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第四百零八章 石刀监牢
    第四百零八章 石刀监牢

    马贼头子脸色变得极度难看,死死盯着趴在地上的段辰:“难道……这小子身上有什么暗疾?”

    “哼哼!就这种货色,你还要五十个晶币卖给我们商盟?”王大总管撇着嘴,只是冷笑。

    这时,身后一名马贼手下,走上前,附在马贼头子耳边,低语道:“老大,之前我已经查清了!这小子名叫林龙,是黄沙堡林白威的孙子,从小体弱多病,一直被关在屋里圈养照顾,十年都没有出过门。”

    “妈的!怎么不早说!真他娘晦气!”得知这个消息,马贼头子大失所望。本以为段辰是条龙,能卖个好价钱,没想到却是条虫,分文不值!

    这一来,他的心理价位,大幅降低。

    “罢了!王老鬼已经见到这小子有暗疾,不可能再出高价,还是……去别处转转!”马贼头子作出决定,便要把段辰带走。

    就在这时……

    “咳!慢着!”

    让人意外的是,王总管却突然开口,喊住马贼头子。

    “王大总管,还有何指教?”马贼头子心中奇怪。

    “这个奴隶,留下吧!不过……我最多只出三十个晶币!”王总管不动声色说道。

    “三十?”

    听到这个报价,马贼头子脸色变得愈发难看。

    犹豫了许久,终于,他不再坚持:“好吧!三十就三十!”若去别处,只怕还卖不出这个价钱。

    交易成功。

    在拿到钱之后,马贼头子带着手下一行人,恨恨盯了段辰一眼,骂骂咧咧离开了。

    黑漆阴森的奴隶大厅,骤然变得安静下来。

    王总管并没有派人马上把段辰带下去,而是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声音发寒的质问道:“说!为什么要伪装成受伤?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位石刀商盟的王姓总管,竟然一眼看穿,段辰是在伪装?

    “马贼杀了我爷爷!我决不能让他们占到便宜!”段辰眼瞳精赤,捏着拳头,声音嘶哑的厉吼道。

    王总管虽然苍老年迈,但一双眸子,却如同鹰隼般锐利。他盯着段辰的双瞳,似乎要把他的一切都看穿。

    对视良久,王总管眼瞳轻轻颤动,目光变得柔和一些。

    “为了亲人,哼,这理由不错!我就信你一次。”王总管声音淡漠,语气中带着凛冽的杀意:“如果下次,再敢在我面前耍这种花样……小心你的贱命!”

    “带下去!”

    在王总管的吩咐下,段辰被带往奴隶监牢。

    离开奴隶交易大厅,段辰表情波澜不惊。看最新章节就上网【】正如他所预料的一样,王总管把他从马贼手中,购买下来。

    实际上,段辰之所以会咬破舌尖,伪装重伤吐血,正是他料定了这位王总管,修为要比马贼头子更高,而且眼光毒辣,定能识破伪装。

    买下段辰,既会让王总管占到金钱上的便宜,又会让他觉得,自己比马贼头子技高一筹。这样做,可以极大增强他内心的满足感。段辰料定,他一定会做的。

    王总管以为,他看穿段辰的伪装,所以才加以利用。但他却没有想到,他所谓的“看穿”,只是段辰故意放水而已……换言之,并不是他利用了段辰,而是,段辰利用了他。

    这种细节上的心理战,最难把握。段辰成功把握住王总管的心理,所以他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成功留在了石刀商盟。

    不再多想,段辰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

    穿过一扇两侧燃有火把、黑漆漆的锻钢大门后,段辰进入到昏暗的奴隶监牢中。

    回旋阶梯式的监牢,一层一层向下延伸,直通漆黑地底。在每一层阶梯四周,设置着一座座黑石监牢。监牢里,向外散发出阵阵腐臭的气息。

    “小子,新来的么?”

    “啧啧!细皮嫩肉的,还是个雏啊!”

    每座监牢狭小的送饭口里,露出一只只邪恶的眼睛。这些奴隶,也不知被关押了多久,眼睛里充斥着饥渴的光芒。

    奴隶,只有男性。至于女性,显然属于更加高级的稀有货物,不会被关押在这种肮脏的地方。

    “林龙,啧啧……这是的奴隶号牌,以后,你就叫‘九三二’,暂时就住在‘七五’房间吧!”

    侍者将一块黑铁号牌,挂在段辰脖子上,打开一间监牢的铁门,把他推了进去。

    所谓“七五”房间,位于第七层的第五个房间。而九三二,应当就是现在监牢中,奴隶的总人数。

    刚一进屋,一股臭气扑面而来。借助房间顶部生长的荧光苔藓,段辰清楚看到监牢内的景象。

    接近二十平米的狭小空间,环绕墙壁四周,坐落着一座座冷硬的石床。每座石床上,都躺着一名须发浓密的健壮奴隶。

    “小子,新来就要听话!滚到角落里去!”

    一名头上纹着蝎子刺青的壮汉,正在床上做单臂俯卧撑,瞅见段辰进来,他略微抬了抬眼皮,语气很不友好的呵斥出声。

    段辰点了点头,走到角落的硬床上,盘膝闭目坐好,随后便像老僧入定一般,再无声息。

    “哼!”壮汉冷冷一笑,不屑瞥了段辰一眼:“还算听话!”

    “蝎子老大,这小子魂武修为全无,明显是个废物啊!”一名猴子脸的青年,从壮汉身侧爬起,淫邪的盯着段辰,嘿嘿笑道:“这细皮嫩肉的,活一定不错!老大,不如让我尝尝鲜?”

    “嗯……去!别弄死了就行!新来的,的确得好好教育教育!”壮汉蝎子随意答应道。

    猴脸青年大喜,翻身从床上爬起,缓缓向段辰所在的角落逼近。房间里其他奴隶,也都提了提裤子,满脸邪笑,跟猴脸青年一起,围拢上来。

    监牢中没有女人,为了解决生理问题,许多弱小的男人,会被当成“女人”来对待。无论在何处监牢,这种情况,似乎都无法避免。

    在猴脸青年带领下,所有奴隶的身躯,形成高大的黑影,向段辰当头压下。

    “小子,瞧你这么年轻,不会还是个雏吧?接下来,应该怎么做,还用我教你?”猴脸青年邪笑着,随手一拳打在段辰身后的石墙上,真气迸射,留下一枚清晰的拳印,砂石簌簌掉落。

    随后,他不屑冷哼,直接将裤子脱了下来。

    面对此情此景,反观段辰,却仍旧盘膝闭目,一动不动,也不知到底在盘算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