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第六百二十四章 真相
    第六百二十四章 真相

    “这小子……好歹毒的心肠!”

    段辰暗骂一声,右手抓住卢智鸿后背,把他凌空提起。随即,身形腾空,急速向凌宇追了上去。

    ……

    看得出,凌宇修为高深,实力不俗,命魂更是非常独特极品。

    借助九天飞鹰的力量,他速度之快,要远远超过风速,竟达到了二倍风速的恐怖境地。

    “若我刚才没看错,这小子的命魂,是一本金色古籍?”

    段辰大感好奇,心中不禁多了些别的想法。难道说……凌宇的命魂,就好像炼妖壶一样,是一本可以收纳其它命魂的古老书籍?

    若真是那样,这种命魂,光是想一想,就不难感受到它的强大!

    不知不觉,凌宇已经飞出了冰雪神殿的区域。

    扫视了一眼周围环境,段辰点了点头:“好,就在这里吧!”

    他深吸一口气,身形一晃,人便突然飞了出去。身形之快,简直跟刚才判若两人。

    原来,他担心在冰雪神殿周围大战,会对神灵有所亵渎,所以故意把实力压制在较低的水平。

    否则,以凌宇的实力,又怎么可能与段辰僵持这么久,还不被追上?

    身形如电,一眨眼,段辰就来到了凌宇的身后。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下去吧!”

    伸出手指,在凌宇肩膀轻轻一弹。

    轰!

    就好像千钧炸药爆炸,凌宇只感觉一颗陨石砸中了自己,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坐下的九天飞鹰,在眨眼之间,就被压得烟消云散。

    他整个人,如同一架失事飞机,打着回旋,直挺挺坠落到两座雪山之间。巨大的冲击力,把雪山直接砸出一个深坑。

    “好……好强!”

    凌宇衣衫撕裂,浑身浴血,咬着牙艰难想要爬起身,但挣扎了半天,却始终没有成功。

    这时,段辰带着卢智鸿,一起降落到他身边。

    “混蛋!你有本事就冲我来,别对小宇下手!”卢智鸿厉声怒喝,但四肢却温顺的垂着……他全身力量都被段辰封住,除了说话,几乎无法进行任何反抗动作。

    “还是先看看,你们来冰雪神殿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吧!”

    一番纠缠,段辰渐渐失去耐心,决定借助囚牛命魂,直接对凌宇进行催眠。

    魂技,魔音摄魂术!

    耳畔,阵阵嗡鸣声响起,凌宇眼瞳轻轻颤动,立时就要进入被催眠的状态。

    就在这时……

    哗——

    金光四射。.136zw.>最新最快更新在凌宇身体上空,他那奇特的古书命魂,再次显现,不断驱逐他心中的迷惑……

    “什么?”段辰面色陡然一变。凌宇的命魂,竟然能抵御他的魔音摄魂术?

    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段辰无法想象。

    要知道,据他目前接触到的命魂来看,除了自己的炼妖壶之外,还从未有一种命魂,可可以做到抵御灵魂攻击类的魂技。

    他想不到,这一次他竟发现,世间竟然还有与炼妖壶类似的,可以抵御灵魂攻击的魂技?

    当然,凌宇的命魂,并不如炼妖壶极品,对于摄魂类魂技,也仅仅是有抵御作用而已,并不能像炼妖壶那样,做到彻底免疫。

    当段辰持续施加压力时,古书立刻开始表现出颓势,渐渐被段辰的魂力压制住。魔音摄魂术趁机发动,凌宇眼瞳轻轻一颤,瞬间进入了被催眠的状态。

    “说吧,你们这次来冰雪神殿,到底为了什么?”段辰直截了当的问道。

    “小宇,不要说!小宇……”

    卢智鸿快要急哭了。偷盗敬神香这种大罪,难道就要这样被人知晓吗?

    “我们来冰雪神殿,是为了盗取敬神香。”凌宇回答的很简略,也很准确,与段辰所问,完全相符合。

    “偷盗敬神香?你……你们胆子可真不小!”段辰身体震动了一下,明显没有料到,这两名少年,胆子竟会大到这种程度。冒着被诛灭九族的风险,来偷盗敬神香?

    “敬神香偷到了吗?”段辰又问。

    “已经成功偷到了。”凌宇木然回应道。

    “在哪?”段辰又问。

    凌宇茫然摸索着上衣口袋,最终,贴身取出三枚一寸多长未燃尽的敬神香。没有人任何犹豫,凌宇便把敬神香,向段辰递了过来。

    接过敬神香,段辰仔细观察,发现这的确做工考究,用料精细,比寻常檀香要名贵的多。

    “他们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来冰雪神殿里,盗取敬神香。难道……会没有什么目的?”

    段辰摇了摇头,觉得事情不会仅仅是偷盗这么简单,其中定然还有些内情。

    于是,他又问道:“凌宇,你说,到底为何要盗取敬神香?”

    凌宇木然回道:“为了钱……”

    “真的是为了钱?”段辰一愣,再次摇头。

    他不相信这会是最终结果,又问道:“你这么急切需要钱,想要干什么?”

    “为了……”

    凌宇的身体,突然颤动了一下:“为了……救……救婉儿……”

    “救婉儿?”段辰眼睛一瞪,似乎有点明白了。

    “婉儿她,受了重伤?”段辰持续追问道。

    “婉……婉儿……伤……”凌宇面容扭曲着,显然,他心中对于段辰提问的这几个问题,产生严重的抵抗。

    因为过度抵抗,凌宇眼睛变成了赤红色,鼻子里开始向外不断流血,神情变得狰狞而痛苦。

    “住手!我来说,求求你,不要折磨小宇了!我来说好吗?”

    卢智鸿瞧见这一幕,心中痛苦万分,不停向段辰乞求,希望段辰能放凌宇一马。

    “好吧……”

    段辰点了点头,再次动用魔音摄魂术,接触了凌宇的催眠状态。

    随后,他将食指点在凌宇眉心,向凌宇体内,引渡过去一道精纯的魂力。

    把卢智鸿放下来之后,卢智鸿便一五一十,对段辰讲述起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卢智鸿和凌宇,都是孤儿。

    除了他们两人,还有一名叫做上官婉儿的少女,也是他们的同伴。

    三人相依为命,好不容易才生存下来。卢智鸿和凌宇通过不断努力,天赋被银月武院看中,顺利成为武院的学生。生活,渐渐变得好转。

    但好景不长,上官婉儿,突然病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