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第六百三十八章 通杀赌坊
    第六百三十八章 通杀赌坊

    身后,袭来一阵凛冽的杀气。

    凌宇只感觉,脖颈后的寒毛根根立起。他想也不想,便倏然转身,向黑暗角落里甩射出三柄短剑。

    暗器,袖中飞蛇剑!

    朦胧月色掩映下,剑身上的寒芒在半空划过一道直线,宛如三道璀璨的极光。

    然而……这三柄短剑,却在半截被强行阻拦下来!

    叮!叮!叮!

    伴随着三声清脆悦耳的撞击声,三柄袖中飞蛇剑被全部打落!

    而打落它们的……竟然也是袖中飞蛇剑!

    凌宇瞳孔骤然收缩,死死盯向角落,心跳加速。

    能与他施展出同样暗器的人……会是谁?

    从角落里,一道黑色的人影,好似幽灵般浮现……此人的眼睛就像毒蛇,紧紧盯向凌宇,嘴角勾起一抹狞笑:“凌宇师弟,半年多不见,别来无恙啊!”

    “柳玉昆?是你?你来干什么?”

    凌宇捏紧拳头,沉声怒喝道:“我已经与你们再无瓜葛,你们现在来找我,还掳走婉儿,究竟什么意思?”

    柳玉昆桀桀阴笑:“凌宇师弟放心,婉儿现在好得很。我今天来找你,主要因为,义父他老人家想你了!所以,特别让我来,带你回去,和他老人家见上一面。网.136zw.>”

    “走吧……”柳玉昆扬了扬头,声音轻慢而不屑。

    “我警告你,如果婉儿有任何差池,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凌宇浑身杀气隐隐,却没有再反抗,便转身走出了大门。

    ……

    由城北来到城南,凌宇轻车熟路,沿着一条条弯曲隐蔽的巷道,不断穿行。

    最终,他停在了一家赌坊前。

    通杀赌坊!

    “师弟,犹豫什么?师父就在里面,如果你不想婉儿有事,那就乖乖进去吧!”

    身后,柳玉昆的声音,好似跗骨之蛆,挥之不去,令人生厌。

    凌宇沉默片刻,最终,深吸一口气,掀开门帘,大步走进了通杀赌坊中。

    没办法,上官婉儿在对方手里,凌宇……别无选择!

    进入赌坊,从一台台赌桌中间穿过,凌宇没有丝毫停留,径直来到了柜台前。

    “呵呵,宇少爷回来了……快,里面请,老爷等您很久了。”

    柜台后,一位花白胡子的老者,满脸慈祥笑容,用一只铁钩做成的假手,替凌宇挑开了柜台后的门帘。

    “多谢翁叔。”

    凌宇道了声谢,脸上却不显露半点表情,躬身穿过门帘,走进赌坊内厅。.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沿着扭曲的回廊,凌宇继续深入,连续经过八道关卡盘查之后,终于来到一座华丽的大厅门外。

    “宇少爷好……”

    “宇少爷,老爷就在里面等您,快进去吧……”两名面容姣好,身材诱人,衣着暴露的侍女,微笑着向凌宇行礼。

    凌宇嘴角抽了抽,脸色愈发铁青,无视两名侍女,大步走进了正殿大厅。

    “宇儿,半年未见,别来无恙啊!最近在银月武院,过的可好?”

    大厅尽头,在白玉铸成的台阶上方,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端坐在鎏金椅上,随意转动着拇指上的碧玉扳指,微笑着向凌宇发问,神态甚是慈祥。

    凌宇却倏然涨红了脸,疾步上前,怒声厉喝道:“荆无为,我凌宇自问不再亏欠你什么,已经与你恩断义绝!你强行掳走婉儿,到底想干什么!”

    老者荆无为呵呵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悠然道:“宇儿,这半年不见,你修为没有多大长进,脾气倒是大了不少……竟然敢用这种语气,跟义父说话了?”

    “荆无为!半年前,我就已经与你恩断义绝!义父之名,你……不配!”凌宇拳头颤抖着,怒气勃发。

    “啧啧!宇儿做人要讲良心,要知恩图报!别忘了,当初是谁,把你从贫民窟里救出来,还不惜花费重金,为你的婉儿疗伤!”荆无为面色冷了下来,盯向凌宇的眼神中,多出几分质问之意。

    “别假惺惺的装好人!”凌宇怒斥:“你当初救我,不过是为了培养我,替你杀人!所谓的救治婉儿,你也不过是在敷衍我,要挟我!”

    “唉!宇儿,看来你真的变了!”

    见凌宇态度依然强硬,满腹怨气,荆无为轻声叹息着:“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跟你谈交情了!”

    啪!啪!啪!

    他拍了拍手,高声道:“把上官婉儿,带上来吧!”

    很快,从阴影中,两名黑衣人押解着一名少女,倏然现身。

    这名少女身材纤弱,皮肤白皙,长得娇小可爱。只是……似乎是久病的原因,又或许是“阴煞之体”的缘故,她脸色十分苍白,嘴唇上更是看不到半点血色。

    “婉儿!”

    “小宇哥哥!”

    凌宇眼睛瞪大,神情陡然变得焦急。他盯向荆无为,怒喝道:“你快放了婉儿!你究竟想怎样,说!”

    荆无为呵呵笑了笑,对于凌宇的反应很满意。

    他悠然开口道:“宇儿,你对婉儿情深意重,这义父都知道,又怎么会去伤害她?”

    “你放心,只要你替义父办成一件事,义父保证,不仅放你走,还会全力救治婉儿,保她十年内性命无忧!怎么样?”

    凌宇眼睛微微眯起,沉声问道:“你想要我,做什么事?”

    荆无为笑了笑,问道:“听说,你今天在武院里,新拜了一位师父,名叫段辰,可有此事?”

    “嗯?”凌宇心里咯噔一下,隐隐觉得事情有点不妙,但仍旧沉住气,继续道:“不错!你问这个,想干什么?莫非……你想让我去刺杀他?”

    “呵呵……宇儿,你那位师父修为高深莫测,义父又岂会为难于你?”荆无为连连摇头,神情一肃,道:“你当然不必刺杀他,你只需……把他的重要行踪,及时汇报给我即可。”

    “汇报行踪吗?”凌宇手指暗暗捏紧,顿时现出犹豫的神情。

    但。

    在看到被束缚住的上官婉儿后,他又轻轻叹了口气……

    猛然一咬牙,凌宇沉声应道:“好!我答应你!”

    “嗯,这就对了!”

    荆无为满意点头:“在你办成此事之前,婉儿会一直留在我这里。好,没别的事了!你,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