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第一百九十五章 飞天鳌鱼
    第一百九十五章 飞天鳌鱼

    在木铁驾驭下,四翼金鹏穿破云层。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眼前景色,豁然开朗。

    “这里就是太武院?”

    扫视下方,段辰眼瞳微微凝起,颇有几分震惊。

    只见群山之间,坐落着无数古老的亭台楼阁,各式八角古塔,祭拜演武高台。

    一股古朴庄重的气息,迎面而来。

    “太武院不愧是北华域的顶级武院,单纯这份古韵气息,就不是普通武院所能比拟的!”

    段辰暗暗点了点头,心中不禁多出几分期待……若能在这种武院中深造,他的修为,必定可以突飞猛进!

    山门外,透过阳光照射,可以清晰看到一层淡金色的薄膜屏障。

    站在四翼金鹏前端,木铁从怀中掏出一枚玉质令牌,向内注入真气。

    哗——

    令牌内,铭文被激活。

    一道皓白色光柱,从令牌中央,笔直射向那道薄膜屏障的中心。

    嗡——

    伴随着低沉的嗡鸣声,屏障立刻产生回应,隐隐颤抖。与此同时,坐落在山门附近的七座高大塔楼,腾起冲天的金色光华。

    随后,屏障从中一分为二,露出一条虚光通道。

    这便是护山大阵,由七座塔楼作为阵法基石,为其提供能量。网.136zw.>

    “七座阵基……似乎不如黎老在家园基地附近,布置的阵法……”

    段辰暗暗寻思着,心中判断道。

    要知道,家园基地里,黎老设置的阵法,足足动用了三十二座塔楼作为阵基,一旦联合反动,阵法威力足以毁城灭国!

    不过,黎老毕竟是最顶尖的九品阵法师,太武院能拥有七座阵基的护山大阵,也算是相当厉害了!

    木铁将令牌收起,驾驭四翼金鹏,飞入通道,缓缓降落。

    ……

    “木长老。”

    “木长老。”

    见到木铁,守在山门的两名弟子,立刻神情一肃,抱拳行礼。

    “嗯。”木铁背着双手,走进山门。

    这时,那两名弟子,盯向木铁身后的段辰等人,突然撇了撇嘴,眼神中,不知为何,竟流露出几分鄙视,神情相当不屑。

    “嗯?”段辰下意识皱了皱眉,有些不明所以。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正疑惑的时候,身后半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巨龙咆哮的吼叫声。

    只见一头足足五十丈长的巨型飞禽,现身在身后半空,遮天蔽日。

    这只飞禽的头,有点像华夏传说中的神龙,獠牙尖角,十分威猛;它的身子,则像是一尾超大版的鲤鱼,浑身覆盖着锋锐的鳞片,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动人心魄的蓝光。网.136zw.>

    它的身体下方,凝聚着一团肉眼可见的雨云。此刻,雨云正缓缓消散,它庞大的身体降落下来。

    “这是什么妖兽?”段辰暗暗心惊,比起四翼金鹏,这只妖兽要强悍百倍!

    “那是‘飞天鳌鱼’,六阶高级飞行妖兽!”木铁深深看了空中一眼,声音低沉的说道:“在整个北华域,只有‘洪炎国’才有!”

    随着飞天鳌鱼降落,足足三十三名武者,从它背上走下来。

    为首一名老者,身穿与木铁相同款式的黄色衣袍,仰着头,下巴的花白胡子一抖一抖,神情显得十分得意。

    “啧啧!这不是木长老吗?怎么,就带了这么几个人?”老者挑着眼眉,话语中的鄙视之意,相当明显。

    木铁寒着脸,冷冷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神情极为不悦。

    “吕长老!”

    “呵呵,吕长老!”

    那两名守山弟子,点头哈腰,冲这位老者露出谄媚的笑容。

    “洪炎国当真国力强盛啊!单纯内定名额,就足足二十二个,纳新武选晋级名额,更高达十个!”

    “是啊!这份国力,可不是某些偏远小国可比!啧啧,吕长老贵为洪炎分盟的大管家,这一趟带领这么多弟子前来,可真是辛苦您了!”

    听完这两名弟子献媚的话,段辰露出了然之色。

    难怪会被鄙视!

    洪炎国竟然拥有三十二人进入太武院?相比之下,天水国的确穷酸了些。

    “我们走!”

    木铁脸色愈发难看,显然对这名“吕长老”很是厌恶。

    在他带领下,段辰等人快步离开,前往报名的正殿。

    ……

    到达正殿前,木铁心情稍稍好了点,道:“我进去为你们报名,你们在此稍等片刻,切记不可闹事!”

    就在这时,在那名吕长老带领下,洪炎国三十二名少年,也来到此地。

    “木长老,何必走得那么急?”

    听到此言,木铁脸色再度阴沉下来,转身加快脚步,向正殿走去。

    “哎呀,木长老,等等我?”那名吕长老,就好像跟屁虫一样,向木铁撵了上去。

    两名长老,身形一前一后,消失在大殿中。

    殿前广场上,只剩下一众少年。

    “啧啧,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秦子云撇了撇嘴,轻笑着说道。

    “好大的胆子!竟敢这么说吕长老,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对面洪炎国人群中,一名锦衣少年,厉喝一声。只见他手里摇着一柄玉扇,缓步走出,嘴角挂着轻笑,盯向秦子云,神情极为不屑。

    “你又是什么狗东西,竟敢喝骂本王子!本王子自言自语,关你屁事?难道洪炎国的人,都是像你这种,缺乏爹妈教养的野种?”秦子云冷笑一声,言辞毫不退让。

    以秦子云的性子,若是在天水王城,有人敢这么喝骂他,分分钟就会被打断腿。

    “你!”

    锦衣少年瞬间涨红了脸,怒视秦子云,猛然将手中折扇合起,冷笑着正色道:“久闻天水国二王子,纨绔嚣张,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不知,二王子手底下功夫如何,今日苏某倒想领教一番,二王子可敢应战?”

    竟然直接要挑战秦子云!

    “可恶!”秦子云暗骂一声,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他的修为仅有七阶武士,又不修魂道,战力实在有限。

    一时间,面对挑战,他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哈哈!怎么不敢应战啊?”

    “难道说,天水国都是群没胆子的怂货?赶紧滚回家吃奶去吧!”

    洪炎国众多少年,纵声嘲笑,极尽侮辱之意。

    而就在这时,除了天水和洪炎两国,其他各方势力的少年弟子们,也纷纷凑了过来。

    殿前广场,很快变得热闹无比。

    在众目睽睽之下,段辰、秦子云、秦子铭,三人并肩站在一起,显得颇有些势单力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