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第四百三十三章 血残阳
    第四百三十三章 血残阳

    不难看出,这名枯槁的中年人,在血影门的地位极高。.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除了他和苏玉琴,台上其余的武者,虽然也是法王,但腰间悬挂的眼球数量,明显要少很多。

    据冷凝月所言,成为法王之后,想要继续晋升职位,必须接取“天级任务”,刺杀武道大宗师级强者才行。

    将任务目标杀死之后,上交死者左眼,然后,由血影门中的负责人,利用特殊手法,将眼球炮制为挂坠,系在腰间,以此来表明身份。

    大宗师级的强者,就算在二流、一流家族,都绝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想要将其击杀,不仅要考虑目标本人,还要额外考虑的目标所对应的家族或宗门势力。其击杀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苏玉琴和这位干枯中年人,能得到九枚眼球,足见其实力强劲,绝不容小觑!

    “此人名叫血残阳,乃是杨天的师父!”

    身侧,冷凝月压低声音,向段辰发出提醒:“这家伙是咱们师父的死对头,如果以后单独碰到他,一定要小心应对!”

    段辰了然。难怪杨天敢对苏玉琴不敬,想必,就是此人在背后撑腰的缘故!

    “若我没记错的话,苏玉琴晋升黑暗左使职位,竞争对手,正是这个血残阳!”段辰默默点头。看最新章节就上网【】他对于血影门内部的大致势力划分,已经基本了解。

    不难看出,这里也并非铁板一块。权利斗争之激烈程度,犹在太武院之上!

    “跪下!”

    随着残月血卫的呵斥声响起,台上那些伤痕累累的卧底,全都跪倒在地,被漆黑的玄铁锁链勒住脖子,被迫抬起了头。

    “咳咳,你们都看仔细了!这些都是来自各处敌对势力的卧底,记住他们的凄惨模样!如果有一天,你们胆敢背叛血影门,下场绝对比他们还要惨十倍!咳咳!”

    血残阳轻轻咳着,身体笼在宽大的披风中,整个人阴森如同山鬼,话语中更是透出一股森寒的威胁之意。

    “叶师兄?”

    这时,身旁的段璃儿,认出了叶宇轩。她眼瞳瞪大,下意识念出了叶宇轩的名字。

    “嗯?”

    段辰和冷凝月,同时神情一凛。在这种场合,喊叫卧底的名字……这让血残阳听到了,必定会大做文章!

    想也不想,冷凝月就将白皙的右手,搭在段璃儿肩头,利用自己冰寒的真气,将段璃儿身体封住,令她无法作出任何行动。.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叶师兄!”

    段璃儿心底嘶喊着,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瞧着叶宇轩,被人勒断脖子,气绝身亡!

    眼泪缓缓滑落,目睹同门惨死,段璃儿只感觉心口剧痛,伤心欲死。

    默默注视着倒下的叶宇轩,段辰手指捏的咯咯作响,连身体都在隐隐颤抖。他也很想解除云门大阵,不顾一切的去救叶宇轩,但,可能成功吗?

    且不说苏玉琴和血残阳,单单其他那些法王强者,联起手来,就足以将巅峰状态的段辰镇压!

    斗争总是要流血的,在这种势力对抗中,牺牲,无可避免!

    段辰深呼吸了几口,吐出胸中的浊气。

    “叶师兄为武院而死……他,死得其所!我现在应该做的,绝不是沉湎于伤痛,而是尽快提升实力,完成我应该完成的任务!”

    段辰深深凝望了段璃儿一眼,强行将伤痛压在心底,目光渐渐变得坚定。

    死者已矣……保护活着的人,才是他最应该做的事情!

    处理完这些卧底……

    血影大会,本应告一段落。

    然而。

    “咳咳,玉琴法王!我听说,你又收了一个身份不明的少年郎,进入总坛?”

    血残阳将矛头对准苏玉琴,突然发难。

    “呵呵,上次你收取的段璃儿那个丫头,便是咱们血影门死对头,仁信商盟太武院中的精英弟子!看在那丫头提供了诸多有用情报,并发誓效忠的份上,我也就不计较……没想到,你这次又带回一个身份不明的奴隶!真是……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啊!”

    听闻此言,苏玉琴黛眉紧紧蹙到一起,凝视着血残阳,极度不满:“笑话!你我同为九眼法王,我为何要把你放在眼里?莫非你以为,自己已经晋升为黑暗左使了不成?”

    “呵呵,苏玉琴,你不要装无知!光明右使在闭关前,曾亲口指派我,全权代理血影门内外事务!在座所有的法王,都已认可我的代理身份,你死不认账,又有何意义?”

    血残阳冷笑,神情不屑。

    苏玉琴却依旧不买账:“哼!在座的法王,认可你?谁不知道,你是血家嫡传后裔?他们之所以认可你,纯粹是为了巴结你吧?”

    原来,血残阳,竟是血影老祖的嫡传血脉!只是,血影门内部的传承制度,并非血脉亲传,而是能者上位。所以,血残阳虽是血影老祖嫡亲,却无法直接晋升黑暗左使。

    实际上,原来的黑暗左使,“血绝情”,也是血影老祖嫡传血脉。在几年前的一次任务中,血绝情重伤身死,以至于黑暗左使的位置空缺出来,造成了血残阳和苏玉琴争夺的局面。

    “苏玉琴,你不要血口喷人!”

    “残阳法王,全权负责门内事务,这本就是光明右使亲自安排!苏玉琴,你身为法王,怎可如此违逆?”

    听到苏玉琴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说他们“巴结血残阳”,在座那些法王,纷纷出言辩驳,并指责苏玉琴的不是!

    苏玉琴却只是冷哼,眼神冰冷,坚持自己的观点,不为所动。

    这时,血残阳突然阴森一笑,体表燃起血红色的命魂之光,一缕缕血红色真气长线,透体而出,环绕周身,向外辐射出强悍的气势压迫。

    “呃!”“呃!”

    靠近高台前的许多弟子,抵御不住这压迫,纷纷跪倒在地,冷汗涔涔流下。

    正面受到冲击,苏玉琴也感觉到胸口一滞,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不过,她双眸中倒也毫无惧色,丝丝黑暗属性的魂力,环绕周身,将身体牢牢保护住,将血残阳的气势压迫,化解于无形。

    段辰眼瞳凝起:“好凌厉的真气!若我没有看错的话,血残阳修炼的似乎正是血影神功下半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