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第二百三十六章 璃儿的危机
    第二百三十六章 璃儿的危机

    “我看你们谁敢!”

    就在这危急之时,陡然间,响起一声轻叱。.136zw.>最新最快更新

    只见一名身穿雪白纱衣的女子,身形晃动,拦在段璃儿身前。

    这名女子肌肤莹白细腻,眼眸灵动有神,尤其是胸前,饱满坚挺,甚是引人注目。

    此刻,她拦在段璃儿身前,正面阻挡住所有女弟子去路,与那名丁师姐对峙。

    “嫣雅师姐?”

    段璃儿先是有些惊喜,随即秀眉蹙起,流露出深深的担忧:“嫣雅师姐,你不是丁师姐的对手,还是……”

    话刚说到半截,段璃儿便纠结的闭上了小嘴。

    她一向独立,怕连累别人。可如今这种情势,不让别人帮忙,行吗?难道只能眼睁睁瞧着师父的遗物被糟蹋,灵位被搬走?

    驭兽堂高级弟子汝嫣雅,声音中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道:“璃儿你放心,今天有我在,谁也动不了你!”

    “是吗?啧啧,汝嫣雅,就凭你那点微末道行,也配做我丁雪的对手?”同样是驭兽堂高级弟子的丁雪,不屑轻笑着,撇了撇嘴:“真是大言不惭!”

    “你!”汝嫣雅秀眉蹙起,五根玉指暗暗捏紧,但却不敢随意妄动。网.136zw.>

    段璃儿轻轻摇了摇头,贝齿紧咬着朱唇,心中难过:“丁师姐魂道修为极高,嫣雅师姐不可能是她的对手。唉!”

    最后,她狠了狠心,对丁雪道:“丁师姐你等一下。”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冲进朱雀殿中。

    片刻,手中拿着一座巴掌大的小香炉,回到丁雪面前。

    “这是朱雀殿的朱雀驭兽香炉,丁雪师姐,你拿去吧。这是师父留下的遗物,十分贵重,希望师姐能妥善保管。”段璃儿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将驭兽香炉,交给丁雪。

    驭兽香炉,点燃之后可散发出奇异香气,在这种香气环境下,妖兽会变得温顺驯良,能大幅增加驭兽师向妖兽体内刻印铭文的成功率,十分珍贵。网.136zw.>

    而朱雀驭兽香炉,更是此中极品,属于朱雀殿中最珍贵的宝物。

    值得一提的是,这件香炉,乃是徐静音长老的私人物品,并非朱雀殿原本所有。

    此刻将这件香炉交出,段璃儿是想要平息风波,不想把事情闹大。

    “璃儿,你!”汝嫣雅焦急道:“朱雀驭兽香炉乃是徐静音长老的私人物品,你是她亲传弟子,理应继承。凭什么交给丁雪?”

    “嫣雅师姐,还是……算了吧。”段璃儿微微摇了摇头,心意已决。

    将驭兽香炉随手接过,丁雪把玩着,满意微笑,但眼眸中却闪过浓烈的贪婪之色。

    她冷冷道:“段璃儿,你以为我丁雪是什么人?一件驭兽香炉,就能随意打发了?”

    “姐妹们,朱雀驭兽殿中,像驭兽香炉这种宝贝多的是!大家一起冲进去,把这浪蹄子的东西,全都扔出来!”

    随着丁雪一声呼喊,其他女弟子也纷纷响应。

    “段璃儿这毁了容的废物小丫头,没资格霸占朱雀殿。”

    “如今静音长老已死,朱雀殿里的修炼资源,理应分配给大家!”

    众女子眼瞳中满是贪婪,涌动着,向朱雀殿正门冲去。

    “你……你们,怎么能这样?”段璃儿连连后退,被逼得快要哭出来。

    “可恶!”

    瞧见这一幕,汝嫣雅咬了咬牙,挥起玉掌,直接向丁雪面门轰了上去:“丁雪,看招!”

    叮铃!

    手腕上的金色铜铃隐隐颤动,闪过一缕缕湛蓝色的电芒,汝嫣雅鼓荡起全身真气,一掌挥出,带起一阵刚猛的掌风。

    吼——

    掌风咆哮,一道肉眼可见的音波,在铜铃激荡下,竟幻化出雷霆猛虎之形,爆发出一声狂吼,向丁雪冲去。

    这是灵级中品武技“小雷音掌”中的杀招,名为“雷虎冲”!修至圆满境界,即可爆发出虎豹雷音,伤敌于无形之中!

    面对汝嫣雅的全力一击,丁雪神情不屑,冷冷哼出声:“找死!”

    魂力四散,丁雪周身忽然笼起一层寒气,气温骤降。

    寒冰领域!

    汝嫣雅施展出的“雷虎冲”,立刻被化解消散。

    丁雪一掌挥出,长驱直入,准确印在汝嫣雅胸口,将她打得闷哼一声,直挺挺飞了出去,摔倒在地。

    “嫣雅师姐!”段璃儿连忙伸手扶住汝嫣雅,神情惊慌。

    “小浪蹄子,你自保都来不及,还有功夫关心别人?”

    丁雪声音尖酸,大踏步走到段璃儿身前,双手掐腰,居高临下,得意洋洋俯视着她,高声命令道:“别挡着门,给我滚开!”

    “丁雪师姐,你太过分了!”段璃儿也有些恼怒了。自己已经一退再退,为何丁雪还是如此咄咄逼人?

    “我绝不允许你亵渎师父的灵位!”她仰起头,怒视着丁雪,俏脸上现出特有的倔强。

    “哼!不知死活的臭丫头!给老娘滚一边去!”丁雪尖声咆哮,五指张开,挥动巴掌,直接向段璃儿脸上甩了过去。

    “啊!”段璃儿吓得花容失色,娇呼一声,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深深的思念:“辰哥哥,你……在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