活挑战我儿子,结果才死在生死台上。”

    “你少在这没事找事!否则,可别怪我段某人,下手狠辣,就地取你狗命!”

    原来,这名中年人,正是段家死对头,青宁城周家家主,周林!

    当时在地武宗,周林的儿子周少坤,被段辰所杀,这个仇,周林又岂会不报?

    这时,从周林身后,周一川低声提醒道:“家主,段正德修为高深,此时与他硬碰,并不明智,不如耐心等待国师大人前来助阵。”

    周林极度不甘心,恨得咬牙切齿,死死盯着段正德,却不敢再轻举妄动。

    他的修为远不如段正德,虽然今天带了很多人前来,却完全不是段正德的对手。

    段正德和段辰,父子并肩而立,气势如同山岳。就这样与周家几十人对峙,从气势上,却丝毫不落下风。

    “好小子!这就是段正德的儿子?”

    周林上下打量段辰,心里早就骂开了,眼神嫉妒的发疯:“怎么我周林就没生出这种好儿子!可恨,老天真他妈的,太不公平了!”

    就在两方势力剑拔弩张之际,从国师府方向,一大堆人马走了过来。

    为首一人,年龄大约四十岁,身材偏瘦弱,头戴黑色冠冕,身穿黑色绸缎锦衣,眉目狭长,须发皆是雪白,浑身充斥着一股阴柔气息。

    一看到这人,周林顿时眼睛一亮,嘴角上勾,露出大喜之色。

    他连忙上前,对这人弯腰作揖,谄媚抱拳道:“国师大人!”

    “周林,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一边尖声细气的询问着,国师乌光,一边盯向段正德,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眼神极度不友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