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第二百六十二章 错误的选择
    第二百六十二章 错误的选择

    从洪冲手中得到的金剑,为五阶真武玄器,品级并不算太低。.136zw.>最新最快更新只是,这把剑表面,镶嵌着许多装饰用的翡翠玉石,看起来很华丽,却并不能掩盖它材质一般的事实。

    段辰轻抚着金光闪闪的剑刃,缓缓向内注入真气。

    哗——

    一道道铭文被激活,剑刃表面,闪烁起明亮的玄金色光芒。

    想要轻松驾驭五阶真武玄器,通常需要四阶武师以上的修为。不过,段辰修炼的乃是血影神功,所以修为只有三阶武师,也驾驭的很轻松。

    “五十三道……”

    最终,他停了下来。

    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

    五阶真武玄器,最多可容纳八十道铭文。但这把金剑,只刻印有五十三道铭文……实在有点太少了!

    这把金剑,无论材质,还是铭文数量,在五阶真武玄器中,顶破天也只能算是普通货色……跟洪冲的王子身份相比,完全不符。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洪冲虽然贵为王子,但他本身修为太低,根本使用不了五阶真武玄器。所以,这把剑,更多是用来装饰,而不是战斗。

    洪冲手下的贴身侍卫富星海,是个阴险狡诈的人精,又岂会不明白这一点?哪怕洪冲调拨给他再多资金,让他去买极品神兵,他也只会弄些装饰华丽的垃圾货来应付,省下来的钱,自然全都进了富星海的腰包。

    每一个昏庸主子身边,都会有一个欺上瞒下的奴才,这话真是一点都不假。

    “不管怎么说,现在总算是拥有神兵在手,修炼纯阳玄火剑,应该问题不大了!”

    不再多想,段辰便凝聚魂力和真气,一边催动天炎火鸟命魂,动用属性之力,另外一边,则默默按照秘籍中记载,开始引动天地间最精纯的纯阳玄火。

    嗤嗤——

    片刻之后,大量火焰属性天地之力,开始呈线状向金剑表面汇聚!霎时之间,金剑就好似置于烘炉中,烫的跟火铁一般,通体都变成了赤金色。

    “好热!”

    段辰暗暗心惊,这纯阳玄火实在不一般,他这还没怎么引动,凝聚起的温度,就如此之高,若真的将纯阳玄火凝聚成功,那还不得把这住处全都烧毁了?

    “真是幸运!还好我有冰焰拳套,否则的话,手早就被剑柄给灼伤了!”

    在冰焰拳套阻隔下,足以将肉身烧烂的恐怖温度,被轻松抵挡下来。

    暗自庆幸着,突然,段辰觉得这其中有些玄妙。

    为何命魂引动的火焰领域、火焰属性,伤害不到自身,而这真气引动的火焰之力,就能伤害到呢?

    这两种火焰,外观看似相同,但实际上……好像又有些区别。网.136zw.>

    具体什么区别,现在,段辰当然不可能知道,只是作为一个疑问,暗暗留在了心中。

    随着真气和魂力的不断引动,金剑温度到达极限,剑体变得赤红一片,仿佛随时都会被融化。

    “就是现在!”

    段辰双瞳一凝,按照秘籍介绍的办法,奋力催动。

    噗!轰!

    细如发丝的一缕皓白色火焰闪过,随即熄灭。而在这一瞬间,爆发出了强大的火焰冲击!

    段辰想都没想,直接催动命魂心象“冰龙甲凯”,保护住身体。

    冲击过处,一片焦土!房间内的座椅、床榻,全被烧毁,火势熊熊!

    “靠!在屋里修炼纯阳玄火剑,这可真是个错误的选择!”

    无奈暗骂了一句,段辰催动命魂之力,动用寒冰领域,大量冰属性天地之力凝结,室温骤降。随着寒冰凝聚,在热力炙烤下,水汽升腾,这才将火势扑灭。

    这时,阿花刚从屋外回来,瞧见屋里一片狼藉,顿时有些无语:“你在屋里修炼‘纯阳玄火剑’了?”

    “走!陪我去隐龙山脉一趟!”

    临时住处被烧毁,段辰决定换个地方,他揪起阿花,直接动身,前往隐龙山脉。

    隐龙山脉本身就是一片焦土,而且火属性天地之力浓郁,在那里修炼“纯阳玄火剑”,最合适不过!

    ……

    与此同时,太武院炼器堂的金翼殿中。

    黑煞,被洪炎国武者,抬进了大殿。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听一声闷雷般的怒喝声响起,从正殿中,一名身穿金线锦衣的高大老者,在一众弟子簇拥下,疾步走出,来到了黑煞面前。

    这名老者,身长九尺,威猛高大,眉毛为纯金色,眼神凌厉如刀,一看就是个狠辣角色。他便是炼器堂金翼殿殿主,太武院金翼长老,薛开甲!

    同时,也是黑煞的授业恩师。

    “薛……薛长老,黑煞师兄他……唉!”富星海深深叹息着,便把刚才在兑换大殿前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富星海倒是没有任何隐瞒,因为他很清楚,薛开甲是曾是洪炎国国师,不可能倒过头去帮段辰,所以根本没有隐瞒的必要。

    “段辰!”薛开甲嘴角抽了抽,双瞳中迸射出两道寒芒,杀意凛冽,令得大殿之中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几分。

    “竟敢废了小黑,妈的,这笔债,老夫定要这小子血偿!”薛开甲拳头捏紧,转身命令道:“向天,去!把段辰那小子,带到我这里,死活勿论!”

    随着薛开甲一声令下,身后人群中,一名面色阴沉的少年,迈步出列。

    这少年皮肤黝黑,目光犀利好似恶狼,虽然身材并不算太魁梧,但极为精壮,浑身上下,充满了恶狼般的爆发力,向外散发出一股特有的野性。

    林向天,今年十八岁,去年进入太武院炼器堂,和黑煞是同门师兄。比起黑煞,林向天要更加厉害,年轻轻轻,却已经是排在天骄榜第五的狠角色。

    在平时,黑煞和林向天关系极好,此刻见黑煞修为被废,他的怒火全都写在了脸上。

    “遵命!”冲薛开甲微微抱拳,林向天便身形一闪,化作一道黑光,人已经消失在大殿之外。

    由于段辰已经动身前往隐龙山脉,显然,林向天只能空手而回。

    “真他妈的该死!好奸猾的小子,竟让他跑了?”坐在精金靠椅上,薛开甲气的稍稍用力,便把靠椅扶手,捏成一团金粉。

    大殿中,沉默无声,气氛极度压抑。

    良久。

    突然,人群中,又一个人走了出来。此人小鼻子小眼睛,鼻子下面还留着两撇小胡子,正是之前仁信商盟在天水国分盟的二管家,贺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