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第四百八十一章 巫沧海
    第四百八十一章 巫沧海

    段辰面沉如水,正视灰衣老者的眼睛,淡漠道:“我不过是一名随从血徒而已。网.136zw.>”

    “随从血徒?”灰衣老者冷笑:“你以为老头子我是三岁小孩?”

    说着,老者气势便急剧攀升,须发无风自动,环绕周身形成一股强悍的风力场。

    周围,那些正在挑选秘技的血影门弟子,瞧见这幅架势,哪里还敢再呆下去,都纷纷退避。

    “好凌厉的气势……他真的是血影门中的武者?”段辰感受到压迫,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心中充满疑问。

    就算面对半步武圣,他也没有产生过这种压迫感。几乎在瞬间,他就推测出,这名灰衣老者的实力,至少也达到了初阶武圣!

    血影门只是四流势力,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位武圣强者?

    来自于灰衣老者的压迫,变得越来越强,段璃儿躲在段辰身后,小脸煞白。段辰手指捏紧,双瞳中射出两道寒芒,体内封印的另外七道天锁之门,受到来自于内部的真气和魂力挤压,随时都有可能被撞开!

    情势千钧一发,已容不得段辰多想。

    反正命魂移植之法已经到手,就算此刻冲破天锁,暴露身份,也够本了!

    他已经做好了生死搏杀的准备!

    然而……

    不知为何,压力,却骤然消失。.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灰衣老者气势收敛,面无表情拍了拍衣角的尘土,哼道:“果然只是随从血徒而已!你们……可以滚了!”

    “嗯?”段辰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这老者,刚才明明想要动手啊!怎么……突然改了主意?

    “还不走?难道你想留在这,做老夫的陪练靶子?”灰衣老者寒声质问。

    段辰干笑了两声,连忙拉起段璃儿,转身就走。

    虽然不明白这灰衣老者,为何会突然转变态度,但段辰明白,事出必有因!一定是这老者,发现了什么,所以才做出这般举动!

    他……到底发现了什么呢?

    “辰哥哥,我听凝月师姐提起过,那位前辈名叫‘巫沧海’,他并非血影门之人。”身旁,段璃儿乖巧的跟随着,小声说道。

    “巫沧海?这名字……”段辰眼瞳微凝:“莫非……他是上古巫族的后人?”

    在天极大陆,“巫”姓之人,除了上古巫族后人,似乎……没有别的可能。

    “难怪!”段辰恍然点头:“他刚才抓我时,动用的正是巫族秘技‘搬山诅咒术’!中术者武道气脉瘀滞,身体仿佛被山峦压住,只有将真气汇聚到一点,强行打通所有武道气脉,才能将其化解!”

    但是。网.136zw.>

    知道了灰衣老者的身份,并不能解答段辰内心的疑惑。

    巫族后人,却没有被血影门清理掉,而是呆在大巫神殿,负责看管秘技图画。很显然,巫沧海定是与血影门达成了某种交易,他留下来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保护他们巫族的珍贵秘技遗产。

    这样的话,他就更没有理由,放过段辰才对。因为他已经看出,段辰是在“偷”秘技图画。

    “他应该是发现了我身上的一些秘密,所以才改变了主意。”

    段辰沉吟着,摇头道:“不管怎么说,现在能不暴露身份,是最好的。既然命魂移植之术已经到手……”

    他下意识望向身旁的段璃儿,微微一笑,目光中现出强烈的期待。

    “是时候,为璃儿恢复命魂了!”

    这一天,他等得实在太久,终于在今天,见到了曙光!

    就在两人急匆匆,要离开大巫神殿的时候……

    突然,从正门,迎面走进来一行人。

    为首一人赫然便是炎阳护法杨天。

    以及,在他身旁的墨家少爷……墨东炎!

    “他们怎么来了?”段辰脚步一滞,和段璃儿双双顿在原地。

    段璃儿凤眸圆睁,怒火冲天,杀气腾腾凝视着墨东炎,恨不能上前一刀宰了他!

    段璃儿对于墨家人的恨,已深入骨髓!

    “啧啧!真是好久不见啊,璃儿大美人?哈哈!”墨东炎见到段璃儿,倒没有太意外。他今天来此,似乎正是为了寻找段璃儿的。

    他的神情,就像当年一样,轻狂,得意,眼睛里依旧现出淫邪的光芒。

    在墨家尊者和圣使面前,他就像狗一样卑微。但在其他人面前嘛……他就不会继续伪装了。

    “狗改不了吃屎……哼!”段辰遥遥凝视着墨东炎,神情冰冷,心底涌起强烈的杀意。

    当初,他没能弄死墨东炎,主要因为实力不足,而且杀了墨东炎的话,还会连累段家。但是现在……他实力暴涨,身份又伪装为林龙,这岂不是下手的大好时机?

    “璃儿妹妹,呵呵!你可知道,上次一别,我想你想的有多苦?”墨东炎开始进行不要脸的“表白”。

    “没想到今天能在这与你重逢!听说你还脱离太武院,加入了血影门……这都是缘分啊!”

    墨东炎轻笑着:“不如,你再考虑一下,上次我提到的婚约?”

    “而且,我改主意了!像你这么美貌的姑娘,岂能为妾室?必须为正室才行啊!”他又没脸没皮的补充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许多弟子听得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段璃儿恨得咬牙切齿,但还是努力克制住了自己。此地乃是大巫神殿,不宜生事!

    “咱们走!”她拉起段辰,不再多看墨东炎一眼,便想要离开。

    “诶?璃儿,你还没有回答我,怎么能一走了之呢?”墨东炎身形一晃,人便已经拦在段璃儿身前。

    段辰盯着墨东炎,摇了摇头。

    “别给脸不要脸,滚!”他声音虽不大,却如同钟鼓,清晰回响在每个人的耳边。

    墨东炎愕然,他眨了眨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啥?”

    “我让你滚!”段辰语气冰冷,随手一推,就把墨东炎推在了一边。他拉起段璃儿,便打算夺路而出。

    这次,墨东炎终于反应过来,脸色好似吃了三斤辣椒一样,涨得通红,怒吼:“你……你小子他妈的,给我站住!”

    他有些气急败坏,简直不敢相信,一个身份低微的血徒,竟然也敢当众呵斥他这个尊贵的“墨家人”?还随手把他推开?

    这,是莫大的耻辱!

    见段辰仍旧脚步不停,墨东炎猛一咬牙,右手掌心,便燃起一团赤红色的龙形烈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