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第五百一十七章 千刀祭礼
    第五百一十七章 千刀祭礼

    “林龙,你……”

    苏玉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136zw.>最新最快更新

    林龙区区一名一星血徒,竟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阻止住她?

    “法王,你若是自断手臂,岂不遂了仇敌的心意?”段辰目光灼灼,直视苏玉琴,眼神中带着一股独有的锐气。

    听闻此言,苏玉琴眼瞳轻轻颤动,神情渐渐变得冷静下来。正如林龙所说,她只是在冒犯仇敌而已,又何必因此自残?

    若在平时,苏玉琴绝不可能因为某人三言两语,就做出如此不明智的举动。但是,不知为何,在听到血绝情的命令后,她心神似乎有些失守,行为也乱了章法。

    看来,血绝情刚才发出命令时,已经在暗中动用了某种摄心类的秘技。他是故意要针对苏玉琴!

    “林龙,你的修为……达到武师境界了?”苏玉琴灵台恢复清明,在探查过段辰修为后,眼眸中现出震惊之色。

    进入血影门短短数月时间,就由原本不修武道的普通人,一跃提升为四阶武师。这进步的速度,着实有些惊人!

    段辰默默点头,却并没有回答,而是昂然抬起头,直视半空中的血绝情。.136zw.>最新最快更新

    “林龙……本座听杨天提起过你!你的修为,提升的倒是很快啊!”

    血绝情魂力凝聚成束,从段辰身上扫过,准确探查出他表现出的修为,也和苏玉琴一样,现出有些惊讶的神情。

    刚才,在林龙动手阻止苏玉琴的瞬间,血绝情的确吃惊不小。他甚至本能的以为,林龙是隐藏修为的卧底,否则绝不可能拥有阻止苏玉琴的实力。

    但现在仔细一想,林龙的这种表现,其实也算是正常。

    四阶武师的修为,配合上天生神力,若是提前就做出准备的话,的确能够在一瞬间,阻止苏玉琴自残。毕竟苏玉琴刚才已经心神失守,斩断左臂时,只动用了不到百分之一的力量。

    “林龙,你身为卑贱的一星血徒,竟然也敢肆意动手,丝毫不把本座放在眼里。”

    血绝情凝视段辰,两只眼睛,漆黑深邃,就好像两个深黑色的漩涡,要把段辰的心神吸进去。

    “你如此大逆不道,已然触犯门规,理当自裁谢罪!”

    空灵的话语声,带着奇异的蛊惑力。段辰听到之后,只感觉眼皮突突直跳,意识恍惚,仿佛变成了一尊傀儡。.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好厉害的蛊惑类魂技……”

    段辰心中暗叹,但却并没有太惊慌。他的识海中,五彩光芒闪动,炼妖壶向外辐散出一片能量波动,轻松护住段辰识海,免受血绝情的魂技干扰。

    在炼妖壶面前,所有的蛊惑类魂技,都是无效的。这,属于炼妖壶最基础的能力。

    “够了!”苏玉琴却并没有察觉到段辰早已没事,轻叱一声,将血绝情的魂技震散。

    “黑暗右使。你不要欺人太甚!”苏玉琴态度强硬,挡在段辰身前,全力维护。

    血绝情嘿嘿笑了笑,刚要开口,段辰却抢先一步厉喝出声:“黑暗右使!你身为血影门高层,却如此黑白不分,胳膊肘往外拐!难道,你就不怕血影门众多兄弟姐妹寒心?”

    “众所周知,玉琴法王在进入血影门之前,曾有过一段非常悲惨的遭遇。当时她轻信一名男子,结果被害的容貌损毁,家破人亡!她是依靠复仇的信念,才不断苦修,达到今天的修为。可以说,她活着的目的,便是复仇!”

    段辰侃侃而谈,将目光转向幽夜:“而今天,这名所谓的‘贵客’,金沙王国的幽夜国师,便是当年谋害玉琴法王的罪魁祸首!”

    哗——

    此言一出,几乎是瞬间,周围的血影门弟子,便爆发出激烈的议论声。他们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因,看待苏玉琴的目光,充满了同情,而看待幽夜的目光,则充斥着鄙夷。

    “黑暗右使大人!在这种背景之下,试问,您的做法,真的对吗?”段辰将真气蕴化到声音中,一字一句,清晰传入在场每个人耳中。

    “林龙……你小子!这是在找死!”血绝情看到激愤的众弟子,恶狠狠盯着段辰,咬牙切齿,目光中迸射出两道森寒的杀意。

    众怒难犯!

    原本很简单的一件事,却因为段辰三言两语,调动起了所有弟子们的不满情绪。就算血绝情身为高贵的黑暗右使,也绝不敢肆意践踏众人的意愿。

    “哼!罢了,待会再收拾这小子!”

    血绝情冷笑一声,大手一挥,身形化作黑色的流光,飞到高台正中的位置坐好,不再多说半句。

    血残阳和幽夜,也都冷笑连连,从人群中穿过,回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最后,苏玉琴深深注视了段辰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也坐在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这段小插曲,很快被翻过去。

    时辰已到,本次大选,正式开始!

    血残阳缓缓站起身,走到台前,俯视全场,他的脸上带着一种很诡异的笑容,给人一种阴谋得逞的感觉。

    “按照历届法王大选的规矩。我们要在擂台比武之前,进行礼仪祭祀。”

    血残阳微微用眼神示意,在下方宽敞的比武台上,一具用血色布帛覆盖的不知名物事,被推了出来。

    “本届的祭祀礼仪,为‘千刀之礼’!”

    血残阳声音中透出一抹残忍:“每一名被选中的幸运弟子,都必须对祭品出刀,直至斩足千刀,祭礼才算圆满!”

    “为了表达对血神的忠诚,本次祭礼所选的祭品,乃是一名来自北华域的仇敌!”

    额外补充了一句之后,血残阳稍稍停顿,声音陡然抬高八度:“接下来,千刀祭礼,正式开始!”

    哗——

    比武台上,那不知名物事表面覆盖的血色布帛,被弟子大力揭开!

    布帛下,一名老者的身形,赫然显现!

    这名老者身穿白色武袍,须发皆是雪白,容貌虽然苍老,但那双眸子中,却透出少有的睿智与刚毅。

    此刻,他浑身血污,被人以九根龙刺,封住周身大穴,钉在精金铸炼的十字架上,已经奄奄一息。

    一见到此人,段辰便感觉头皮炸开一般,身体僵在了原地。

    “师……师父?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