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第六百四十六章 姜烈现身
    第六百四十六章 姜烈现身

    第六百四十六章 姜烈现身

    “呵呵……”

    在听到徐员外决定要与段辰同行,返回小镇之后,段辰却突然停下脚步,笑了。.136zw.>最新最快更新

    “怎么?”

    徐员外眼睛一眯:“段辰长老,你又想干什么?”

    段辰手指暗暗捏紧,周身魂力光芒四射,硕大的九龙阵盘,缓缓浮现,环绕盘旋。

    “徐员外,真是难为你了!一路伪装了这么久。”段辰神情平和,盯向徐员外肥硕的老脸,那眼神,就好像在盯着一个死人。

    “你……”徐员外喉结动了动,心跳骤然加速,但他自问没有破绽,仍旧强行伪装道:“段辰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想谋财害命?”

    “谋财害命?”段辰笑了笑:“你这理由不错。对,我就是要谋财害命,拿命来吧!”

    右手轻轻甩动,神龙剑阵,已然发动。

    阵眼更换为天逆神剑,剑阵一重天,魂剑化雨!

    就好像一阵狂风骤雨,横扫过山峦。徐员外那群手下,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剑雨绞杀斩碎,化作一团迷离的血色雾气,消散在空气中。.136zw.>最新最快更新

    尸骨无存!

    “你……你想干什么?段辰,你这么做,难道就不怕银月武院问责吗?”徐员外声音颤抖着,死到临头,还在继续伪装。

    段辰盯向徐员外,微笑道:“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徐员外,我提醒你最后一句,若你再不暴露四阶武圣的修为,那很可能将永远失去暴露的机会了!”

    此言一出,徐员外瞳孔骤然收缩。

    “你……你怎么…… 这不可能啊!”

    徐员外简直无法理解:“段辰,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我明明穿了一件隐藏修为的九阶真武玄器啊!”

    “嘿,你不理解的事情,还多着呢!”段辰冷笑,面色一寒,直接催动剑阵。

    魂剑化雨!

    剑雨化作洪流,铺天盖地,向徐员外当头罩下。

    “妈的,如此强大的神通,这让老子怎么挡?”徐员外鼓荡起全身功力,想要阻挡住段辰施展出的剑雨洪流。

    但可惜的是,他连圣源力都未能领悟到,没有神通,仅靠武技阻挡段辰的太古命魂神通,这显然不现实到了极点。

    噗嗤!噗嗤!

    只见在一团剑雨迷雾中,徐员外的四肢,轰然碎成了血沫,只留下半截上身,坠落到了地上。网.136zw.>

    “哦?挡住了?”

    段辰忽然发现,徐员外身上的铠甲似乎不错,不仅可以隐藏修为,还意外挡住了段辰的一次“魂剑化雨”!

    “既然你没死,那我就查查你的记忆好了!”

    并没有多大期待,段辰施展出囚牛命魂,催动魔音摄魂术第二重天,来汲取徐员外脑海中,有用的讯息。

    果然,和料想的相同,徐员外只是个跑腿的小角色,并不知道太多内幕。

    “饶……饶命……”徐员外仰面躺在地上,虚弱的向段辰求饶。

    不过,事已至此,段辰又怎么可能放过他?

    伸出右手,段辰将魂力凝聚在指尖,构成一柄白色的魂力光剑。挥动魂力光剑,段辰把它准确刺进了徐员外的眉心中。

    干掉徐员外,段辰心情没有丝毫起伏。徐员外只是小角色,对于这整件事来说,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这铠甲不错,宽大厚重,可以隐藏修为。凌宇,给你了!”

    扒下徐员外身上的铠甲,段辰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件铠甲材质坚固,似乎还可以继续承受两次魂剑化雨的攻击,表面看起来,完好无损。

    考虑到这件铠甲,是男式的,段辰便把它扔给了凌宇。

    至于段辰自己……

    他并不需要。

    要知道,单纯隐藏修为,他体内有黎老设下的八门天锁阵。一旦开启之后,隐藏修为的效果,要比徐员外这件铠甲好上百倍。

    而防御的话……他拥有神龙剑阵,配合命魂心象金龙甲铠,可以做到完美防御,近乎金刚不动。

    所以,这件铠甲,对他来讲完全没有半点用处。

    接过铠甲,凌宇轻轻低着头,双手不停颤抖。他心中又是惊惧,又是担忧,又是羞愧。内心当着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

    “师父……我……”

    “宇儿,先别说了!我明白你的苦衷!此事以后再议!”

    凌宇刚想要把事情和盘托出,但却突然被段辰打断。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段辰不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吗?

    凌宇愕然抬头,盯向段辰的眼睛,却忽然发现,段辰正在盯着他身后,一处幽深阴暗的密林之中。

    “林子里藏着的朋友,你看了这么久,是不是也该出来了?”

    段辰声音不咸不淡的说道。同时,他持续催动血脉之力和魂力,环绕周身的九龙阵盘,飞速旋转,范围开始扩大,把雨清、静婳、段璃儿、卢智鸿,还有凌宇,全部包裹在内。

    “哼!”

    随着一声冷哼,只见从幽深的密林中,姜烈轻轻摁住腰间的酒壶,缓步而出。

    “啊?您不是……”

    “您是姜家的哪位姜烈前辈?”

    一见到此人,雨清和静婳都露出十分惊讶的神情。

    今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仅徐员外是个陷阱,姜烈也在此现身。

    “段辰,你此前在我姜家闹事,还禽走我的义子,今天这笔账姜某就好好跟你算一算!”

    不容分说,姜烈大手一挥,周身魂力暴涌。一层土黄的圣源力,从他体内流淌倾泻,构建成一件坚固华丽的铠甲,把姜烈周身都笼罩里在内。

    “嗯?我禽走他的义子?姜烈在说什么?”

    段辰有点不明所以。

    但不容分说,姜烈的拳已经涌了上来,拳势猛烈,只是眨眼间,段辰还没来的级发动魂剑化雨,就被姜烈的拳风击中。

    轰!

    他身体环绕这九龙阵盘,向后倒飞出近百丈,身体撞在一座小山上,山石被撞得粉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