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第二百七十二章 你?不配!
    第二百七十二章 你?不配!

    段辰定睛向来人望去。网.136zw.>

    只见这名蓝衣老者,白发苍苍,神情平和,右手中握着一串念珠,向外散发出一股悲天悯人的长者气息。

    他手中的念珠,不知以何种材料铸成,外表泛起琉璃一般的通透光泽,每一枚念珠表面,都篆刻着独特的图案,有点像某种密教的梵文。

    一见到此人,薛开甲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难看:“许荣海,我管教自己的弟子,管你屁事?”

    “许荣海?”

    听到这个名字,段辰稍稍愣了一下,因为这个名字,他曾偶然听他的师父白剑空,提起过一次。似乎是白老,在太武院里的一位好朋友。

    许荣海面色不变,正视薛开甲,平和说道:“薛长老,昨天在凌云阁,凌云大长老的吩咐,莫非你全都不记得了?”

    “凌云大长老,见你极力想收段辰为徒,只好答应。但,他老人家最后明确补充,此事必须要征得段辰同意,否则的话,你只能做段辰的‘记名老师’,而不是‘授业恩师’!”

    记名老师,只是传授知识;而授业恩师,还要引导弟子,明白做人的道理。两者,有本质区别。

    “还有这种事?”段辰眼眸凝起,直视薛开甲,下意识捏紧了拳头。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为了给自己的弟子报仇,竟然非要强收段辰为徒,不用想也知道,这个薛开甲,定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听完许荣海所说,薛开甲脸色愈发阴沉,再次向前迈出一步,逼问道:“段辰,你可愿拜我为师?”

    话音刚落,强横的武道气势,便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向段辰身上压迫过来!

    段辰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一座万丈高山压住,遭受到难以抵御的强大压力,连骨骼和血管都要全部被压碎!

    这一刻,若是实力稍弱的人,只怕会被镇压得屁滚尿流,跪倒在地,半个字都说不出口。

    “好!既然你不说话,那就是默认……”

    “放你娘的……狗!屁!”

    薛开甲自以为段辰无法开口,正自说自话,想让段辰屈从,没想到话刚说到半截,却被段辰硬生生打断!

    “你!”薛开甲暗暗心惊,铜铃般的眼眸一瞪,向段辰凝望过去。

    却发现,此刻的段辰,傲立原地,两脚深深陷进地面半尺多深!只见他面色血红,额头上青筋条条绽出,大汗淋漓,但仍旧怒目圆睁,直视薛开甲,眼眸中尽是不屈的光芒!

    在此时,段辰已经鼓动起全身三十六条武道气脉,还有识海之中四种命魂之力,拼劲所有的力量,在抵御薛开甲的压制!

    “妈的,好难对付的小子!难怪小黑会败在他手上!”薛开甲眼睛里,迸射出一道狠辣的光芒,便打算继续施加压力。网.136zw.>

    “够了!”见薛开甲执迷不悟,许荣海只好再次出手,阻挡住他的攻击。

    “薛长老,你强行逼迫段辰,真的以为所有人都是傻子吗?”许荣海神情有些不悦的质问了一句。

    随后,转向段辰,问道:“段辰,你可愿意拜薛长老为师?”

    “当然不愿意!”

    段辰冷然直视着薛开甲,一字一顿道:“做我段辰的师父,他,不配!”

    唔——

    此言一出,大厅中的众多弟子,都倒吸一口冷气,纷纷为段辰捏了把汗。竟敢如此斥责太武院炼器堂的首席长老,只怕段辰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

    段辰却是毫无顾忌,凛然不惧,反正因为黑煞的事情,已经得罪薛开甲,关系早已无法调和,那段辰也就没什么好在意的了!

    “我段辰的师父,都是德高望重,有修养的长者!就他这种不择手段、以大欺小的无能之辈,凭什么做我的师父?”

    段辰的一声声斥责质问,说得薛开甲面色倏然涨红,怒气勃发。

    “你!”只见他那两条金色的眉毛,仿佛要燃烧起来,浑身杀气喷涌,整个大殿,仿佛在瞬间陷入了无间地狱中,黑暗阴森,令人不寒而栗。

    “小子,老夫毙了你!”五指张开,薛开甲竟被激得要当场出手,毙掉段辰!

    “住手!”

    显然,许荣海不可能让他得手。

    怒喝一声,许荣海同样一掌轰出,手腕上琉璃念珠,白光四射,向外散发出一股中正浩然之气,立刻将薛开甲的杀气,全部扫退。

    “薛长老,今天是新弟子拜师的日子,而且‘晨考’即将开始,监察长老马上就到!你确定,非要动手不可?”许荣海声音陡然抬高了八度:“还是说,你的确如段辰所说,只会以大欺小?”

    “你!你!”

    薛开甲怒不可遏,却无从发泄,最后竟狂吼一声,一掌轰出,将旁边一排木质座椅,轰的粉碎!

    “日子还长的很,你小子,给老夫好好等着!事情绝对不会这样结束!”恶狠狠威胁了一句,薛开甲便带领林向天等人,向大殿前排走去。

    在经过段辰身边时,林向天嘴角带着阴森的笑意,眼睛盯向段辰,眼神越发阴狠。

    ……

    风波渐渐平息,大殿逐渐安静下来。

    这时,许荣海带着段叶炐和水萧萧,走到段辰身边。

    “刚才多谢许长老解围。”段辰双手抱拳,稍稍躬身作揖,以表谢意。

    许荣海微笑点头,语气平和的说道:“不必如此客气。我和你的师父白剑空,乃是至交好友,出手帮你也是应该的。”

    果然,许荣海真的是白老的好友!难怪他会如此维护段辰。

    “唉,可惜的是,昨天在凌云阁,我未能争取到做你老师的资格。否则,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许荣海神情稍黯,显得有些遗憾。

    许荣海虽然实力不低,但在炼器堂的地位,并不如薛开甲。昨天在凌云阁,经过综合考虑之后,凌云大长老,还是把段辰安排在薛开甲名下。

    正是因为这一决定,造成了段辰现在无比被动的局面!

    “事已至此,后悔无益。”

    段辰摇了摇头,道:“以后,若有疑问,还望许长老能帮在下解答,在下定感激不尽!”

    许荣海微笑点头:“好说,好说。”

    随后,许荣海便只身一人,前往台阶上的座位,与薛开甲并肩落座。

    这时,段叶炐凑了过来,摸着头上鸟窝般的乱发,嘿嘿笑道:“格老子的!行啊,段辰师弟!这才几天过去,你都敢跟薛开甲这个老混蛋抗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