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第四百二十八章 艰难的抉择
    第四百二十八章 艰难的抉择

    虽然眼前这名武者,遭受了严酷刑罚,面容几乎全毁,但段辰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他来。

    太武院天骄榜第四位的高手,剑皇向问天的亲传弟子,叶宇轩!

    大约两个月之前,叶宇轩、顾曦岚、汝嫣雅等人,来到西烈域,执行卧底任务。

    和段辰相同,叶宇轩在进入血影门之前,也吞服过一枚“冰蛤易颜丹”。

    作为重要卧底,他成功打入血影门内部,取得一位分门主的信任,迅速接近一处分部的权力核心,获取到大量珍贵情报。

    然而,就在他要将这些情报送出去的时候,却不幸暴露了!

    之后的情节,可想而知……叶宇轩被送到血影门总坛,遭受到轮番酷刑,体内“冰蛤易颜丹”的药力也被逼出,容貌恢复。

    得知叶宇轩的真实身份,血影门内,地位仅次于血影老祖的“光明右使”,更是亲自出手,对他施展出上古秘传巫术,想要直接提取他的记忆,来得到仁信商盟的重要情报。

    只是……

    在来之前,太武院早已考虑到这种情况,在每一个卧底体内,结下“灵封大阵”。最终,叶宇轩被折磨的灵魂都要破碎,但却始终未被窃取到记忆。

    此刻,他就这样出现在段辰面前,虽然修为已经全废,但那仅剩一只的澄澈眼眸中,仍然向外散发出不屈的光芒!

    “叶师兄……”

    段辰心底翻动着滔天巨浪,但却只能强压住情感,不敢表现出半点!

    作为这最后一场考核的对象,难道,要段辰亲手杀了叶宇轩吗?

    这,让段辰如何下得去手?

    “咦?”

    瞧见段辰杵在原地,高台上,原本不抱任何希望的杨天,大感意外,下意识直了直身子,脸上露出几分玩味的神情。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难道……这小子,也跟叶宇轩一样,是个潜伏进来的卧底?”

    似乎感受到杨天那火辣辣的目光,段辰只好迈动脚步,艰难的走到叶宇轩身前,居高临下,凝视着他。

    两人相互对视,仅仅用了三秒钟的时间,叶宇轩的眼睛,就突然亮了!

    “啊。啊。”

    他死死盯着段辰,下意识张嘴,但他的舌头已经被割去,根本无法说话,只能含混表达自己的意思。

    刹那间,段辰瞳孔收缩,心跳加速。

    “叶师兄他……认出我来了?这……”段辰难以置信,吞服“冰蛤易颜丹”之后,自己容貌气息大变,按理来说,叶宇轩绝不可能认得出。

    段辰心念电转,立时明白叶宇轩的意思。

    “唉,叶师兄故意告诉我,他的舌头已经被割断,意思就是他已经彻底被血影门放弃,必死无疑。如果我是卧底的话,那就尽可能下手,给他一个痛快……”

    显然,叶宇轩并非认出段辰,而是看出了段辰的犹豫,猜测到他有可能是卧底,所以才故意如此。

    “林龙,还愣着干什么?下手啊!”杨天厉声催促,嘴角笑意更浓:“呵呵,难道……你舍不得杀这么一个废人?还是说……呵呵!”

    苏玉琴黛眉轻轻蹙起,也不禁有些疑惑:“莫非,我看走了眼……这少年并不是什么奴隶,而是密谋要混入血影门的卧底?”

    若真是这样,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在前往巫风大城的奴隶武斗场之前,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而且在武斗赛结束之后,“林龙”第一时间,是被傅乾掳走,如果不是她出手掳掠的话,“林龙”应该已经成为一名马贼了!

    “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林龙,不可能是卧底!”苏玉琴鄙弃掉心中犹疑,坚信段辰只是一名武学天赋不错、天生神力的奴隶而已!

    段辰凝视着叶宇轩,握刀的手指关节因为用力而变得发白……他在犹豫。

    杀,还是不杀?

    这问题,的确太难!

    深吸了一口气,段辰将大刀缓缓举起。最终,他还是作出了选择,无比艰难的选择。

    瞧见段辰的举动,叶宇轩却好似得到解脱,神情变得安详。

    苏玉琴也是暗松一口气,果然,她的猜测是正确的。

    杨天则略显失望,只是……眼神仍旧带着几分犹疑。

    就在段辰手中长刀即将斩下的瞬间……

    “刀下留人!”

    与此同时……

    咚!咚!

    低沉的钟鸣声,突然有节奏响起,似乎代表着某种大事的发生。

    只见一名身披血红色斗篷,胸口纹有炎阳图案的护法,从远处飞掠而来,直接冲进段辰所在的广场,将叶宇轩从段辰刀下拖出。

    “玉琴法王,杨天护法!血影大会,即将开始,在下奉命来提取此卧底!”

    说完,这人也不停留,直接扛起叶宇轩,向远方飞掠而去。

    结束了?

    段辰手中的长刀,咣当一声,掉落在地。被迫猎杀自己的同门师兄,这滋味,可不怎么好受。

    “不管怎么说,叶师兄暂时没事,如果有机会,以后再想办法救他吧!”段辰如是安慰着自己。其实,他明白,叶宇轩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既然叶宇轩被人提走,这最后一场考核,自然算段辰通过。

    之后,在血奴带领下,段辰顺利领取到自己的专属服装。宽大的披风,颜色鲜红如血。另外,还有专属腰牌,内部记录着一些信息,只是,段辰现在不能动用真气,所以无法知晓里面的内容。

    目送着段辰和苏玉琴离开,杨天站在血徒宫正门外的台阶上,捏着下巴,若有所思。

    “这小子……在最后一场考核时,面对叶宇轩,明显表现出了犹豫,实在有点奇怪!嗯……得好好查查他的底细!”

    ……

    刚回到玉琴宫,苏玉琴就突然顿住身形,凝视着段辰,眼瞳中迸射出凛冽的杀意寒芒。

    “说!面对叶宇轩时,你为何犹豫?”苏玉琴冷声质问。

    段辰轻轻叹了口气,不假思索道:“我实在有些不忍心……”

    “哼哼!你这借口,可不怎么高明!”苏玉琴并不相信,反问:“面对那一老一少,你都能狠下心,怎么轮到这样一个半死不活的囚犯,你就突然不忍心了?你是不是认识那个人!”

    段辰连连摇头:“怎么可能?我从未见过他!”

    “那你不忍心的理由,究竟是什么?”苏玉琴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似乎,只要段辰答不上来,她就会立即出手,将段辰当场格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