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第四百一十三章 毫无破绽
    第四百一十三章 毫无破绽

    傅雨躲在“七五”监牢的奴隶当中,此刻,他目光深邃,已然陷入了沉思。.136zw.>最新最快更新

    见识过段辰施展的“钻拳”,他才彻底明白,原来段辰教给他的拳法,练到高深境界,竟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威力!

    他本以为,自己在拳法上颇有天赋,小有进步后,内心还隐隐窃喜。此时,他才知道,自己还差的太远太远!

    场中,段辰傲立原地,目光冷然从每一个奴隶脸上扫过,淡漠低喝道:“还有谁不服?站出来!”

    声音中虽然没有蕴含任何的真气和魂力,但却不自然携带着一股霸气。声威所至,令得所有奴隶,都情不自禁后退半步。

    这一幕,更使得“七五”监牢的那些奴隶,心中腾起一股自豪感,完全忘记了之前被段辰痛揍的情景。

    就在这时……

    外圈人群,传来一阵骚动。

    几名商盟的侍者,穿过人群,径直来到段辰面前,神情冰冷,上下打量着他,开口质问:“你小子……就是林龙?”

    段辰面色不变,不卑不亢:“是!”

    “哼!胆子不小,竟敢公然破坏商盟规则?”侍者冷笑:“王大总管要见你!带走!”

    几名侍者立刻上前,想要扣押段辰,但感受到段辰体内不自然散发出的强大气势,他们又忍不住有些害怕,一时间犹豫不决,杵在原地。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带路吧!”段辰淡漠开口。

    虽说段辰的身份只是奴隶,但实力足够强大,这几个侍者也不敢轻易招惹,只好乖乖在前面带路。

    跟随侍者,段辰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此次的比赛,因为段辰出手打斗,被迫取消。众奴隶们,纷纷返回监牢。

    ……

    一座精致的雅间内。

    淡淡的檀香气息,从香炉中向外散发,使得人心神宁静,思维也变得敏锐。

    之前从马贼手中,花费三十个晶币买下段辰的王总管,正站在木桌前,凝望着桌上的卷轴出神。

    “有点古怪啊……”

    王总管苍老的眼眸,深邃悠远,散发出睿智的光芒,仿佛可以识破一切。

    木桌上的卷轴里,记载着探子返回来的情报,关于“林龙”的情报。

    “林龙,黄沙堡林白威的孙子。从八岁开始,因为体弱,被林白威关在黑屋中,长达十年之久。期间,林白威对林龙做过什么,不详。林龙武功来历,不详。.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情报很简单,从中很难解读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这个林龙,身手很不一般!他选择进入我们石刀商盟,莫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王总管眉头微微皱起,神情凛然。

    虽说石刀商盟位于巫风大城,不受任何势力管制,但它毕竟接触太多黑暗层面的贸易,树敌无数。

    对于突然冒出来的“林龙”,还是应该采取谨慎对待的态度,才是上策。

    嘭!嘭!嘭!

    这时,敲门声有节奏的响起。

    “王总管,您要的人,已经带来了!”侍者站在门外,语气恭敬。

    “嗯……带进来吧!”

    在侍者指引下,段辰大步流星,走进雅阁,神情不悲不喜,站得笔直。

    王总管目光犀利有神,盯向段辰的眼睛,仿佛想要将他身上藏着的秘密看穿。然而,注视了许久,段辰的神情却仍旧毫无变化,半点破绽都没有露出。

    “真是怪事……这小子魂武修为全部只有最低的徒境,为何我却有种摸不透他的感觉?”

    王总管暗暗思忖了半天,有些不得要领,只好开始问话。

    “段辰,你无视商盟规定,在比武台之外打伤了人,你可知罪?”王总管寒声质问道。

    “哼!我没罪!”

    段辰捏着拳头,冷哼道:“爷爷生前,一直教导我,做人要隐忍。可现在我才知道,爷爷错了!在这种鬼地方,隐忍有个屁用?”

    “这里比的就是谁的拳头大!只要再有人敢挑衅我,我就要打!打到他服为止!”段辰眼眸中,迸射出一股少年独有的锐气。

    感受到段辰这股锐气,王总管不仅没有释然,反而更加疑惑,因为他从段辰的举止中,看不出任何破绽。

    “莫非……他真的是武学奇才,只是林白威修为太低,没有给予他正确的指导,才造成了现如今的局面?”

    王总管暗自思忖着,又问:“你的武技,是谁教的?”

    段辰道:“当然是我爷爷!我从小体弱多病,爷爷为了让我养病健身,从外面学来一套强身武学。我一直修炼至今。”

    段辰在来之前,早已想好了一套完美的说辞。如今林白威已死,死无对证,他的说辞反倒变得更加无法推翻。

    王总管固然见多识广,眼光毒辣,但想要识破段辰,只怕是有些难度!

    之后,王总管又询问了段辰诸多讯息,段辰全部对答如流,毫无破绽。甚至他还让段辰,把形意拳演练了一遍,当然,以他的武学修为,显然还看不出这套拳法真正精髓的地方。

    无奈,王总管只好扬了扬手,打发段辰回去。至于开始时,提到“在比武台外伤人”的罪责,他也没有再继续追究。

    “罢了,罢了……”

    在段辰走后,王总管独自呆在雅阁,连声叹息:“这小子现在的身份,就是个奴隶!而且是个很极品的奴隶!我就算调查清他的身世背景,又有何用?”

    “只要他能在武斗赛中胜出,得到各大买家的赏识,顺利被卖掉!我作为总管的提成,就能轻松到手!”

    “至于这小子是否在伪装,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不管也罢!”

    最终,这位石刀商盟的王总管,决定对段辰采取“不再深究”的态度。毕竟在他看来,段辰只是件不错的“货物”而已。

    至于借“罪名”来拷问段辰,这就更加不可能了。距离武斗赛只剩下七天,如果因为拷问,把段辰打伤,造成无法胜出,那最后吃亏的,只能是王总管。

    ……

    在侍者的护送下,段辰顺利返回“七五”监牢。

    本来,监牢里的奴隶们,正在激烈讨论段辰的安危。见段辰安然无恙返回,众人都纷纷站起身,围拢上前。

    “龙哥,怎么样?”

    “龙哥,王扒皮没为难你吧?”

    “为难我?”段辰轻轻摇头,淡淡一笑:“他可舍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