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第三百九十五章 暗疾在身
    第三百九十五章 暗疾在身

    “我此前已跟璃儿说过,要前往墨家,为她寻找命魂移植之法。”

    段辰眉头深深皱起,心道:“事有轻重缓急……这件事,还是等回到武院之后,再与璃儿仔细商量一下吧。”

    不再多想。

    段辰取出从薛开甲手中得到的两本秘籍,开始细细查看,并安排兽奴,将其中内容记录进“藏书楼”中。

    在看完《炼器手札》之后,段辰感觉炼器技艺又提升了不少。

    之前一些细节上模棱两可的地方,在薛开甲这本心得秘籍中得到印证,理解之后,融汇贯通,段辰将其转化为自身的炼器之道。

    “待我的武道修为进一步提升,就可以尝试,再次提升天逆的品质了。”

    段辰微微一笑,心中不禁多了几分期待。

    现在,他的修为达到先天,借助精良品质的天逆,就可以对薛开甲这种老牌武道大宗师,造成致命威胁。

    若是更进一步,将天逆品质提升至“卓越”,其越级挑战的效果……想想就让人觉得可怕!

    不过,段辰也明白,不可骄傲自满。

    薛开甲固然很强,但是,他的武道意境,毕竟只是初入“合一”。若以后遇上合一后期,甚至巅峰的武者,哪怕对方只有先天修为,也绝对不容小觑!

    据说,当“合一”达到最巅峰,将触碰“道”的边缘。网.136zw.>到那时,肉身完全与空间融合,身形如光如电,千里之行,只在瞬息之间。

    如果武道意境继续提升,武者将会突破“合一”,进入玄之又玄的梦幻境界,领悟到比第六感更加厉害的“第七感”,演化出对时间的预知能力。

    那种境界,段辰也只是听黎老提起过,具体叫什么名字,就连黎老,都不清楚。

    当达到那种境界之后,武圣之下,基本再无敌手。试想一下,对阵之时,清楚预知对手的所有想法与行动,再配合上光速级别的行动能力……这根本不可能战败。

    那是属于传说中的境界!即使在天极大陆有限的武圣强者中,也未必能找出半个来。

    显然,对段辰来说,太过遥远了!

    将《炼器手札》收好,段辰又开始第二本魂技秘籍《金雷翼》。

    “咦?”

    读完之后,段辰皱了皱眉,神情变得有几分古怪。

    “这……怎么是一本飞行类的魂技?”

    还真如之前所想的那样,“金雷翼”并非防御类魂技,而是飞行魂技。

    为何这样一门飞行魂技,却被薛开甲当成防御魂技来用,而且,还不是在第一时间施展?

    有点奇怪!

    带着疑问,段辰借助神念索引阵,又把这本秘籍仔细研究了一遍,才终于恍然大悟。.136zw.>最新最快更新

    原来,金雷翼的修炼条件,要求武者必须拥有雷电属性的兽命魂。而薛开甲的金雷命魂,并不属于兽命魂,按理来说,他并没有资格修炼这门魂技。

    “难怪他只用‘金雷翼’来防御……”

    段辰默默点头。薛开甲见这本秘籍很不一般,所以才无视修炼条件,强行修成,所以,他根本发挥不出这门魂技的真正特色,只能勉强作为防御魂技来使用。

    “雷电属性的兽命魂……”段辰会心一笑,便开始尝试修炼“金雷翼”。

    很显然,段辰不可能没有修炼资格。

    金龙命魂,不仅属于兽命魂的范畴,还是顶级神兽,而且,五行齐全,拥有雷电属性。

    利用金龙命魂来修炼“金雷翼”,必定可以充分发挥这门魂技的优势,最好不过。

    施展出神器炼妖壶,段辰身形一闪,潜入乾坤世界,来到炼魂室,开始不断将魂力凝结为羽翼,尝试修炼。

    ……

    作为极罕见的灵级上品魂技,金雷翼的修炼难度,可想而知。想要在短短一晚上时间练成,明显不现实。

    第二天,段辰拜别天水王和秦子铭兄弟,跟随段正德一起,返回家族。

    途中。

    段辰趁机将太武院中的一些经历,跟段正德简略描述。

    随后,段辰道:“如今洪炎、铁礼两国大败,应该再无崛起可能,北华域无其它战事,会进入一段和平时期。”

    “而经过此次大战,在我们天水国内,国师府、周家以及暗中潜伏的血影门势力,必定会在近期被彻底扫除。天水国将被打造为铁板一块。”

    稍稍分析形势之后,段辰望向段正德,目光中带着询问:“父亲,难道你就不想带领段家,提升至七流乃至六流家族,开创基业?”

    忽闻段辰此言,段正德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苦笑着摇头。儿子到底长大了,看待问题的角度与想法,越发成熟独到。

    “辰儿,为父不是不想,而是……有心无力啊!唉!”

    段正德深深叹了口气,道:“你魂道修为精深,定能查知到为父的修为。与半年前相比,是不是丝毫没有长进?”

    段辰眼睛眯起,心中一动。莫非,段正德有什么暗疾内伤?

    果然,段正德继续道:“当年我为了救你娘,曾身中剧毒。后来,虽然剧毒被熙瑜亲手解掉,却留下了很严重的后遗症。如今,武道修为再也无法提升了……”

    段辰这才恍然大悟。

    心念稍动,段辰道:“父亲,此事应该不难办。我认识一位医术通玄的老前辈,待咱们回到家族之后,就请他为您诊治一下吧。”

    “医术通玄?真的?”

    段正德先是大喜,但随即,又变得愁眉不展,无奈摇头:“辰儿,我知道你是一片孝心,只是……熙瑜出身于一流家族,本身就是一名出色的炼药师,连她都治不好我的暗疾,只怕……唉,还是不要麻烦那位老前辈了吧!”

    自己的母亲,墨熙瑜,还是一名出色的炼药师?

    段辰默默点头,随即微笑道:“父亲,你大可不必如此灰心!还是听我的,待回到家族,由那位老前辈为您诊治一番吧!”

    感受到段辰的坚持与孝心,段正德心中温暖,终于,不再沮丧灰心,露出笑容,轻轻拍了拍段辰的肩膀:“嗯……好吧!”

    ……

    顺利返回家族,段辰隔着百丈距离,就听到家主大厅中,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喧闹声。

    似乎来了很多妇人。

    “嗯?”段正德虎目一瞪,现出几分不悦,“辰儿,走!过去瞧瞧,是什么人在喧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