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7章第五百三十七章 地宫坍塌
    第五百三十七章 地宫坍塌

    血影门总坛所在的这片地宫,乃是上古巫族所遗留。.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当年巫族在建立地宫时,早已经在四周构建起数百座大阵,并以巫风镇妖柱为基础支撑,可保证地宫数万年不坍塌。

    但是此刻。

    大地的颤抖,却变得越来越剧烈,地面上现出一条条蚯蚓般的裂纹,上方砂石就好像下雨一样簌簌掉落。

    “到底发生了什么?”

    段辰和段璃儿等人,都忍不住停下离开的脚步,凝望向远方。

    那里,是震动的源头,也是巫风镇妖柱所在的方向!

    难道说……巫风镇妖柱,出现了问题?

    “哈哈——”

    这时,带着回音的狂笑声,隐隐约约传来。从中,不难听出声音主人的得意。

    “是幽夜!”

    段辰双眸凝起,暗暗心惊。

    刚才,幽夜借助墨绝保护,逃到黑云中藏匿,但后来黑云散去时,幽夜却不知所踪。

    难道说……幽夜趁着段辰和墨家人混战的空隙,偷偷跑到了巫风镇妖柱的位置,将其强行毁坏掉了?

    这一推测,正确的可能性很高,但段辰却充满了疑惑。

    “幽夜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段辰手指捏紧,十分费解。

    血绝情、血残阳、墨澜菲、墨冲、幽夜,他们这些人的行为,都有着各自的原因。但段辰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何幽夜身为人族武者,会选择去破坏巫风镇妖柱。

    似乎,巫风镇妖柱被毁,对幽夜并没有半点好处。

    这其中,一定还存在着一些关键。

    一些段辰并不了解的关键!

    “墨澜菲和墨绝,应该知悉事情的内幕!探查他二人的记忆,势在必行!”段辰默默点头。

    随着地面抖动的剧烈,苏玉琴眼睛里,也透出几分慌乱。她厉声命令道:“所有弟子,随我去巫风镇妖柱,查看地震原因!”

    “是!”

    “谨遵法王之命!”

    那些血影门弟子们纷纷应声,便要和苏玉琴一起出发。

    但就在这时……从巫风镇妖柱的方向,两道身影却在飞速赶来。

    其中一人身穿灰袍,年纪甚大,神情严肃庄重,正是大巫神殿中的“疯老头”巫沧海!而另外一人,则是大巫神殿里,负责登记的那名端庄少年。

    “苏玉琴!”

    巫沧海身形从高空急速坠落,拦在众人身前:“巫风镇妖柱即将坍塌,你马上带着所有人,离开此地!”

    “巫前辈,巫风镇妖柱怎么会突然……”苏玉琴被巫沧海搞得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有点懵。.136zw.>最新最快更新

    巫沧海声音低沉,简单解释道:“大巫祭坛本就处在即将‘蓄满’的状态!适才,这里多人殒命,祭坛能量彻底被蓄满,将巫风镇妖柱外的六品阵法强行解除了!”

    “失去阵法保护,巫风镇妖柱变得脆弱不堪。我本想再采取点措施,构建新的阵法,来保护镇妖柱,没想到却被幽夜那个混账,趁虚而入,把镇妖柱强行摧毁了!”

    听到这番话,所有人的眼睛,都瞪的滚圆。巫风镇妖柱,真的被幽夜摧毁了!这岂不意味着,这里即将坍塌?

    巫沧海又道:“此处的镇妖柱,乃是镇压妖族的最核心位置!一旦镇妖柱被毁,天魔宗妖族,很可能会借机在此地,开辟出一条空间通道!”

    “天魔宗残存的妖族中,必定存在诸多妖圣级的大人物!你们如果再不走,等等想走也走不了了!”

    巫沧海语出惊人。天魔宗妖族,要在此地,开辟空间通道?此事当真非同小可!

    默默扫视周围所有的血影门弟子,苏玉琴心中,渐渐有了决断。

    “所有弟子听令,速速收拾妥当,与仁信商盟的客人们,一同离开!动作要快,不得耽搁!”

    命令下发之后,所有血影门弟子稍稍收拾,便和段辰等人,一同前往通往地面的出口。

    不难看出,苏玉琴对巫沧海极为信任。

    究其原因,在血影门中,巫沧海对苏玉琴还是非常照顾的,他知道苏玉琴的悲惨经历,在看守大巫神殿时,与苏玉琴有过来往。

    而苏玉琴也对巫沧海很尊敬,知道一些他的过望经历,明白他并非信口胡说之人。

    众人动作很快。

    由于巫衍**阵,早已随着巫风镇妖柱的损毁,无法启动,失去阵法的迷宫效果,段辰等人很快便离开血影门总坛,来到了巫风沙原上。

    沙原漫无边际,令人心中生出迷茫之感。

    尤其是那些血影门弟子,总坛即将被毁掉,他们以后,又该何去何从?

    就在这时,巫沧海带着那名少年,来到了段辰身边。

    “段少侠!”巫沧海声音中,带着恭敬,他的态度,与之前第一次在大巫神殿相见时,迥然不同。

    “找我何事?”段辰有点奇怪,自己和巫沧海,似乎并没有什么交情。

    “段少侠,这里,藏着我们巫族所有的传承遗宝,请您收下。”巫沧海跪倒在地,将一枚造型古拙的骷髅项链,向段辰呈递而来。

    毫无疑问,这一举动,相当惊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段辰眼睛眯起,并没有去接。

    事出反常必有妖!

    巫沧海无缘无故,为何要把巫族传承,全部送给段辰?

    对于段辰的冷静,巫沧海暗暗赞叹,沉声解释道:“段少侠的一位至亲,对老夫有救命之恩!老夫这么做,乃是为了报恩,还望……少侠成全!”

    “我的至亲?”段辰嘴巴微微张了张,眼睛里疑惑更甚。巫沧海修为极高,而天水国段家,却仅仅是一个八流家族。段辰的至亲,怎么可能会对巫沧海有恩?

    “至亲……”段辰喃喃自语着。

    陡然间。

    眼瞳中闪过一道精芒!

    “莫非……”段辰眼睛瞪大,上前一把攥紧巫沧海的双腕,语气急促的询问道:“你的恩人,是男是女?她现在,人在何处?还有,她有没有说,我是她的什么人?”

    身旁,段璃儿听到这里,也变得有些激动起来。火红色的眼瞳,紧紧盯着巫沧海,里面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难道说……段辰发现了关于母亲“墨熙瑜”的线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