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第二百一十五章 北院师兄
    第二百一十五章 北院师兄

    从这名壮汉身上,秦子铭兄弟也同样感受到恐怖的武道气势威压。

    他俩内心也明白,虽然这壮汉是个二愣子一般的傻大个,但是,刚才那凛冽的杀意,却做不得假。

    必须先发制人!

    兄弟两人都是神情一凛,站定位置。

    真气涌动,铭灵玉甲瞬间被激活!

    剑阵,三才合一!

    段辰双手握紧镇狱古剑,对准壮汉的庞大身躯,愤然劈出。

    赤红色火焰剑波,撕裂空气,直接斩向了壮汉的胸膛。

    “格老子的!这是剑阵?”

    壮汉牛眼一瞪,惊得下巴都掉在地上。显然,他是识货的,很明白剑阵的稀有与神威。

    但是,虽然明白剑阵厉害,他仍旧像个莽夫一样,正面直挺挺迎了上去,根本没有躲闪的意思。

    “喝!”

    暴喝一声,背后那柄形似门板的大砍刀,早已被他紧握在手中。

    刀气凛冽,壮汉身体表面,燃起深红色的命魂之光。战刀表面,倏然腾起深红色的地狱烈焰!

    一刀迎风,正面向赤红色剑波迎击上去!

    呼——嗤嗤——

    剑波撞击在大砍刀上,却并没有炸裂,而是与壮汉凝聚起的烈焰刀气相互抵消,僵持在一起,向外迸射出夺目的雷电火花。.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格……格老子的!好……好强!”

    壮汉浑身肌肉鼓胀,双臂表面青筋如同青色蚯蚓,条条绽出,他虽然鼓动起全身真气,却仍旧无法抵挡三才合一剑阵的剑波,被逼得连连倒退。

    “老子绝不会退!”

    壮汉好似一名悍勇倔强的战士,右脚突然发力,猛踏地面!

    轰隆——

    大地皲裂破碎,刀气与剑波同时爆炸!

    火焰,瞬间将壮汉庞大的身躯吞没!

    一时间,青石通道中,尘土弥漫!

    “怎么样?干掉了没?”

    秦子云扬了扬手,扫退身前的尘土,有些期待的询问着。

    比起对付血妖王之时,刚才这一击三才合一剑波,威力明显要更大。

    连续施展,三人对剑阵演练越发纯熟,配合渐渐默契,剑阵威力翻倍暴涨。

    而且,在这几次施展过程中,段辰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剑意得到了极大幅度提升。

    若他猜的没有错,自己应该已经步入“灵犀”的巅峰境界,只差一步,即可达到“剑心通明”!

    “他很强,没那么容易死!”

    段辰眼瞳紧紧盯着前方壮汉的位置,仍旧全身劲气密布,没有半分松懈。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咳咳!格老子的,你们几个龟儿子,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子?竟然懂得如此厉害的剑阵?”

    果然,尘土散去,壮汉趴在一丈多宽的大坑中心,灰头土脸爬了起来,呸的一声向外吐出一大口血痰。

    “老子乃是太武北院炼器堂的段叶炐,你们几个,到底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什么?你是太武院的人?”

    听闻壮汉此言,秦子铭和段辰面面相觑,瞬间石化。

    这壮汉……竟然是太武院的人?

    那岂不意味着,是他们的师兄?

    这下坏事了!

    伤到这位师兄,以后进了太武院,就等于凭空多了一个敌人。

    而且,就这位段叶炐师兄的修为来判断,他很可能是北院炼器堂的核心弟子,修为极高,必定拥有一位名师指点。

    若让这位名师,得知他的徒弟被几名待选弟子重伤,只怕……为了面子,这位名师也不会善罢甘休。

    几乎是在瞬间,段辰和秦子铭,便同时想明白其中诸多关键点。

    秦子铭神情一肃,连忙上前抱拳:“这位师兄,我们三人乃是本届太武院考核的待选弟子,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秦子铭为人敦厚,举止得体,不卑不亢,尽显天水王族底蕴。

    “什么?你们几个小子,竟然是待选弟子?格老子的,这怎么可能?”段叶炐牛眼瞪大,简直难以置信。

    他一名修为精深的北院老生,竟然会被几名新生击败?

    这要是说出去,他的大脸还往哪搁?

    一时之间,段叶炐满脸愁容,坐在地上,表情很是难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段辰微微一笑,明白段叶炐心中所想,于是上前一步,沉声道:“段师兄放心,今天的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们知。我们可以保证,绝对不会外传。”

    “真的?那可太好了!”

    段叶炐盯着段辰,牛眼里闪动起喜悦的光芒:“格老子的,你们可一定得保密啊!”

    说完,他这才拍着巴掌,愁容渐渐舒展开来。

    如此一来,敌对关系便不复存在。

    段叶炐是个直性子的人,什么事全写在脸上,为人莽撞,只是交谈了几句,也没有怀疑段辰等人说的是真是假,便和段辰三人熟识起来。

    “对了!你们三个小子,怎么跑到炎锋峡里来了?难道你们不知,这里乃是炎锋林中最危险的地方?”

    段叶炐牛眼一瞪,突然发问道。

    “这……”秦子铭一愣,向段辰望去。

    总不能跟他说,是来此探寻隐龙秘府的吧?

    段辰笑道:“我们是为了猎取更高级的妖兽晶核,所以才……”

    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一阵哭声打断。

    “哇哇——哇哇——”

    趴在一边的血妖王,似乎睡醒了,开始像个婴儿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哎哎,先别说了。我得先哄哄这娃娃。”段叶炐再次变得愁眉苦脸,极不情愿走上前,将血妖王抱在怀里,轻轻摇着铜铃,像哄小孩一样安抚它。

    段辰双眉锁起,感觉有点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何段叶炐,要如此照顾一只凶残邪恶的妖王?

    为何血妖王,在段叶炐的安抚下,逐渐变得温顺,妖气大消?

    “唉!照顾这娃娃这么费事,老东西还一文钱都不给我,这不是把我当免费苦力吗?太过分了!咳咳!”

    段叶炐一边抱怨着,一边咳嗽,痰中夹带着鲜血。

    他刚才挨了段辰三人的剑阵攻击,被损伤到武道气脉,伤势十分沉重。

    “段师兄,抱歉伤到你,你还是先疗伤吧。”说着,秦子铭便将一枚二品疗伤丹药递了过去。

    “不妨事!是我先出手的,你们只能算自保。咳咳!”

    段叶炐也不客气,接过秦子铭的丹药,一口吞下,大嚼起来。

    一边嚼,他一边说道:“不过嘛,这事也不能这么算了。师兄不坑你们,你们三个,把钱凑凑,也不用太多,赔我三万晶币的汤药费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