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第六百一十六章 霸王餐
    第六百一十六章 霸王餐

    听到“魂圣”二字,段正德眼睛瞪大,颤声道:“传说中可以附体重生的魂圣之境?辰儿,你……也达到了么?”

    段正德想不到,不仅自己的妻子,晋入魂圣之境。.136zw.>最新最快更新就连儿子,也做到了!

    段辰微微一笑,轻轻点头:“父亲,母亲,此事待会咱们再详谈吧。鲁院长尚有要事,要与母亲您商量,不如辰儿先暂时告退!”

    “嗯……”段正德和墨熙瑜都点了点头,决定招待完鲁云鹏院长之后,再仔仔细细与段辰交谈。

    当即,段辰和段璃儿一起退出了大厅。

    一月未见,两人都是十分思念,于是便手拉手外出,到幻雪王城中游玩。

    先是去坊市买了一大堆新奇好玩的小玩意,段辰又陪着段璃儿来到酒楼里吃饭。

    “辰哥哥,这家店一个月前,母亲带我来吃过一次。店里的招牌菜‘水晶玲珑鱼’,太好吃啦!今天一定要点这道菜,嗯!”段璃儿嘿嘿笑着,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一副吃货的模样。

    瞧着她如此开心,段辰心底里涌起一阵很舒服的感觉,下意识喃喃感慨:“嗯……似乎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

    想想也是。

    这几年里,他始终受到各种压力,不肯浪费一点时间,拼命苦修。.136zw.>最新最快更新若不是他前世身为兵王,受到过严格训练,早已适应这种压力,换做寻常人的话,估计早就放弃了。

    饭菜点好,还没有端上来。两人都在耐心等待。

    瞧着段璃儿的俏脸,段辰心里忽然生出一股冲动,捏住她娇嫩白皙的小手,轻轻攥住。

    “辰哥哥?”段璃儿大感娇羞,不明白段辰为何突然如此,连忙低下头,俏脸通红。

    就在此刻,陪着段璃儿,段辰心里突然没来由的,涌起一阵疲惫的感觉。

    他心里,甚至有种冲动,要和段璃儿一起,放下手中一切,去过简单的普通人生活。

    念头一闪而逝。

    “唉……难!难啊!”段辰又深深叹息,知道自己不过是在幻想而已。

    想到这一路遇到的坎坷,想到段璃儿身上的血神印记,那咄咄逼人的墨家,还有蠢蠢欲动的妖族……

    他如今迈入魂圣之境,又岂能放下这一切,置身事外?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人家江湖,身不由己……段辰突然有点明白,这两句话的真正含义了。

    许多时候,他并没有太多机会,去扭转一切,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而他真正能做的,或许,也就是尽可能,保护好身边的人吧!

    “辰哥哥?”

    “辰哥哥!你想什么呢啊?”段璃儿使劲掐了段辰手背一下,没好气白了他一眼。.136zw.>最新最快更新

    “菜都上齐了,还不赶紧吃?怎么……”她噘嘴一笑:“想等我喂你啊?”

    “啊?”

    段辰这才回过神,呵呵笑了笑,赶紧抓起筷子扒饭。

    “喂喂,你吃这么急做什么?又没人和你抢!慢点,别把水晶玲珑鱼都吃光了,给我留点啊!”段璃儿被段辰逼得没办法,只好也跟着狼吞虎咽起来。

    风卷残云般吃完,两人心情大好,便打算下楼结账回家。

    这时,楼下却忽然传来一阵叫嚣声。

    “钱?给什么钱?我说掌柜的,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们公子爷是什么人?”

    只见在楼下的柜台前,一名身穿劲装武衣的打手,一把抓住掌柜的衣领,把他摁在桌子上,恶狠狠进行威胁。

    在这打手身后,除了几名衣着相同的打手之外,还有一名少年武者。这少年脸皮白净,面相阴柔,身穿一件淡紫色锦衣,背着双手,仰着脑袋,神情颇为高傲。

    “客……客官,不是有意为难各位,实在是,小的家里遇到了难处啊!”

    这掌柜四十多岁年纪,身材微胖,头上戴着一顶黑色圆帽。虽然遭受到威胁,但他仍旧还是有些不甘心,连声哀求,希望能争取到属于自己的利益。

    “家中妻子抱恙,最近急需要大量银钱。客官你们虽是王城‘宇文家’的人,但是……这银钱都拖欠了一年之久,实在……不能再赊欠下去了啊。”

    掌柜面色悲苦,连连抱拳:“求各位爷可怜可怜小的,不要继续吃霸王餐了……”

    听闻此言。

    那少年登时挑起了眉毛,暴跳如雷:“霸王餐?你说我吃霸王餐?”

    “你也不睁开你的狗眼瞧瞧,我宇文钟,乃是被‘熙鸣’公主选定的驸马,身上一套衣服就能买下你们整座酒楼!我,会吃霸王餐?”

    掌柜见这少年动怒,面色瞬间惨白如雪,连忙解释:“钟公子,不……小的不是这个意思……”

    “打!他妈的,竟然敢小觑本公子!卸下这老头一条胳膊,让他长点记性,看以后还敢不敢信口胡说!”宇文钟一脸怨怒,就好像女人一样,尖声喝骂。

    “嘿嘿!掌柜的,我刚才已经提醒过你了,你偏不听!既然钟公子开口,那我也没办法了,卸你一条胳膊,就当留个教训吧!”打手凶神恶煞冷笑着,长满黑毛的大手,直接向掌柜肩胛抓去。

    “不……不!大爷饶命,我的手要是断了,就没办法照顾我妻子了!我不要钱了,你们行行好,饶了小的吧……”掌柜苦苦哀求。

    不过,很可惜,打手仍旧残忍的笑着,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瞧见这一幕,酒店里的其它食客,都纷纷趴着头吃饭,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制止。不难看出,这宇文家在王城内势力不小,众人都害怕惹祸上身。

    “真是晦气啊!出来吃个饭都碰到这种闹心事!”段璃儿小嘴一撅,登时沉下了脸,周身燃起赤红色的命魂之光,便要出手。

    “璃儿,且慢。稍安勿躁。”

    这时,段辰却突然眼瞳微凝,察觉到了什么异常,轻轻抓住段璃儿的小手,示意她先不要鲁莽。

    “嗯?”段璃儿火红色眸子,微微凝起,紧紧盯着下方。

    只见那名打手,好像中了邪,身体忽然被定住了,眼睛瞪大,舌头凸出,表情痛苦至极。

    “王城之中,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你们这些败类!”

    嘹亮的怒喝声响起。

    这时,只见一名衣衫褴褛,头发杂乱的中年人,踢踏着步子,缓步走进了酒楼中。

    一瞧见这人,那位酒楼老板,就好像看见了救星,纵声高呼:“姜……姜烈老爷,救……救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