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第四百六十二章 对质
    第四百六十二章 对质

    听到冷凝月的称呼,霎时,段璃儿俏脸变得惨白如雪。

    唉……还是暴露了。想要瞒过冷凝月,毕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在她嘴皮轻轻颤动,要和冷凝月摊牌的时候。段辰却抢先道:“段辰?冷师姐,你……在说你什么?”

    冷凝月神情依旧冰冷:“还给我装!亏我那么信任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欺骗我?”

    “师姐,我冤枉!我到底骗你什么了?”段辰一副打死不承认的无辜模样。

    “唉。在神耀庄园,幸存的侍者,目睹了一切。段辰,你别再跟我演戏了!你不就想救璃儿吗?这我理解!可你这样利用我,骗我,实在是……太可恶!”她银牙磨得咯咯作响,噘着嘴,一脸怨怒。

    “师姐,你要相信我啊!我冤枉!”在侍卫的推搡下,不容分说,段辰被推进了大殿中。

    大殿前,只留下段璃儿和冷凝月。

    夜风萧瑟。

    段璃儿突然觉得有点冷,情不自禁紧了紧衣衫,小脸板着,低头不语。

    “璃儿,对于林龙就是段辰这件事,你……就没有话要对我说?”冷凝月轻声询问。

    段璃儿使劲摇了摇头,声音中带着哭腔:“师姐,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我的辰哥哥?”

    “啊?”冷凝月嘴巴张了张,一脸愕然。.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你明知道辰哥哥在我心中的地位,为何却硬把林龙说成是辰哥哥?就他,配吗?”段璃儿话语中,透出难掩的愤怒。

    “就算天下人都死光了,林龙也绝不会是辰哥哥!哼,若不是他执意阻拦我,我早就被辰哥哥带走了,现在又岂会在这里?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林龙的!”

    这番话情感流露,表达出段璃儿对林龙深深的“控诉”,完全不似伪装。

    冷凝月顿时陷入了困惑:“真的假的啊?璃儿……林龙……难道,我猜错了?”

    她琼鼻使劲皱了皱,有点晕。

    毕竟,她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认定林龙就是段辰。而经过这番试探,她更发现林龙和段璃儿的口径,完全一致,试探不出任何破绽。

    这一来,她就不得不怀疑自己了。

    若林龙并不是段辰,那作为同门,她又岂能胳膊肘往外拐,任由曲耀随意处置林龙?

    最终,她安慰道:“璃儿,对不起,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所以想要试探一下林龙。”

    “都怪曲城主的手下,非要说林龙就是段辰……璃儿,你先别哭了,咱们还是进去瞧瞧吧。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一番安慰之后,段璃儿总算“恢复如常”,跟随冷凝月,两女一同进入城主府大殿中。

    走在前面的冷凝月,却并没有注意到,段璃儿嘟着小嘴,露出得逞的坏笑。

    ……

    金碧辉煌的大殿中。

    “城主,我再重申最后一遍。”

    段辰声音铿锵:“段辰的确现身,想要救走段师姐。但是,他被‘锐’阻挡住,根本有心无力!我也是在那时,趁机带着段师姐逃出,并躲到城外。”

    “你说我是段辰……呵呵,我也想啊!若真能成为那种实力逆天的强者,我还用得着在这里废话吗?”

    听完这番掷地有声的辩驳,原本杀气腾腾、充满信心的曲耀,顿时流露出迷惘之色。

    “这小子说的……有点道理啊!”

    他心中暗自思忖:“若这个段辰,真的有实力,把‘锐’都降服,那他又为何要留在这里,和我搞什么对质?他那种实力,完全可以逃之夭夭才对!”

    不得不说,曲耀对“锐”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否则,他也不可能,将其单独放置在偏远的边集中。

    甚至……在段辰冲破云门,暴露实力,和“锐”对决闹出巨大的动静时,曲耀仍旧稳坐在城主府,懒得出马。

    若不是对“锐”的实力有信心,估计他早就出手了。而那样的话,段辰面对半步武圣级别的强者,也不会轻松逃离现场。

    所以,在曲耀看来,段辰能把“锐”带走,至少也有三阶武道大宗师级的战力。这份战力,已经非同小可,完全没必要返回这里,伪装成林龙。

    “你确定,看到林龙就是段辰吗?”曲耀不得不掉转头,质问站在一旁的侍者。

    那名侍者生的尖嘴猴腮,一脸猥琐模样,他声音颤抖的确定道:“回禀城主大人。小的所言,千真万确!就是这个人,把‘锐’大人打成重伤的。当时小的躲在广场高台角落里,目睹了这一切!”

    曲耀转向段辰,眼睛眯起:“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原本,段辰还惴惴不安,生怕事发当时,某些细节没有处理好,被人抓住把柄。可现在……听完这侍者的说辞之后,他彻底放下心来。

    “城主,我只想问这位兄台一句。”

    段辰笑了笑:“为什么……他还没有死呢?”

    曲耀双瞳一凝,陷入了沉思。

    而那名侍者却勃然大怒,破口骂道:“好啊!段辰,在城主面前,你竟敢还想杀人灭口?”

    “闭嘴!”

    厉喝声响起,只见曲耀面色铁青,恶狠狠瞪着这名侍者,浑身散发出凛冽的杀意。

    “啊?城……城主大人,您……”侍者一愣,随即跪倒在地,哭爹喊娘磕头:“城主大人,您可一定要相信小的啊!”

    “哼!”曲耀缓缓摇了摇头,开始对这名侍者失去信任。

    段辰在旁,继续趁热打铁,悠然说道:“正如你所说,既然段辰有能力把‘锐’大人打伤,他的实力,毫无疑问非常强大。”

    “而据我从路人口中得知,当时在神耀庄园,所有的侍者,已经全部被屠杀殆尽。”

    段辰盯向这名侍者,冷笑道:“那你倒是解释一下,你究竟何德何能,为何段辰偏偏饶了你一命呢?”

    侍者的脸色变了。

    的确啊!段辰都杀了那么多人,明显就是想要灭口,为何会单独放过他?除非……他根本没有在现场,或者是,他在现场,但被段辰认定,根本没有必要去灭口。

    “我……我运气好!当时躲得隐蔽,所以才没有被发现……”

    “够了!拖下去,乱棍打死!”

    侍者依旧在狡辩,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曲耀硬生生打断。

    在大宗师级别强者的绝对实力面前,普通武者,怎么可能存在“运气”的说法?

    曲耀就算再蠢,也知道是这侍者在说谎了。

    对质,已然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