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第三百零六章 魂图损毁
    第三百零六章 魂图损毁

    传言,上古时期,妖兽横行,巫蛮当道。

    巫族,擅长祭祀之术,以祭祀之阵构建祭坛、神庙,供人祭拜、祈祷,从而汲取信仰之力,来提升修为。

    与现存的修炼体系相比,上古巫道,属于一种十分独特的修炼之道,对于提升魂道修为,有着异常明显的效果。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天极大陆四大域被划分,中央大乾帝国建立。巫道,渐渐不被容于世,各地巫蛮异族,纷纷被剿灭。巫族,因此销声匿迹。

    “这同心炼魂图中,竟会出现巫族祭天图?”

    段辰眼睛眯了眯:“还真是让人意外。”

    黎老道:“小兄弟,若我没有看错,这幅祭天巫图,应该就是同心炼魂图的核心。描绘这幅炼魂图的魂道大宗师,想必也和巫蛮一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啊!”

    段辰默默点头,明白黎老所言非虚。

    随着魂道修为提升,段辰眼界渐渐开阔,很清楚魂道提升的艰难。若没有魂图辅助,单纯凭借药物蕴养灵魂,几乎不可能将魂道,提升至大宗师之境,就更不用说之后鬼神莫测的魂圣之境了!

    魂道大宗师,凝练本命神兵,一念千里,天地之力掌控圆满。这些手段,虽然奇特、厉害,但也只是让武者心生向往,而不会变的狂热。

    但魂圣,就截然不同了!

    成为魂圣,最大的特点,就是魂魄可以离体,遨游四海,乃至——夺舍重生!

    可以说,只要能将魂道修为提升至魂圣,那就彻彻底底脱离“人”的范畴,开始步入“仙”的门槛。

    世间武者,又有哪个不想拥有永恒的生命?

    魂圣,比武圣更加稀有,是无数魂道大师梦寐以求的境界。

    也正是因此,无数人宁可冒着被通缉杀头的危险,也要暗中寻访上古巫道,偷学祭祀之法,通过这种诡异偏门手段,来提升魂道修为,晋入魂圣之境。

    看来,描绘同心炼魂图的这位魂道大宗师,也藏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凝望着祭坛上的祭天巫图,段辰不再多想,便想让黎老将图案描摹到炼魂室中。

    就在这时,祭天巫图表面,却突然亮起一道深紫色的诡异光芒。

    霎时,段叶炐和秦子铭等人,都被光芒笼罩,精神立刻变得恍惚,纷纷晕倒在地。

    而段辰也感觉到冲击,灵魂剧烈震动,立刻便要晕倒,但此刻,识海中,炼妖壶命魂光芒大盛,借助神器之威,轻松将这股诡异的力量扫退。

    “小兄弟,这面祭天旗,乃是一团精纯能量所凝结,不必记录。看最新章节就上网【】你只需将它收进乾坤世界即可。”黎老急促的提醒道。

    “直接收取?”

    段辰肃然点了点头,催动魂力,释放出五彩命魂之光,将祭坛中心的祭天旗笼罩,缓缓收进炼妖壶中。

    壶中乾坤世界,黎老拿着虚影状态的祭天旗,来到炼魂室,把它狠狠向木墙上一拍!整面祭天旗,就被拍进木墙中,形成一幅新的炼魂图。

    借助这幅炼魂图,段辰以后提升魂道大宗师时,必定会变得轻松不少。

    随着祭天旗的消失,那诡异的光芒也一并消失,汝嫣雅和秦子铭等人,很快从昏迷中醒来,都有些不明所以。

    上古巫族遗宝这种关系重大的消息,段辰自然不会对他们明说,否则消息泄露,将会引来杀身之祸。

    含混说了几句之后,众人也都没有多想,便从通道出口离开。

    ……

    耳畔,一阵阵嘈杂的议论声传来,段辰灵魂回归本体,从修炼状态醒来。

    扫视四周,段辰发现,五行炼魂阁中,早已围满了执事、长老。而在五行大阵方向,薛开甲正面红耳赤,和另外几名长老,激烈争论着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段辰隐隐觉得,好像有大事发生。

    难道……与刚才在魂图中,出现的祭天旗有关?

    一念至此,段辰下意识向同心炼魂图望去。

    “靠!”

    这一眼看过去,段辰大吃一惊。

    只见原本雾气蒙蒙,充满了灵性的同心炼魂图,此刻已经化成一副灰白色的石质浮雕,表面布满了一道道拇指粗细的裂纹,早已四分五裂!

    同心炼魂图,竟然损毁了!

    难怪这么多长老执事现身,发生这种大事,的确是轰动性的。

    同心炼魂图,可是五行炼魂阁的镇阁之宝,就这样莫名其妙损毁,若没有个说法,只怕是无法向权狱天院长交代。

    “此事我确定,就是段辰所为!”

    薛开甲雄浑的声音响起,震得所有人耳膜生疼,连地面都在隐隐颤抖:“我为五行阵的阵主,当时清晰感觉到魂图中,传来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当时霸天已经被踢出魂图,剩下的弟子中,只有段辰才有这种能力!”

    “同心炼魂图损毁,这件事定与段辰有脱不开的关系!”薛开甲斩钉截铁的道。

    随后,在薛开甲带领下,众多长老把最后从魂图中离开的段辰和秦子铭等人,团团围住,进行审问。

    如果从魂图中,是以被动死亡方式离开,灵魂会受到剧烈冲击,至少三天后才能醒来。此刻,除了段辰和秦子铭等六个人,其他弟子全都因为昏迷,被抬下去休息了。

    秦子铭上前一步,不卑不亢道:“薛长老,请你不要随意污蔑。当时我们在魂图中,并未做任何过分行动。反倒是你的好徒儿雷霸天,为了夺取同心灵光,不惜杀光所有弟子,就连荆萍和黑煞都不例外。”

    “什么?”“原来都是雷霸天干的?”

    秦子铭此言一出,大殿中,许多位长老纷纷现出愤怒的神情。此次参加同心炼魂的弟子中,基本都是精英,有许多弟子都是在座长老的得意门生。

    “哼!薛开甲,你教的好徒弟!这件事,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薛开甲,此事决不能如此简单了结,待雷霸天醒来,你必须要带着他,向我们做出解释和赔偿!”

    秦子铭不愧是天水大王子,一语中的,把众人矛头,调转到薛开甲身上。

    “都给老夫住口!”

    薛开甲一声暴喝,指着段辰厉斥:“现在讨论的,是同心炼魂图损毁一事。段辰,无论此事是否你所为,都必须跟我去执法堂受审!”

    说完,薛开甲便伸出大手,径直向段辰的胸口抓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