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第五百四十五章 绝望的战斗
    第五百四十五章 绝望的战斗

    “拼了!虎啸苍龙劲!”

    见到段辰爆发,傅乾情知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真元力催动,身体左侧浮现出青龙虚影,右侧显现出白虎虚影。看最新章节就上网【】他挥动阴阳龙虎刀,向墨冲劈出一式至刚至阳的天阶武技!

    阿花也收敛起寻常玩闹的心思,浑身燃起冲天的冰蓝色光华,身躯化为一条百丈长的寒冰圣龙,向墨冲扑去。

    这,是阿花的冰龙宝身!

    在暗夜龙蜥车内,段璃儿、汝嫣雅、巫克,也都施展出自己的命魂,向墨冲发动最强攻击。

    面对领悟圣源神通的中阶武圣,所有人都明白,此时,已经是生死一线的最紧要关头!若不能胜,那结局……只有死!

    金龙宝身、冰龙宝身,真龙之力,澎湃如海。傅乾风雷属性的天阶武技,更是不凡,一刀斩出,刀气带着撕碎苍穹的意志,威力绝不在寻常圣者的攻击之下。

    再加上段璃儿等人的协助,这合力一击,在气势上,竟丝毫不弱于墨冲的圣源神通!

    那包罗天地的地狱熔炉,大有被这股力量冲毁的势头。网.136zw.>

    可是……也仅仅是气势不弱而已……

    墨冲没有丝毫惊讶,脸上只是冷笑。

    在血影门总坛时,墨冲已经利用圣源分身,和段辰、阿花交过手,对于他们的战力,墨冲早已心知肚明。

    “蝼蚁般的力量,也敢跟老夫抗衡?真是找死!”

    熔炉火云剑气降下……

    轰——

    在震天的炸响声中。

    段辰和阿花,体表鳞甲,被火焰融化,身上现出一道道手臂粗细的伤痕;傅乾的天阶武技,刚刚与剑气接触,就被轰散。

    至于段璃儿等人的联手合击,更是被火焰随意冲的消散开来。

    刹那间,所有人的攻击,都被轻松瓦解!

    首当其冲的段辰和阿花,更是身受重伤,被剑气狠狠从高空击落!

    太厉害了!

    身处千里之外,墨冲的圣源神通,就令段辰等人焦头烂额;如今近在咫尺,这圣源神通的威力,更是大到不可思议,强到令人绝望!

    “这……就是中阶武圣的实力吗?”

    半空中,段辰早已被打得恢复人形,他眼皮突突直跳,心中的濒死感攀升至极点。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面对这种来自于境界层面的碾压性优势,段辰忽然发觉,自己之前掌握的诸多手段,竟没有一样是靠谱的……

    微微侧目,段辰瞧见了身旁的阿花。

    阿花已陷入昏迷,在他胸口上,赫然印着一条被剑气劈出的狰狞伤痕。

    而此刻,那道熔炉火云剑气,却仍旧未曾消散,向阿花身体斩了下来!

    “可恨!”

    段辰咬着牙,强忍剧痛,拼命催动魂力,直接将墨家飞舟甩出!

    呼——

    百丈长的巨型飞舟,劈开火浪,与剑气撞击在一起。

    轰!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爆鸣声。

    熔炉火云剑气,终于消散。

    庞大的墨家飞舟,虽依靠表面自主激活的防御大阵,未被剑气撕碎,但由于无人驾驶,在强力冲击下……舟身被击飞,打着回旋摔出去近千丈,跌落在了沙原上。

    “阿花!”

    利用飞舟阻拦的空隙,段辰救下阿花,登上暗夜龙蜥车,微微摸了摸阿花心窝,感受到阿花心跳仍在,段辰这才稍稍放心了些。

    但是。

    段辰自己却再也支撑不住,向外喷出大口鲜血,面色苍白如纸。

    “难道……今天要死在这?”

    不祥的念头,从段辰脑海浮现。

    因为此时墨冲近在眼前,就算段辰施展炼妖壶,或是开辟空间通道,也已经来不及了!

    体内,墨冲残留下的那一缕缕精纯圣源力,就好像逼近城下的精壮大军,野蛮将段辰气海的城门轰破,令他半分真气都无法动用。

    “辰哥哥……辰哥哥你一定坚持住啊……”

    “墨家尊者,别以为你修为高,就能只手遮天!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傅某的真正厉害!”

    “咳咳!妈的,怎么会这么强?”

    “太好了,援兵来了!是幻雪王国的高手!段兄弟,你坚持住!”

    段辰早已倒在了暗夜龙蜥车上,耳畔,隐隐约约,传来段璃儿和傅乾的声音。

    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声音,变得越来越模糊。

    一阵强烈的倦意,袭上心头,段辰的意识,在逐渐消失!

    “我又要死了?”

    这感觉,段辰并不陌生,前世他已经体验过一次。

    黑暗,渐渐将他吞噬。

    最终,他彻底陷入了昏迷……

    ……

    ……

    天气清明。

    寒雪压枝头,腊梅盛放,雪景美不胜收。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棂,照进宽敞的房间里。

    房间里,雕琢精美的兽炭,燃得正旺。香炉中好闻的檀香味弥漫满屋,环境舒适宜人。

    “阿花!璃儿!”

    段辰满头大汗,大吼一声,猛然从床榻上坐起,压得鎏金床板咯咯作响。

    “我……我没有死?”

    他双眸瞪的滚圆,摸着胸口,却发现身上伤势,早已痊愈。定了定神,他环视四周华美的装饰,脸上,登时现出无比惊讶的神情。

    “我昏迷之后,到底都发生了什么?这里……是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