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第三百九十四章 王宫夜宴
    第三百九十四章 王宫夜宴

    此次与洪炎国一战,段辰竟然战胜了武道大宗师级的薛开甲,居功至伟。.136zw.>最新最快更新

    以段辰现如今的实力与身份,就算天水王秦烈和地武宗宗主齐原,也只能毕恭毕敬,好生接待。

    “果真英雄出少年!传我令下去,今夜在王宫设宴,本王要好好款待段辰侄儿!”天水王秦烈生的虎目虬须,大手一挥,发下命令。

    入夜之后。

    王宫大殿灯火通明,歌舞四起,热闹非凡。

    段辰和段正德父子,坐在最顶级的贵宾位置上,竟与地武宗宗主齐原,以及秦子铭、秦子云两位王子,平起平坐。

    “辰儿,待回到家族,你可定要跟为父讲一讲,在太武院都发生了什么!真是没想到,你的修为,竟达到如此境界,太令为父意外了!”

    段正德只是八流家族的家主,如今却能与六流宗门的宗主,平起平坐,这一切都得益于段辰。感受到大殿下方,各路家主们羡慕的目光,段正德心中的自豪,油然而生。

    “放心吧,父亲!”离家许久,段辰此前覆灭周家,并未与段正德详谈,心中也对父亲十分思念。

    酒过三巡。

    一番畅谈之后,段辰突然神情一肃,起身朗声道:“秦叔父,齐宗主,在下有一事相求。.136zw.>最新最快更新”

    段辰和秦子铭的关系极好,王城内早已人尽皆知。为了拉近关系,段辰和秦烈已改口叔侄相称,在场诸人也并无觉得不妥。

    齐原和秦烈,互相对视一眼,都纷纷示意段辰直说。

    段辰道:“我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可能会暂时离开家族。我们段家,位于天水境内,所以希望在这段时间里,叔父和宗主,能给予段家一定保护。”

    说完,段辰就微微催动龙鳞手镯,金光四射,大殿中央,立时多出二十件真武玄器。

    “这……”

    齐原和秦烈,大感惊讶,纷纷起身,亲自走到大殿中央查看。随意拿出其中一件,稍稍向其中注入真气,两人的表情,霎时变得精彩起来。

    “七阶?全都是满载铭文的极品?”

    “这么多极品玄器,竟足有二十件之多?”

    两人武道修为都达到先天**阶,很是识货,明白这二十件极品真武玄器,意味着多么庞大的一笔财富。

    “段辰侄儿,你这是……”秦烈捧着其中一把七阶宝剑,爱不释手抚摸着剑刃,眼中带着疑问,向段辰望去。

    段辰道:“为了壮大咱们天水国的势力,这些宝物,是送给两位的。”

    在六流势力看来,七阶真武玄器,的确是顶级宝物,每一件都可以换回大量资源。借机提升五流势力,绝非梦想。

    “好!侄儿放心,我秦某也定当尽心保护段家。”

    秦烈表态之后,齐原也立即附和。

    酒席散去。

    段辰又与秦子铭兄弟深谈,讲述过隐龙秘府之行后,交给两人一些保命的丹药宝物,随后,便打算回房休息。

    刚走到房间门口,突然,段辰脚步一顿。

    “宗主?”

    只见齐原正站在段辰房间外,似乎已等待多时。

    “宗主,你……有什么事吗?”

    段辰自地武宗崛起,认识了师父白剑空,当年掌门齐原,还帮过他。对地武宗,段辰心中有着别样的情感,所以对宗主齐原,他更是非常客气。

    “的确是有几件重要的事情。”齐原环视四周,欲言又止。

    “宗主,屋里请。”段辰立时会意,邀请齐原进屋详谈。

    ……

    待齐原详细说完,段辰默默点头。

    齐原主要说了两件事。

    第一,询问段辰是否有意中人。毕竟年纪不小,也是时候谈婚论嫁了。

    第二,则是关于段辰的师父,白老白剑空。

    “有幸得到宗主抬爱,段辰已有意中人。婚事不谈也罢。”对于齐原所说的第一点,段辰直接回绝。

    他明白齐原为何说这个。齐雨心是齐原的掌上明珠,正当妙龄,齐原见段辰前途不可限量,所以有意撮合。

    既然段辰心里只有段璃儿,又岂会再胡乱答应这种事,横生节枝?

    段辰更关心的,是齐原所说的第二件事。

    “按宗主的意思,我师父白老,已经彻底与宗门失去了联系?”

    “正是如此。”齐原担忧道:“白老最后传回情报,已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原本我们约定,每个月初,会以特殊方式接头,传递消息,但最近这三个月来,白老却没有传回半点讯息。”

    还记得半年多以前,段辰刚进入武院时,白老曾亲至段辰的临时住处,指点段辰武技,并将龙鳞手镯和纯阳玄火剑秘籍,交付给他。

    当时段辰就感觉,白老行为有几分托付后事的味道,没想到半年过去,白老竟会彻底失联!

    “为了确保白老安全,我派人暗中探查许久。但却始终没有得到白老半点讯息。”

    齐原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开口道:“段辰,你如今已成长为绝世强者,不知……可否前往西烈域,去探寻一下白老的踪迹?”

    “这……”

    对于齐原这一请求,段辰顿时现出为难之色。

    他已决定只身潜入墨家,为段璃儿寻求命魂移植之法。可现在,白老下落不明,他做徒弟的,又岂能坐视不理?

    “唉……罢了,适才在席间,我已看出你有要事在身。白老的事情,我还是另寻他法吧!”齐原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不,宗主!你误会了!”

    段辰沉声道:“白老乃是我的授业恩师!如今,他下落不明,我于情于理,都必须前去探寻。只是……”

    “我此前已答应过一人,要前往险地,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承诺在身,我又岂能轻易反悔?”

    段辰最终道:“所以这件事,我还需要仔细考虑、商量之后,再做决定。宗主,还请你把我师父在西烈域的具体情况,以及接头方式,详细告诉我。”

    齐原知道段辰并非忘恩负义之辈,轻轻点头:“好!”

    ……

    送走齐原之后,段辰独自呆在房间里,陷入了沉思。

    “师父失联三个月,现在极有可能,身陷险境。此事事关重大,不可草率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