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第三百九十二章 天逆被夺
    第三百九十二章 天逆被夺

    薛开甲须发贲张,又急又怒。网.136zw.>心中,更是把铁礼王祖宗十八代,都慰问了一遍。

    “真是个没用的白痴!段辰的战力之强,连老夫都应对的如此吃力,铁礼王的眼睛难道瞎了?”

    “魂道大宗师,可以施展魂力,隔空凝聚天地之力,发动魂技攻击。他竟敢冲上来送死?真不知这种人,究竟是如何成为一国之主的!”

    薛开甲满脸怨气,若不是铁礼王贸然行动,惨死当场。现在战局至少还算稳定,胜败为未知之数。

    但现在……即使他侥幸战胜段辰,又能如何?难道,还能与数十万大军对抗?

    武道大宗师虽然厉害,但毕竟肉身没有成圣。十万兵将,集结成合击阵法,还是有能力对大宗师造成致命损伤的。

    想要以一人之力,对抗几十万武者组成军队,只有达到肉身近乎不灭的武圣境界,才能够做到!

    “该死!起!”薛开甲当机立断,暴喝一声,身形陡然拔高,将战场拉升到千丈高空中,避免被下方的战局干扰。

    既然洪炎王做出放弃他的决定,他也不会过分留恋什么,当今首要任务,就是把段辰干掉!

    “嗯?”段辰眼睛眯了眯,体表那层若有若无的神圣气息,逐渐消散。网.136zw.>

    他本以为薛开甲会因为下方的战局变化,心神震动。所以,他想动用“金龙宝身”的力量,给予薛开甲致命一击。

    没想到,薛开甲心智坚韧,比想象中要更难对付!

    “金龙宝身需要消耗大量真龙之力,威力固然强横无匹,但以我现在的实力,却最多只能施展一次。”

    段辰暗暗思量,这最珍贵的杀手锏,还是要留到关键时刻使用,否则怕是很难重创薛开甲。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由黄昏到黑夜,由黎明到正午。

    战斗,依旧没有停止。

    就在两人拼斗多时之后,下方战局,渐渐稳定下来。

    随着铁礼王陨落,铁礼**心大乱。纵然洪炎王英明睿智,此刻也是毫无办法,兵败如山倒!

    而天水国,除了王宫中的禁卫军,还从城外赶来了大量援军!

    原来,段家家主段正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联合诸多七八流家族,连夜急行赶到王城救援。

    如此一来,内外夹击,洪炎、铁礼两国死伤惨重。洪炎王大势已去,本打算逃走,却被秦烈和齐原围堵住,合力诛杀!

    下方的这些变化,都被段辰轻松感应到。.136zw.>最新最快更新

    “哼哼!薛开甲,连你们洪炎王都被斩杀,我倒想看看,你还能撑多久!”段辰声音发寒。

    经过这么久的拼斗,段辰开始现出真气不济的颓势,丹田气海已近乎干涸。

    要知道,天逆剑体中铭文极多,全力施展,本就极耗真气,段辰能坚持这么久,已经相当不易。

    不过,长时间的战斗,他本身也并非毫无收获。尤其是与薛开甲这种顶尖级高手对决,生死只在一线之间,最能激发潜力。

    一剑封雷!

    段辰抓住时机,一剑刺向薛开甲的咽喉。这一次,他的封雷剑诀,竟然产生了变化!

    身体竟在刹那间,完全避开了空气阻挡,剑速之快,比之前陡然提升五倍!

    “合一之境?”薛开甲面色大变,想要躲闪却根本来不及,只好撑起先天真元气罩防御。

    然而,毫无技巧可言的先天真元气罩,怎么可能挡得住天逆之威!

    嗤——

    气罩被撕裂,天逆之中电芒爆射。

    “躲!躲开啊!”薛开甲老脸涨得通红。

    他本身的武道意境,也达到合一初期,借助雷光幻步,倒也能在速度上略微占到优势。只是,段辰这一剑来的太突然,速度太快,他拼劲全力,也只能保证不死而已。

    噗嗤!

    天逆准确刺入薛开甲的左臂,道道电芒流转,不断轰入薛开甲体内,将他的三条武道气脉封住。

    两人相互退开,又连续拼斗数百回合,这一次,段辰明显开始占到了上风。

    “可恶!这小子体内的真气,明明已经快要枯竭,没想到他竟能在此刻真真正正踏入‘合一’之境!这下麻烦了!”薛开甲暗暗喝骂着。

    武道意境的提升,可以大幅减少真气损耗。现如今段辰施展天逆,明显感觉到轻松不少。

    “速战速决!”段辰眼瞳中,泛起胜利之光。照这情势下去,薛开甲必死无疑!

    纯阳玄火剑!

    这一次,段辰抓住空当,施展出最拿手的地级上品武技。皓白色苍炎燃起,笼罩薛开甲周身。

    必杀的一剑!若薛开甲还敢硬接,或者被天逆穿胸刺死,或者被纯阳玄火之力焚为灰烬。

    “可恶啊!”薛开甲被逼到了极限,老脸狰狞扭曲。

    无奈之下,他施展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魂技,金雷翼!

    金色魂力之光燃起,在薛开甲身体上空,一道精纯的金雷虚影浮现,骤然化作一对巨大的雷霆羽翼,将薛开甲的身体,牢牢包裹!

    噗嗤——

    天逆斩在这金雷羽翼护盾上,发出布帛撕裂般的声响,竟然没有斩碎?

    “给老夫去死!”

    薛开甲干枯苍老的手爪,倏然从身下探出,表面流淌着金色雷光,好似铁钳一般,死死握紧天逆剑体。

    忿然用力,他便把天逆劈手夺了过去!

    金雷裂云爪!

    他又是一招武技轰出!此刻,段辰心神震动,避无可避,被一爪命中胸口,被轰的倒飞出近百丈远,趴在天炎剑上大口咳血。

    “哈哈哈!”

    苦战良久,终于,薛开甲取得了决定性的优势,仰天大笑。没了天逆的段辰,岂不就是没了牙齿的老虎?

    “我看你小子这次,还拿什么跟我斗!”

    薛开甲得意之极,抚摸着天逆温热的刃面,盯向段辰,戏谑道:“这真是把宝剑!只可惜……你小子的魂道修为,虽然达到大宗师,却并未将这把神兵,与你的命魂相融合!”

    “现在这把神兵归于我手,哼!你再也没有机会,将它熔炼为本命神兵了!”

    说着,薛开甲就握住天逆的剑柄,尝试催动其中的铭文。

    就在这霎时之间,薛开甲的第六感,还有先天魂师境界对危险的感知力,全部被触发。

    “不好!”他面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