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第六百一十七章 返璞归真
    第六百一十七章 返璞归真

    “滚出去!”衣衫褴褛的中年人,大手一挥,那五名宇文家的打手,就全部被震断臂骨,摔出了酒楼。.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瞧见这一幕,宇文钟吓了一跳。

    可在看清中年人褴褛的行头之后,他顿时又露出阴狠的神情:“妈的,臭乞丐!你这狗东西,也敢对本公子不敬?信不信……”

    “真你妈的罗嗦!”中年人大感不耐烦,挥掌一震,宇文钟整个人就赤条条的从酒楼里飞了出去。

    而他身上的衣服、钱袋等等,全都被巨力吸扯住,留在了酒楼里。

    中年人的目的很明确,人可以滚出去,但饭钱,必须留下。

    这一手“轰人留衣”的手段,看似容易,但实际相当不简单!只是一招,就使得酒楼里所有人,都对他刮目相看。

    “啊——我要你死!啊!”

    大街上,传来宇文钟癫狂的咆哮声。但过了许久,也没见宇文钟进来报复……他又不是傻子,已然明白这中年人的厉害,哪里还敢再回酒楼报复?早就光着身子,逃之夭夭了。

    “姜烈老爷,谢……谢谢您,今天若不是您……”

    “真你妈罗嗦!老宋,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别跟个娘们似的,婆婆妈妈!这样会显得你很好欺负,你到底明不明白?”

    掌柜道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姜烈不耐烦的打断。.136zw.>最新最快更新

    姜烈把酒葫芦轻轻抛给掌柜,道:“给我灌满,老规矩,还是要你们店里最烈的那种!”

    “是,是……”掌柜不敢怠慢,满脸堆笑,一路小跑,亲自帮姜烈打酒。

    大咧咧坐在椅子上,姜烈下意识环视四周。

    当他的目光,落在从楼梯上缓缓走下的段辰身上之后,就再也挪不开了!

    “是你?”

    姜烈脸色倏然一沉,神情变得有几分凝重,浑身圣源力流转,不敢有丝毫大意。

    刚才在姜家大门前,他可以亲眼目睹了段辰的神通,知道段辰绝非易与之辈,又岂敢大意?

    “轰人留衣……姜烈前辈,当真好手段!”缓步下楼,段辰在距离姜烈三丈远的位置站定,淡笑着说道。

    “小把戏!你难道做不到?”

    姜烈冷笑:“倒是段辰长老,好本事啊!一出手就把我们姜家的院墙拆了,现在,整个幻雪王城,又有谁不知道你段辰的大名?”

    话音落下,旁边嘘声四起。

    众食客惊疑不定,纷纷向段辰投以惊诧的目光,完全没料到,让姜家颜面大失的武者,竟会如此年轻!

    “哼!”

    感受到姜烈并不怎么友善的目光,段辰担心一旦动手,段璃儿会受到波及,于是冷哼一声,迅速结完账,拉着段璃儿的小手,大步向酒楼正门行去。.136zw.>最新最快更新

    “这样就想走吗?”

    沉吟片刻后,姜烈突然做出决定,暴喝一声,挥拳直接向段辰轰了上来。

    圣源力流转,只见姜烈拳头表面,覆盖着一层土黄色的光芒。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一记直拳,却带着一股无上王者之威!

    “不好!”

    “璃儿小心!”

    在姜烈出拳的瞬间,段辰顿时有种龙神帝尊降临的压迫感,就好像看到一条黄龙嘶吼扑来!姜烈招式返璞归真,单凭这一拳就把段辰的所有退路,全部封死!

    想也不想,段辰直接把段璃儿揽到身后,周身魂力光华四射,对准姜烈的拳头,正面迎了上去。

    嘭!

    双拳相交,迸射出一阵极度沉闷的撞击声。两人脚下的青砖地面齐齐碎裂成粉末,周围的三四张木桌,也一并受到牵连,被震得粉碎。

    让人颇为奇怪的是,两人对拼所爆发出的力量冲击并不强,这似乎……是两人故意控制的结果。

    对决并没有就此结束,两人的拳头,黏在一起,各自施展出全力,进行对耗!

    僵持了大约盏茶功夫过后……

    “滚开!”

    突然间,段辰暴喝一声,眼瞳幻变为赤金色,奋力向前一推,硬生生把姜烈推出去十几丈远!随即,他揽住段璃儿的细腰,飞身爆退,冲出酒楼后,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街道尽头。

    受到撞击,姜烈连退数十步,每退一步,都会把地面踩出一枚深深的脚印。

    堪堪稳住身形,他面色凝重无比,下意识捂着胸口,心中越发不敢大意:“好小子……年纪轻轻不仅迈入魂圣之境,蜕变后的魂力,更是丝毫不在我的圣源力之下!”

    “看来,救‘锐儿’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试探出段辰的真实战力,姜烈目的已经达到,暗暗点头。

    ……

    “辰哥哥!”

    来到一处无人胡同里,段璃儿见段辰面色苍白,不禁大为担心,连忙上前帮他轻轻拍打后背,希望可以为他减轻痛苦。

    “璃儿,别担心,我没事!”

    段辰摆了摆手,迅速催动龙魂和龙血,配合木之玄奥生生不息的力量,体内伤势逐渐愈合。

    “好霸道的圣源力……这个姜烈,修为绝不在鲁云鹏院长之下,当真不简单!”

    在与姜烈对拼的时候,段辰只感觉对方的圣源力,就好像潮水,一波比一波强。若不果断动用虎神之力,强行把姜烈震开,那率先坚持不住的人,必定是段辰!

    “辰哥哥,那人是谁?他救人危难,行侠仗义,明明是个不错的人啊?为何要突然对你动手呢?还有,你今天早晨做了什么,他怎么说你把姜家院墙推倒了?”

    见段辰气息平稳,段璃儿再也按捺不住,倒豆子般的提出疑问。

    “他看起来的确不像坏人,至于他为何要对我动手……可能是为了维护姜家的利益吧!至于今天早晨的事情……走,咱们边走边说。”

    于是,段辰开始一边返回家族,一边向段璃儿讲述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

    ……

    “哦……静婳、雨清……嗯,我记住了!”

    听完段辰这些天的经历之后,段璃儿眼睛微微眯起,斜眼瞥向段辰,目光里颇有几分深意。

    “呵……璃儿,都是些武阁弟子,你不要胡思乱想啊……”段辰干笑了两声,脸色十分尴尬,连忙摆手解释。

    “你不用解释!嗯……欲盖弥彰!知道什么叫‘欲盖弥彰’吗?”段璃儿小脸板着,一副打翻了醋坛子的模样。

    段辰心里发苦,只好陪着笑,却再也不敢多说半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