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第五百零六章 傅乾的真正实力
    第五百零六章 傅乾的真正实力

    看到傅乾被自己说动,并向段辰施压,血残阳脸上得意之色更浓,心中暗喜:“久闻飓风马贼团的傅乾,喜好收集珍宝,果然不假!”

    血残阳看得出,傅乾是动了杀人夺宝的念头。.136zw.>最新最快更新这一念头虽有过动摇,但终究还是坚定下来。

    能收取活人的百丈空间宝物,想想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刚才段辰收取飞舟的刹那,血残阳和幽夜,也都吃惊不小。

    “这……可不太妙……”

    段辰神情凝重,凌空虚握,将天逆捏在手中,周身魂力凝聚,随时都可能动用心象甲铠守御。

    面对傅乾这种一等一的高手,段辰可以解释,但也得有机会张嘴才行!胜负,往往在刹那间,他可不想被不明不白的秒杀。

    “啧啧!剑也不错!”

    傅乾看到段辰手中精良品质的天逆,心中贪意更加浓烈,右手忽然闪电般探出,紧握住背后的“龙虎阴阳刀”刀柄,拔刀急斩!

    “好快!”

    段辰眼瞳骤然收缩,发现这一刀快的如光如电,又好似轻柔的小楼月色,当看到那一瞬,刀光已经降临到身上!

    太快了!

    快的让人根本来不及躲闪!

    在这刹那间。段辰临危不乱,体内潜力被激发!低吼一声,浑身筋骨噼里啪啦抖动,不仅体表浮现出一片片金色鳞甲,而且,环绕他周身,还凝聚起一尊三丈高的金色龙形甲铠!

    金龙宝身与金龙甲铠,同时动用!

    防御力,暴增!

    轰!

    刀势迅疾凌厉,毫无阻碍击中外层甲铠!刺耳的轰鸣声响起,魂力凝聚出的心象甲铠立刻被轰的支离破碎。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但,也仅仅是斩碎了甲铠而已!

    在金龙宝身的鳞甲保护下,段辰毫发无伤,轻松抵御住了这一击。

    “嗯?”段辰微微一愣:“这一刀,怎么?”

    这一刀的威力,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巨大,显然代表不了傅乾的巅峰战力。

    傅乾为何会手下留情?

    段辰心念电转,刚要仔细考虑,下一瞬,却发现傅乾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身前,速度之快,当真如同空间挪移一般!

    这种高手,在对决中,即使取胜不了,也通常可以全身而退。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只见傅乾苍劲有力的大手探出,五指张开,一把捏住了段辰脖子,竟将龙化状态的段辰,单手举起。

    与此同时,他另外一只手,还制住了段辰的右手腕,就算段辰想要动用天逆,都变得不可能!

    “小子,我看你还是乖乖把宝物交出来!你和血残阳他们之间的事,我并不想管!”

    原来,傅乾并无意要取段辰性命。.136zw.>最新最快更新

    他可不傻,能引动血残阳和幽夜联手追击的人,又岂会毫无势力背景。若他亲手击杀段辰,这无异于被血残阳和幽夜利用,将来遭人报复是肯定。

    所以,他只想拿宝物,不想杀人……

    “哈哈,太好了!傅乾真不愧是飓风马贼团团长,果然厉害!”

    “出手就制住了这小子?哼哼,他还真是帮了咱们大忙呢!”

    瞧见段辰被制住,血残阳和幽夜,互相对视一眼,高兴之极。

    可这时。

    傅乾却脸色微变。因为面前这名蒙面武者,被制住之后,脸上看不到应有的痛苦,眼眸中更是带着几分期许,就仿佛……是故意让他制住似的。

    总算有机会对傅乾单独说话了……

    “你小子?”

    “傅兄,许久不见……傅雨可好?”

    低声说完,从段辰身上,一股强悍的魂力波动袭出。他整个人,竟迅速枯槁,化成一截虬结的干枯藤蔓,扭曲着将傅乾的手臂捆住。

    “这?”

    傅乾愕然,真元喷涌,手臂劲力随意一抖,便将干枯藤蔓悉数震碎。他眉头紧锁:“这莫非是上古巫族的秘技“替身之术”?”

    三丈开外的沙土中,段辰身形显现,立在原地,眼睛凝视着傅乾,毫发无伤。

    傅乾也凝望着段辰,目光,渐渐变得柔和。

    他轻轻点头,露出一抹常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巫族的替身之术?段辰怎么会这招?”血残阳一脸见了鬼的神情。

    “那不是你们上古大巫神殿里的秘传之术吗?怎么会落到太武院手中?”幽夜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傅兄!这小子的巫术,还不怎么到家!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秒杀他!”

    “只要杀了他,宝贝可就全部到手了啊!”

    血残阳又开始蛊惑傅乾,想要借刀杀人。

    可惜……这一次,他错了!

    错的很离谱……

    “你说的很对,我的确应该秒杀他!”傅乾咂了咂嘴,不可置否点头,随后,出刀!

    天阶下品武技,虎啸苍龙斩!

    罡风裹杂着怒雷,沙尘飞扬,让人视线全无,什么都看不清。血残阳只听到一声清晰低沉的虎啸,随即就感觉右肩一疼,整条右臂,就永远告别了他的身体。

    沙尘四散。

    傅乾立在原地,冷漠的盯着幽夜和血残阳。龙虎阴阳刀已经收起,但他左右手臂上的青龙白虎纹身,却仍旧在向外绽放着淡淡的光芒,仿佛在告诉人们,刚才这一式天阶武技,威力到底何等可怕!

    幽夜原本风流倜傥、淡定高贵的神情,此刻全然不见,狼狈的趴在地上,浑身布满了细小的伤口。而血残阳,则捂着飙血的断臂,脸色苍白如纸。

    “为……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血残阳声嘶力竭的惨嚎。他太郁闷了,这算什么事啊!

    原本还等着借刀伤人,收割胜利果实。但这才一眨眼的功夫,他怎么就被人反收割了?直到现在,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直到……

    “你们俩真是好大的狗胆,竟敢伤我的兄弟?还好我及时收手,没有听你们这俩混蛋怂恿!”傅乾双臂抱在胸前,嘴角勾起冷笑。

    “兄弟?段辰他是你的兄弟?”

    血残阳和幽夜,两人都好像挨了一闷棍,有点天塌下来的感觉。这事情转变的也太快点了吧?

    “你们还不滚,是想等人来替你们收尸?”

    又是一声厉喝,吓得血残阳和幽夜浑身哆嗦。两人不敢再耽搁,连忙互相搀扶着,向“暗黑龙蜥车”挪去。

    “嗯?”傅乾眉头一皱,有些不悦:“那车,是你们的么?”

    幽夜脚步一滞,神情愕然:“是……是啊?”

    “我怎么记得,这车是我的?你们竟然想偷我的车?”傅乾声音中带着霸道的杀意。

    “我……尼玛!”幽夜心里悲愤大骂,把傅乾祖宗十八代都慰问了一遍,却是欲哭无泪。

    “唉,走吧!”血残阳悲苦叹息,拉起幽夜,两人凝聚起天地之力,快速飞离这是非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